孩子 容我們加入你們的行列

 上週六,十一月廿二日回竹東探望阿公阿婆,在返回台北的高速公路上你媽媽來電說:「你被上手銬關押在看守所」,我飛車回台北,剛進家門,你的主管正巧來電要我們放心,當時我實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及至今日似乎一切已塵埃落定。

基於這點,我想向你敘述發生在來台祖第四代彭殿華身上之事,他也曾被關了一天。

約在百多年以前,台灣割讓予日本,地方仕紳因要受異族統治而悲憤莫名,彼時之台灣,一整年整個島上努力生產外銷賺取外匯的茶葉、香茅油、米、糖之所得,換回的都是鴉片,祖先彭殿華乃協同板橋林家的林維源先生,各出資一半,於今日的芎林,設置幫助台灣同胞免費勒戒鴉片的勒戒所,然而此舉觸怒了欲專賣鴉片的日本政府,遂被勒令停辦。

停辦之後,就改為供奉提倡文以載道之先賢韓愈之廟,一時之間香火鼎盛,由北至南的客家庄都來分香,分香的行動由飛鳳山、獅頭山、東勢直至高雄六堆,這個令客家人串成一氣的現象,引起日本政府的疑忌,擔心客家人再次起義。(之前,日本政府接收客家地區時,大小戰役計卅七次,而我們彭家的防線,在竹東沿台三線至南庄,打輸之後,槍、馬都被沒收)遂將彭殿華上銬收押,並抓來一名抗日義士,於我們祭祖之老家的四合院中,當著整個家族人面前斬首,以示威嚇。

最後,祖先乃敦請龍潭飽學之士鄧兆熊先生長期駐於此處教授漢文,而鄧兆熊先生的一個孩子在此地成長,就是作曲《望春風》、《雨夜花》的鄧雨賢先生。芎林該地從此成為新竹地區子弟傑出和取得國內外博士學位密度最高的地方,該廟即是位在老街上的文林閣,已經改建,現在去已看不到彼時相關之人如彭殿華、林維源等諸出錢出力的先賢的刻石立碑。

自古以來立足台灣的有志之士,恆不免都須面對曲折崎嶇之勢,及籠罩、遮障、羅織之毒 。此回你們年輕人跟隨柯醫師楬櫫的心存善念、藍綠互重與公平正義,正是你們這一代孩子的價值信念所在。

與此同時,我要告訴你的另一件事是:在課本上你們所讀到的黃花崗革命烈士,其中的大半犧牲者是廣東的海陸豐人,也正是我們這個客家家族的原鄉,正因為與革命早期的連結極深,犧牲太多,所以,今日群居於竹東、新埔、北埔、關西、龍潭、新屋、寶山、峨嵋的客家人才極其低調,不談政治,以避免引起下一代血氣正盛之子弟去衝撞不公不義之事,而橫遭陰毒的待遇,在今日中國及我們家祭祖時,族人間仍流傳一句話:「天上的雷公,地上的海陸豐」,所形容的正是海陸豐人的慓悍、正義及不畏強權。

今日,若是漢文化必須翻至公平正義之一頁,則你們卅歲的這一代,自應當仁不讓。我這一代四十年次走過兩蔣、李扁馬時代的人,我們最大的交集就是「孩子」:你們卅歲的這一代。有一點,我們絕對堅持:

下一代孩子的幸福——也就是你們這一代以及以後的子子孫孫們,都永不應承受任何他人加諸的屈辱、掠奪和撕裂,而這個下一代不論來自那裡:閩南、客家、外省、原住民,只要立足台灣,都是兄弟姊妹,都應相互寶愛、傾聽、支持和相互讚賞。

我知道,這是你們這一代的心聲,在近兩年所發生的事,如洪仲丘案與太陽花學運,老一輩的我們,看到了、也學到了,所以請容我們加入你們的行列。

(作者為建築設計師,彭盛韶的父親)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