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台灣要如何紀念終戰七十年

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七十年,許多國家規劃紀念活動。戰勝國之一的俄羅斯,五月九日將在莫斯科紅場盛大閱兵;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馬英九政府要以十六項活動,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年。連七十年前尚未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宣布將在九月三日舉行閱兵,且邀台灣派人參加。

台灣歷史 應由台灣人來寫

戰勝國辦活動,戰敗國也要紀念。尤其日本在七十年前的一九四五年,隨著大戰進入末期,二月硫磺島失守、三月東京遭美國大轟炸、四月沖繩島戰役,都是死亡數以萬或幾十萬計的慘烈往事,日本近月就此已有一連串悼念儀式。

台灣在二戰期間是日本的一部分,台灣人是日本國民,但戰後社會政治情況丕變,對於終戰七十年的到來,要如何紀念?

「台灣歷史應由台灣人來寫,歷史也應與人民及土地結合。」一週前,台南市政府把賢人吳三連列為歷史名人,為故居掛牌,其後人吳樹民引述「三老」的這一話語,實為上述問題的最適切答案。

那麼,七十年前的台灣,這裡的人民和土地處於什麼狀況?

以一九四五年三月為例,經過幾番空戰,制空權已為美軍掌握,台灣正飽受空襲與疏開之苦;尤其有航空及陸軍基地的台南,僅三月份就遭到十一次轟炸,市區也無倖免,平民死傷慘重。

美軍的轟炸,主要從一九四四年秋開始,十月在東方海域的台灣空戰,美日雙方出動一千兩百五十架次軍機,日方海空軍受到重創。其間,台灣遭空襲,十月十四日的岡山大轟炸尤其慘烈。後來,一九四五年初到終戰的持續轟炸,從屏東到基隆,遍及全島。有空軍基地的嘉義、台南等,固為轟炸目標;軍需產業所在的屏東、虎尾也遭空襲;南進基地工業港市高雄,受創甚重。

美軍五三一空襲 三千人死

首善之區台北,七十年前的五月三十一日,遭最大規模空襲︰總督府被直接命中起火,正面南端因此缺了一角;大稻埕哥德式宏偉地標建築蓬萊主座天主堂被炸毀;艋舺龍山寺正殿中彈全毀;市內重要機關建築少有倖免,三千市民因此喪命。這是台北多桑世代一生難忘的「五三一大爆擊」經歷。

事實上,不僅全面空襲,一九四四年的台灣,也曾面臨美軍大舉登陸攻佔的威脅。

當年七月,羅斯福總統召麥克阿瑟於夏威夷,決定對日本作戰行動最終方案,海軍上將尼米茲主張攻佔台灣當進逼日本本土的跳板,麥克阿瑟強調對解放菲律賓有道義責任。按跳島作戰,盟軍最終採直取菲律賓和沖繩的方案,跳過台灣。以後來菲律賓及沖繩兩大戰役之慘烈,台灣躲過了遠比空襲更大的災難。

台灣人日本兵 陣亡三萬多人

除了空襲的人命喪亡,戰爭期間的台灣人日本兵,也是至今未曾受到應有關注的往事。按日本官方統計,台灣人日本兵共二十萬七千多人,陣亡三萬多人,他們命喪異鄉或淪落海外,有許多鮮為眾人所知的故事。

台灣要紀念終戰七十年,最重要的,因此是讓二戰期間台灣人民和土地所受苦難準確呈現。戰後繼日本統治台灣的另一個外來政權,不論出自力行中國化政策或顧及與美國關係,對日本時代的種種一概抹煞,如縱貫鐵路全線通車等政績固蓄意淡化,台灣人民戰時所受災難的史實也刻意隱諱;只有在民主化之後,日本時代的台灣史才逐漸脫去障蔽、面向陽光、見到真實。

對日本時代歷史茫然,導致許多偏差。「二戰台灣被日本人轟炸」是最典型的歷史白痴;台灣銀行官網宣稱「本行成立於民國三十五年」,形同自行閹割行史近五十年(台銀一八九九年由日本政府成立)。台北市長柯文哲看「KANO」,對這部以一九三○年代嘉義農林棒球隊打進甲子園中學冠軍賽為情節的電影,同行友人好奇問他,何以很多電影中人物都講日語?顯見即使知識份子,對台灣往事也所知無多。

這些例子足可證明,「台灣人的悲哀」也表現在對自己歷史的隔閡︰我們的學子記誦他國歷史滾瓜爛熟,考試一考再考;一般國人對這一土地及人民的過去,卻所知有限。最近,法務部長把三十五年前的美麗島事件視為「很久以前的事」,凸顯了短視及歷史文盲在台灣社會的普遍性。

事實上,只要有心,要讓二戰的台灣準確呈現絕非難事。美國官方有關二戰檔案解密者甚多,除了專家學者鑽研,中央研究院透過海內外歷史圖資徵集已啟開端;網路上有識之士組成「台灣回憶探險團」,透過歷史照片及資訊連結,配合新聞時事發揮,也小有成績。

就此而言,馬政府代表中華民國,紀念終戰或抗戰勝利七十年,自有其正當性;畢竟,二戰勝利主要雖靠美國,中國軍民也有極大犧牲與貢獻。較諸中華人民共和國當時尚未成立,且共產黨有如蔣介石所說,抗戰期間採「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發展」策略;蔣介石政府因此才是中國抗戰的領導者。

聚焦抗戰 與人民、土地脫節

不過,把紀念終戰七十年活動聚焦抗戰,台灣部分只重「光復」,不但偏頗失衡,也與人民土地明顯脫節。馬政府這麼做,陷入外來統治者的窠臼,柯文哲曾批評國民黨的話極為貼切︰剷除台灣人的過去,代之以統治階級的過去,要大家走向他們設定的未來。

最根本的,七十年前台灣果真「光復」或「終結殖民統治」嗎?終戰之後政經社會動盪,不到兩年就發生二二八事件,對台灣傷害最大。以「光復」美化戰後變局,既掩飾當年剝奪台灣人民透過自決表達自由選擇的基本民權,以致台灣如今仍非正常國家社會,且不合史實,更非社會各族群如今「尊重彼此過去不同,走向共同未來」的正辦。

(作者是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