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錯帽子發言

 

阿扁民間醫療小組的專業、正義感與人道精神,令人敬佩,但在阿扁保外就醫後,有少數成員卻不務正業,濫用這頂帽子說題外話,自己折損聲譽。

這個小組名位很清楚,是專業醫師為照顧阿扁醫療的臨時性組合,他們承擔的責任和公眾的期待,在對阿扁病情提出診斷報告及治療建議。

除非有阿扁授權,否則阿扁的政治評論並不是他們的發言範圍;如果他們自己要談政治問題,應該撇開醫療小組的名銜,不要借樹攀藤,戴著扁帽膨脹自己聲勢。

醫療小組的發言人,其實非常政治。徐佳青不當轉述建商的吹牛皮,醫療小組再轉述,竟成阿扁「收」建商「幾十億」,並替阿扁作政治發言,說他「氣得要寫遺書」;戴「醫療」發言人帽子,竟作政治發言,要求這個下台、那個道歉。

自己不知分寸,居然還發謬論,自認「全志工」的公信力,比有車馬費的「名嘴」高。不看事實而依有無酬勞評斷可信度,這是那一門的邏輯?如果全志工沒有金錢補償,卻別有所圖,那不是也缺乏公信力?

醫療小組的成員,現在更有「二○一六大選與我無關」的怪論,藉此表示不支持民進黨,那更不可思議。台灣民主是包括醫生在內的眾多先賢犧牲奮鬥爭來的,年輕一代要積極參予,打治扁旗號的名醫,卻以不合己意便揚言袖手旁觀,這是阿扁的立場嗎?

民主政治人人有發言權、有投票權;選舉與人人有關。台灣人土直,沒有耐性,只會喊目標,不會想達成目標的棋路。年輕一代知道自己國家自己救,要以選票找回誠實顧台灣的政府,名醫卻唱衰,宣稱大選與他們無關,這不是太誇張了嗎?(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