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救不救國民黨?

 台灣陷入政治僵局,似乎不只是誰在執政的問題,更有某種共犯結構的問題。

民進黨立委批評,國稅局追查柯文哲與連勝文遭檢舉逃漏稅,辦案明顯有兩套標準,尤其在回函規格上,柯文哲部分僅是簡單的兩頁公文,連勝文部分卻是不透光密件專用的信封,採高規格對待。柯文哲方面的查稅罰款,效率奇高無比。至於連勝文,中國胡潤研究院發布的全球富豪排行榜,連戰擁有折合人民幣六十一億元的身價,在全球排名第一九一一。國稅局說連勝文部分很複雜,不知道要查到甚麼時候。司法,似乎經常是嚴以辦綠,寬以辦藍,難怪有人說「本黨黨證」才「有保庇」。

根據監察院「廉政專刊」,馬英九夫婦存款自二○一三年十一月到二○一四年十一月,多了五八三萬元,共達七八七六萬餘元。有人質疑,馬說六三三未達成要捐半薪,但從未把薪水捐出來,政治誠信,如同兒戲。如此累積財富的能力,比起實質薪資倒退十六年,社會觀感如何?還有,沸沸揚揚的獻金案,都是億來億去,不知道最後億到哪裡去,完全沒有反映在「廉政專刊」,這對司法公信和陽光政治,都是莫大的諷刺,日前,魏應充屢經檢方抗告、高院發回更審,依舊交保。背後是否有門神保庇,難免引起物議。

引爆九月政爭的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洩密案,高等法院審結認定黃世銘向馬英九及江宜樺,洩漏特偵組尚未偵結的辦案及監聽等機密,被依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等三項罪名分別判處六月、五月、六月,合併一年三月徒刑,因每罪都判六個月以下徒刑,得易科罰金四十五萬元,不必坐牢。非但不必坐牢,黃世銘很聰明地搶先申請退休,如今不必坐牢還可以爽領退休金,納稅人拿他一點也沒辦法。這若沒有法務部長甚至更高層的照顧,有可能嗎?這對司法正義沒有負面影響,可能嗎?

台南市議長選舉賄聲賄影,成為九合一選舉的續集。李全教議員選舉被起訴,議長選舉被收押禁見,不知道跟他合唱「你是我的兄弟」的朱立倫,作何感想?打著改革牌宣布競選黨主席,現在朱立倫改造的考紀會,卻只是對李全教輕輕做出停權處分,沒有壯士斷腕的改革銳志。再加上,新北市議長選舉,也有暗盤交易收買在野議員之嫌,這樣的黨主席被稱為馬英九2.0,不算冤枉吧?這樣的黨主席要他黨產歸零或不當黨產還給國家,不大可能吧?

柯文哲嗡嗡嗡,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完工六年沒啟用過,馬郝留下的爛攤子,柯上任立刻剷除,有能無能,高下立判。五大案,更讓大家嘆為觀止,原來國民黨與財團是這樣勾結,把國家當提款機,「合法卻不合理」。趙少康獲市府推派當富邦金獨立董事,多少酬勞進了私人的口袋?柯文哲遴選的張景森、陳錦稷,宣布未來富邦金董事酬勞悉數捐出,落實社會公益目的。病理發展基金會台北病理中心,小圈子輪流當董事長,月領高薪。柯文哲說,按照目前的章程,拿他沒辦法。這是甚麼結構使然?

去年,太陽花學運,平地一聲雷,打破馬英九獨裁統治。當時,江宜樺等被控殺人罪,但至今還在牽拖,倒是檢方大動作起訴一一一位學生,秋後算帳。某立委遭「割闌尾」,今天投票,卻「依法不得宣傳」,割闌尾志工被逮上銬,唯有被罷免者可以「反罷免」。選舉罷免是人民的權利,但國民黨操弄立法執法,卻搞得選我容易、罷免我很難,立委騎到人民頭上,這是「民王」吧!這一類的民主荒謬劇,把改革掛在嘴上的朱立倫,總不見正面迎戰的姿態,反倒是護航退休軍公教年終獎金案,死抱「公教軍警重要資產」。

九合一崩盤,癥結出在國民黨陷溺在上述自殺性的水缸,民怨愈積愈深。朱立倫不扛起石頭,把水缸砸破,國民黨就沒救了。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