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軍隊的用武之地


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絕不該成為一種被台灣人民忽視,甚至習以為常的思維謬誤。(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陸軍航特部601旅,爆發勞姓飛官私帶藝人李蒨蓉等貴婦團參觀阿帕契的事件。作為事件中心的李蒨蓉,除了將遭受司法制裁,這段時間內也承受了社會輿論的強力抨擊。為此,陸續有藝人出面為李蒨蓉緩頰。對於那些藝人們的緩頰話語,吾人多數可抱以同情,畢竟出於私交,那些藝人們挺身為李蒨蓉講講情、發發聲,乃人之常情。然而,本土藝人余天的那番話,吾人卻不該等閒視之。至少應嘗試延伸思考,嚴肅地省思那番話語背後可能隱含著的、某種台灣社會間心照不宣的集體意識。

余天這樣說到:「阿帕契在台灣無用武之地,開放讓民眾參觀並無不可。」我們無法推敲有多少台灣人認可這番論調,但我們必須警醒到,對余天這類人而言,也許不只阿帕契在台灣無用武之地,更可能是:軍隊在台灣根本無用武之地。而抱持這種想法的人,在台灣究竟有多少?其中政治人物中佔多大比例?而軍職人員、教職人員、企業人士與尋常百姓……等,又分別佔多大比例?這絕非毫無意義的自我詰問。

試想:政治人物若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他怎會審慎地擘劃攸關國家安全與國防事務的重大政策?而軍職人員若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他怎能提起捍衛台灣領土主權、保護國民生命財產的職份自覺與尊嚴?更遑論要他恪守軍職、精勤訓練,隨時提升自我戰技,保持自我身為戰士的心理素質。而教職人員若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他怎能恰如其分地引導一代代學子,建立保家衛國的公民意識,為全民國防的信念培植,肩負起百年樹人的扎根工作?而企業人士若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他怎會願意挹注財富、資源,輔翼國家在整體國防事務上的推動與精進?而尋常百姓若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他怎會願意與國家站成一線,作為捍衛主權與家園的共同力量?因此,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絕不該成為一種被台灣人民忽視,甚至習以為常的思維謬誤。

而究其實,更需要台灣人民深自省思的或許還是:究竟是什麼樣的理由,竟會使得軍隊在台灣無用武之地,成為一個可能被台灣人民不自覺接受的想法?可能的答案或許有兩種:第一,台灣在國際上已完全沒有敵人,現在如此,未來也是如此,所以台灣可以永久處在承平狀態,則軍隊在台灣自然無用武之地;第二,台灣也許有敵人,但台灣的軍隊在這敵人面前毫無抵抗力,若這敵人真的對台動武,台灣不是出動軍隊而戰敗,便是選擇不戰而降。而無論是前、後哪種結果,台灣的軍隊都等於無用武之地。

當然,以台灣真實的國際處境而言,台灣海峽的另一端,就有一個不斷擴張軍隊規模、逐年升高國家軍事經費、並對台灣部屬超過1500枚飛彈(這僅是保守估計)的中國作為敵人,因此,如果作為一個台灣人,卻因上述第一個理由而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那麼,他不是一個睜眼瞎子,就是一個完全缺乏自我防衛意識的樂觀主義者;而若作為一個台灣人,他真切體認到始終有一個國家──中國──它總是處心積慮,必欲收編台灣的領土、主權而後快,卻還能因為上述第二個理由,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並且竟坦然接受這種認定,那麼,他不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投降主義者,就是一個令人同情的、內心瀰滿失敗主義情緒的懦夫。

而追根究柢,無論現前的台灣社會中,有多少真心認定台灣軍隊無用武之地的睜眼瞎子、樂觀主義者、投降主義者或失敗主義者都好,我們都該知道,此種思維謬誤的出現,不應歸咎給台灣人民,國民黨在台六十餘年的畸形統治,方是謬誤的原點。國民黨治台六十年,竟能一方面灌輸台灣人民「反共、復國、救台灣」的國族主義神話,並在這種謊言基礎上厲行建軍備戰,卻一方面有意無意進行長期的自我恫嚇,致令部分台灣人民心中深植著一種悲觀信念,那就是:只要中共對台發動戰爭,台灣勢必迎來淪陷的命運;且不獨如此,國民黨早年擅自教育台灣人:赤色中共是狼子野心的敵人,晚近卻又擅自與中共言歡,亟欲說服台灣人:赤色中國不只是友人,更是與台灣血濃於水的父、祖之邦。

悲哉!正是國民黨長期治台下的畸形操作,才致令部分台灣人民,不是敵人在前而閉眼不見,便是想及敵人就頭暈目眩,簡言之──不是使台灣人民不知敵人是誰、不知為何而戰,便是使台灣人民未戰先怯,絲毫拿不出與敵人對抗的勇氣。因此,若想矯正部分台灣人民心中,軍隊乃無用武之地的思維謬誤,台灣人民真的必須憬悟到:唯有終結國民黨的畸形治台,方是釜底抽薪的根本辦法。而即將來到的2016年,或許便是台灣人民該攜手對症下藥的時候了。

< 資料來源:民報〈論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