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影嗎──中國as No. 1?

 

有影嗎──中國as No. 1?
今日中國還有2億人口生活在World Bank的貧窮線下。如是中國,即使GDP追過美國,就能被認為是世界No. 1?(圖片合成取材自網路)

 

上月底(2015年9月),中國總統習近平(尊稱習皇帝)國是訪問美國,一到西雅圖就花大錢(US$38 billion),買了300架Boeing737噴射機。一舉手就展現了中國強大的「經濟肌肉」(economic muscle)。

他一到華府,馬上進入白宮,受到歐巴馬總統最高格的接待。不幸的是,教皇(Pope Francis)先到一步,歐巴馬是全家老少出動,跑去機場停機旁歡迎His Holiness。歐總統卻只派副總統Joe Biden去機場迎接習皇帝。

兩皇有別

His Holiness 在華府、紐約、費城受到萬眾美國人的熱情歡呼、擁載。His Excellency習皇帝卻到處惹人怨,受到台灣人、西藏人、維吾爾族人、法輪功、民運人士如影隨形的示威抗議。媒體的焦點在哪裡,不言可喻。

習皇帝也在UN撒錢,在UN發展峰會發表演說,說要投資20億美元協助開發中國家。《中新社》形容,習演說時現場掌聲熱烈,演說結束後「20、30位元首等著與他握手」。但現場照片顯示,當時議場聽眾稀少,與日前教宗在UN演說盛況,相去甚遠。有網友稱:「比教宗差遠了!」有人調侃:「習大大在聯合國撒錢,聽眾卻寥寥無幾。」

習皇帝還主持UN全球婦女峰會,並大手筆捐了1千萬美元給聯合國婦女署,還承諾提供醫療資源給發展中國家,並資助貧困女童就學。但由於中國今年3月逮捕韋婷婷等5名女權人士,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嗆聲:「習近平迫害女權份子,還在聯合國主持促進女權大會?太無恥了!」

歐習會,在棘手的網路駭客攻擊(hacking)、南海權勢紛爭上,歐習兩兄也許表面上達到了一些語言上的妥協、協議;但大家心知肚明,貌合神離,根本問題沒有解決,也不可能解決。

在台灣問題上,歐巴馬不僅一步沒讓,只重申3個美中公報,還當面提到《台灣關係法》,很不給習皇帝面子,等同打臉。

大家一樣心知肚明,雖都一字不提,一話不說,一個民主美國和一個專制中國,兩個世界最大強權的全球權勢爭霸,爭經濟、更爭軍事霸權,才是他們無法避免又無法說明的核心問題所在。

單極變雙極的中國夢

民主美國要維持其多年的單極(unipolar)霸主地位,專制中國要挑戰美國,把美國拉下單極獨霸高峰,不能把它拉倒,也要把它拉平,拉離西太平洋的中國勢力範圍,美中成為雙極(bipolar)的「新型大國關係」,才是習皇帝耿耿於懷的「中國夢」。

在權勢政治、武力爭霸上,大部分專家學者,包括親中的Henry Kissinger、David Shambaugh、Kevin Rudd等,都大致認為在2、30年內,中國還沒有戰略挑戰美國的軍力。但是在經濟上,很多卻認為中國很快會追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大國。

中國媒體、御用學者大肆鼓吹中國崛起,吹噓習皇帝和歐巴馬同站世界權勢高峰。台灣的統派媒體和學者,則認定中國經濟崛起,超越美國,成為No. 1,指日可待。

我是很少數深不以為然的蛋頭學者。認為,軍事上,50年內中國都不可能追上美國,經濟上,2、30年內、甚至更長的時間內,中國也不可能超越美國。

我同意1988諾貝爾經濟獎得主Amartya Sen的《 Development as Freedom 》的論述。Sen 說,自由是目的,也是達到經濟生命持續發展及世界全人類共同福利獲得的鑰匙(freedom is both the end and most efficient means of sustaining economic life and the key to securing the general welfare of the world's entire population)。要長遠、持續發展經濟,一定要把個人的自由從傳統歷史、文化、知識、政治、制度、宗教等的規範、約束解放出來,才能激發人的無限創造力(creativity)和生產力(productivity)。這個發展的最高境界,限制個人自由的專制社會是不可能達到的,只有民主自由的國家才可能登上。

