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note, 1953, Taiwan

22sdfg3912se_2015-08-07_19-04-21

父親節大家回家和爸爸團圓,共度佳節。但你是否知道,在60年前白色恐怖時代初期,有位父親寫了五封遺書和妻子兒女訣別的故事。
這張有如「死亡筆記本」的紙張,是二戰後路竹的第一位牙醫師黃溫恭的判決書,因加入匪黨組織罪名而判刑15年。但蔣介石大筆一揮寫上「黃溫恭死刑 餘如擬」,就決定了這位醫師及其全家人的命運。

黃溫恭被處決前四小時寫下五封遺書給妻子、兒子、兩個女兒和小姨。留給愛妻的信這樣寫著:
留給心愛的清蓮 1953.5.19 夜
永別的時到了。我鎮壓著如亂麻的心窩兒,不勝筆舌之心情來綴這份遺書。過去的信皆是遺書。要講的事情已經都告訴過妳了。臨今並沒有什麼事可寫而事實上也很難表現這心情。我的這心情妳大概不能想像吧……

無奈只抱著你的幻影,我孤孤單單的赴死而去了。我要留兩三點,奉達給最親愛的妳,來表現我的誠意。
蓮!我是如何熱愛著妳阿……這是妳所知道的。踏碎了妳的青春而不能報答,先去此世……唉!我辜負妳太甚了!比例著愛情的深切 感覺得慚愧……
蓮!我臨於此時懇懇切切地希望妳好好的再婚。希望妳把握著好對手及機會,勇敢地再婚吧! 萬一不幸,沒有碰到好對手,好機會,亦為環境等而不能再婚的時候,妳也不必過著硬心、寂寞的灰色的生活。我是切切祈禱著妳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總而言之,妳需要邁進著妳自己相信最幸福的道路才好。

我的死屍不可來領。我希望寄附台大醫學院或醫事人員訓練機關。我學生時代實習屍體解剖學得不少的醫學知識。此屍如能被學生們解剖而能增進他們的醫學知識,貢獻他們,再也沒有比這有意義的了。以前送回去的兩顆牙齒,可以說就是我的死屍了。遺品也不必來領。沒有什麼貴重值錢的,予定全部送給難友們。謝謝妳的很多小包、錢、及信。對不起。
嗚呼!最後的時間到了…緊緊地抱擁著妳的幻影我瞑目而去……。
再給我吻一回!喊一聲!清蓮!
黃溫恭

但黃溫恭的愛妻終其一生沒有看到這封信,也沒有改嫁。年華老去後,罹患阿茲海默症無法認得親人,只記得要隨身帶身分證,不然會被警察抓走。
黃溫恭的外孫女,前幾年在機緣巧合及自力救濟之下,才輾轉發現了被中國國民黨政權非法扣留了將近60年的外公遺書。
常聽到有人懷念「戒嚴時期」,或認為「白色恐怖」也沒什麼,也許有這樣想法的人,該把這個故事完整的看完。
《無法送達的遺書:記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記錄了好幾個像這樣的故事,誠心推薦每一個臺灣人都該閱讀: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508499038256

白色恐怖籠罩臺灣數十年,受害者不計其數。昨日,一位白色恐怖時期(和本文事件無涉),極權加害者的一員,宣布參選總統。他從不曾,為了過去那些不堪的所作所為,誠心懺悔表達歉意。若這樣的價值觀,依然受到許多人的認同,那麼背後又代表了什麼意義?
這一段白色恐怖的記憶,應該有必要再一次被喚醒,讓現在的人們了解轉型正義的重要。希望終有一日,我們可以逐漸走過這一段哀傷的歷史並記取教訓。

延伸閱讀:
黃溫恭的五封完整遺書(正常人類看完必哭):https://goo.gl/jFCaH5
無法送達的遺書:http://rrn0227.blogspot.tw/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 資料來源:台灣回憶探險團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