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權貴的奴才,或者很奴才的權貴

說真的,權貴跟奴才,基本上是「同一種人」。
明晚有月全食,希望天氣跟今晚一樣好。
也許很多人無法理解這一點,但我要再強調一次,奴才跟權貴,基本上是「同一種人」。

其實以前提過:

你要遷就錯誤價值到何時?

奴才觀察

奴才充斥的國家

不過最近有新的例子,可以好好的討論。就是阿帕契的案子,這個很有意思阿!

其實這次的打卡事件,我一直沒發表太多意見,因為老實說我不大清楚阿帕契的機密等級。

記得十多年前,有次嘉義水上空軍基地辦活動,有開放讓民眾去參觀戰機跟停機坪,甚至讓民眾可以坐上戰鬥機坐艙。當然,那個年代的手機已經有很爛的照相功能,而且就算沒手機,真有心,用記的也可以記下不少細節。

雖說有宣導禁止拍照,不過都讓民眾坐進機艙了,可見當時F-16可能不是機密等級那樣高的東西,或者有些東西先被拔掉。總之不能拍照是常識,但機密等級我就不清楚了。

所以這次幾個自以為了不起的傢伙跟戰鬥直昇機拍照打卡,這很顯然是「違法」(不是白目,這差很多,別想用白目掩蓋違法事實),但有多嚴重我就不知道了。

別用「不理解規定」當擋箭牌,帶隊軍官一定懂,而我也沒當兵,人家我就懂,少遷拖,因為這叫常識,每個軍營門口就有貼的東西。

但既然有個大共諜馬英九在當總統,老實說我覺得這部份實在不是什麼大新聞,真正問題是之後才出現的。

也就是所謂權貴的問題。

先說清楚,權貴是一種「比較級」的概念,這一點很重要,因為這是一種階級主義者的用詞,而我最上面提到,權貴跟奴才是同一種人,正是因為這兩種人都是階級主義者。

大家不妨想想勞大姐說了什麼?其實不管她說什麼,重點在於她覺得自己不是權貴。

廢話,跟「更權貴」比起來,他們就只是奴才而已,我不斷強調,奴才有積極複製的傾向,一個在「底下人」面前趾高氣揚的權貴,遇到另一批「更高級天龍人」,立刻就會變奴才。

這一點在舔支藝人身上最明顯,比方說R跟T中間那個。

所以摩鐵大廚會跑出來說什麼不要仇富的鬼話,因為「他很希望變那樣」,記住,不是他希望變有錢,而是他想當權貴,他仇貧,這兩者是有差別的,前者適度的話很正常,太多的話會呈現戀物病態,但也不是不能理解,但後者則是只要沾上了就立即變成階級奴才。

要知道,摩鐵大廚基本上也是有錢的名人,也沒有誰仇視他,頂多因為模鐵事件讓人有些側目。但權貴就不同了,也算不上仇視,跟奴才一樣,是會讓人「蔑視」。

分不清楚的話,想想蟑螂就好,你可能會討厭蟑螂,家裡看見蟑螂會想幹掉或趕走,但你不會去恨它或仇視它。

權貴、奴才或者說國民黨,基本上就是這種等級,少在那邊自以為值得人家浪費情緒去仇視了。

所以當一個人會用包包價錢來為人格標價,這只透漏一件事情,她窮到只有一些能用金錢計算的東西,是個靈魂貧乏的奴才,唯一支撐她的就只有鼻孔裡頂得老高的階級晦氣而已。

< 資料來源:旭日之丘(Dawn Hill)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