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台辦管不了中國媒體,管得了台灣媒體


「九合一」選舉後,台灣輿論多關注國內政情的變化而不大重視台灣與中國的兩邊關係。但是從周玉蔻揭露的頂新與馬團隊的緊密政商關係,處處出現中國的影子。這次台灣縣市舉行的議長選舉民進黨大敗,也傳來有中國「紅金」介入的訊息;顯然這一塊仍是我們在任何時候不可忽視的「敵情」。

就如太陽花學運以後,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硬要來台灣那樣,在「九合一」選舉後,中國海協會會長陳德銘也應邀來台灣。外界認為他們是來台灣「摸底」,實際情況卻是一「欽差大臣」身分來台灣展現中國的主子立地位。

張志軍來台灣時,與綠營的陳菊有所接觸,試探對綠營「分化瓦解」的可能性,果然,綠營與公民力量中的確出現對陳菊與張志軍接觸卻內容保密的不滿聲浪。最近陳德銘來台,卻連柯文哲也避免公開接觸,因為消息曝光,已經不是「偶遇」;那就可能意味著即使柯文哲沒有承認「九二共識」,中國也可以接受。

最不能接受的,是陳德銘居然在圓山飯店召見台灣一些重要媒體的高層。2012年,中共曾經命令台灣一家報章的高層到北京開會聽訓,警告他們不要和「中央」唱反調,因為他們的社評不合中共的意圖(李志德:《無岸的旅途》,第135頁);今年陳德銘則是「惠及」多家媒體了,包括號稱是親綠的媒體。

可恥的是,這些媒體沒有一家敢說「不」字。連身為國家通訊社的中央社都是如此。難道他們認為共產黨已經是他們的主子?還是對台灣前途沒有信心,恐怕將來台灣「解放」要被算賬?還是只是為了幾張人民幣而自降人格、媒格?那與接受賄賂又有什麼差別?

當然,最根本的一點,是馬英九政府已經失去國格,願意充當中國的奴才,才使這些媒體得不到國家的支持;自己再不爭氣,只能在北京面前低聲下氣。

如果是以對等原則處理中國與台灣的兩邊關係,台灣海基會會長林中森敢到北京通令新華社等中國媒體來開會聽訓話嗎?不要說不敢,連到中國大城市以外其他地區考察,如同中國官員到台灣中南部亂跑都不敢。那麼,台灣如果不是成為中國的地方政府,又是什麼?為何馬英九對這種情況熟視無睹,甚至聽任事態繼續擴大。

如果說林中森的海基會是「民間」的白手套,那麼陸委會又是如何呢?《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曾在今年十月貶低馬英九總統為是「地方頭頭」。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回應說,台灣的政府機關只能請中國方面約束,並曾向國台辦反映,對方稱他們無法約束。王郁琦不是自取其辱嗎?國台辦怎麼管得了中宣部?國台辦沒有回答說,中國擁有新聞自由,所以國台辦管不了,已經是給王郁琦留面子了。

王郁琦還說,《環球日報》為不入流的媒體,才會那樣說。那麼我想再問,中國的哪一家媒體是入流的?新華社,《人民日報》,還是《解放軍報》?王郁琦身為陸委會主委,回答得出這個問題嗎?

國台辦無法約束中國媒體,卻可以約束台灣媒體。請問主管中國政策的馬英九與王郁琦,你們不是作賤與自宮又是什麼?王郁琦有什麼資格教訓新任首都市長的柯文哲?

台灣媒體可以批馬英九毫不手軟,卻不敢批判馬英九背後的中共,就如香港的好多媒體,批特(首)而不批共一樣。中共官員,包括中聯辦,會打電話給香港媒體高層下指導棋,還會叫來媒體喝咖啡。「中華台北」已經墮落到「中國香港」的程度。如果台灣朝野,包括民進黨,不再對中國來的欽差大臣說「不」,那麼台灣「九合一」選舉的勝利,又有多大意義?

(作者為資深媒體評論員)

< 資料來源:極光 希望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