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該讓誰開心?


馬英九總統最近很忙,忙著到處輔選。當然嘛,總統身兼主席,總統的工作既然做不好,主席的威嚴就更加不能少。四處趴趴走,選得好可以沾功勞,選不好也能說有苦勞。況且每位黨提名人登記參選時拿出的政黨推薦書,上面都印了「主席馬英九」五個大字,這責任,想跑也跑不掉。

只不過,政黨推薦書一到手,很多候選人就來個過河拆橋。

堂堂總統下鄉輔選,身為候選人竟然拒不到場,看著馬英九身邊的嘉義市長黃敏惠支支吾吾的解釋,場面真是尷尬極了。陳以真年紀輕輕,但過河拆橋的本領實在很大,當年一介主播卻能直攻立委,落選了還被拔擢高居部長,之後在黃敏惠的反彈下仍順利成了市長候選人,政壇路上哪一個位置不是靠馬英九的拉拔加持?

政治上,陳以真是馬英九嫡系血親確認無誤,如今卻讓恩公坐冷板凳,天若有情也垂淚。

也是啦,避開了,英九不開心;同台了,就變成以真不開心。反正英九不開心也不是第一次了,台北的勝文也常常讓英九不大開心,英九不開心成了通例,所以也就沒什麼關係了。

沒辦法,誰叫馬英九自己是個票房毒藥?他幫連勝文在台北西門町掃街,簡直可以用災難來形容,大連艦隊有苦說不出,一直到前兩天的萬華掃街,沒有馬英九和大批維安陪在身邊,連勝文終於可以好好的握到每一雙手。也難怪連幕僚會對媒體私下表示:「少了馬英九差好多」。

勝文開心了,但這下子,看了報紙才知道的馬總統肯定又不大開心。

心情差的人其實不少。在雲林,「票投張麗善就是支持馬英九」的紅布條,也讓麗善很不開心,揚言要告對手李進勇陣營。只是這提告的名目還真得好好想想,總不能直白地說「馬英九」這三個字算公然污辱,又或者,這是意圖使人不當選,左也尷尬右也尷尬,真的很讓人不開心。

核心問題已經非常清楚:選票和馬英九總統站在對立面。

台灣在經過翻騰的洪仲丘、太陽花學運之後,社會氣氛大不相同;年輕世代從沉默變得敢講敢衝,不再疏離不再順民,台灣政治有一股即將翻轉的氛圍。過去強調安定順從,卻換不到公平正義;過去財團口口聲聲兩岸穩定才能拼經濟,實驗證明他們拼的不是你我的經濟,而是國民黨買辦家族和大老闆們的經濟;明明GDP是漲的,你的薪水卻是倒退的。

所以選民很不開心。而這才是重點啊!

所以,這些「兩岸危機牌、經濟衰退牌、一切都是阿扁的錯」牌,這些招數過去都用了也成功了,但選舉成功了執政卻失敗了!爽到馬一人,卻艱苦到大多數人,這次選民們,還要犧牲自己取悅權貴們嗎?

這次選舉,可能是台灣新政治展開的起始,民主是件開心的事,投票是件開心的事,更重要的是要讓荷包開心、生活開心、選民開心。至於英九開不開心?勝文開不開心?就一點也不重要了。

< 資料來源:Yahoo!奇摩新聞 | 社會觀察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