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 漸忘 賤忘

回顧台灣歷史,我必須很沉痛的說,台灣的民主之所以不夠進步、國民黨之所以可長期專制,有一個很根本的原因就是:台灣人健忘!

遠的不談,光是去年三二四警察打人一事,警政署長王卓鈞直到已獲准辭職的此時仍然找不出打人警察,而被檢警起訴的民眾卻大規模的被傳訊偵查;穿著國家配給制服的警察很難辨識、來自各方穿著便服的民眾卻可輕易揪出。可以不怪罪警察,因為他們奉命行事;可以不怪罪下令者,因為他們也是奉上級命令行事,警察機關最高首長王卓鈞只要說「能力不太好」,也就安然辭職、退休,進而爽退!然而,人們在追究國家暴力之時,忘了警察打人無罪就是這種官官相護的心態,加上不當體制保護下的產物,人們甚至忘了這群人就是讓社會的公平正義崩解的共犯,甚至更忘了追究公平正義不也是當時運動的核心價值之一嗎?頭可破、血可流,但為何而流?又為人民、社會留下甚麼?忍不住再問一次是台灣人民健忘?漸忘?還是賤忘呢?

諸如此類之事不勝枚舉,如二二八,也可不追究元凶,因為要寬容;也可不究史實,因為要放眼未來;人們擁有權勢時,即便親如祖父或伯父者為受難者,談起史實還是和稀泥,仿若歷史悲劇已是擁權者執政的罩門。請問這些人太忙、太苦以至於急於遺忘過往的苦痛嗎?還是抓住了權力、享受了光環就忘了來時路?這是健忘而已嗎?還是「賤忘」已成了一種追求表面和諧的最好遁辭?!

(作者為加拿大台僑)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