自由是目的也是方法

習皇帝領導的專制帝國,是秦始皇以來2000多年一脈相承的中央王國(Middle Kingdom)。沒有個人自由,違背Sen的自由與發展的論述,中國能長期持續經濟發展,科技創新、生產效率追上、甚至超越自由民主的美國?能嗎?我是深深懷疑。

連1970-80年代「亞洲價值」發展模式的成功創始國,而且還是自由民主的日本,都在Japan as No. 1的高度認知、期待下,20年的「日本夢」終究破碎得慘不忍睹。這20年來都還在療傷、復健中。日本超越美國成為世界No. 1的說詞,連它的始作俑者Ezra Vogel都在2009年公開承認是大錯特錯。

Vogel 1979年發表大作《Japan as No. One──Lessons for America》, 馬上轟動國際士林和政經社會,成為暢銷書。日本更奉為經典。我1980-90年代在大學教日本政治,這本大作是學生必讀課本。

Vogel 認為,日本的「亞洲價值」、也即儒教文明的社會文化因素,如和美國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不同的群體主義(collectivism or groupism)、社會秩序與和諧的維持(維穩)、教育的重要性、文官制度(bureaucracy)的效率、對雇主和公司的忠心和服從,還有日本特色的守法、長壽、乾淨等,都是Vogel認為,讓日本變成No. 1、美國非常缺乏、需要學習的成功因素。

這套「亞洲價值」的論述,當年滿創新、滿新奇的,引起轟動。後來台灣、南韓、新加坡、香港等亞洲小龍跟進,更變成經濟發展的典範。最後中國崛起,基本上也是「亞洲價值」加值、加強版的威力展現。

亞洲價值的迷失(myth)

1970-80年代20年的日本No 1,1980-90年代20年的4小龍奇蹟,1990年代到2010年代的中國崛起,一脈相承,故事一樣。說是奇蹟,可也。說是一種發展模式,也可以。但說是可以取代西方自由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永續發展模式,甚至說專制政治主導經濟發展,可以超越民主政治自由經濟的永續經營,不僅言之過早,其實言過其實,根本沒有實踐驗證,更沒有發展理論的合理性和說服力。

Vogel和Samuel Huntington都曾相信、宣揚「亞洲價值」,後來也都改變看法,承認他們當初看法有誤。我認為,在長期持續發展上,正如Sen的發展與自由論述,Vogel 和Huntington近視,沒有遠視看到更重要的人性因素。人的創造力、原發性(initiativeness)的自由發揮,絕對比Vogel列舉的「亞洲價值」的效率(efficiency)和生產率(productivity)要重要。Microsoft、Apple I-phone、Facebook、Boeing飛機等美國高科技產業的獨領風騷,可以為證。

所以,日本No. 1曇花一現,亞洲4小龍也榮景不長。中國的「Beijing consensus」(北京共識),也稱「China model」(中國模式),其實就是「亞洲價值」,如今也已明顯衰退,有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沒落感。

2015年底看兩大國,美國經濟越看越好,中國經濟越看越壞。這樣說法,雖有點過快、過分唱衰中國,卻也已是不爭的事實。已有經濟學者估計,美國GDP成長今年看好4趴,明年看好5趴,中國GDP成長,今年看衰保7,明年看衰保6。這個趨勢預測,雖有待觀察,但也有跡象可循,有事實根據。

這個發展趨勢,如延續下去,有日本的前車之鑑,中國要追上美國,不可能。要圓China as No. 1的中國夢,也將是鏡花水月、空中樓閣。

當年日本的per capita GDP曾追過美國,未來幾年中國的GDP也可能追上美國。但是,那根本不意味日本或中國總體國力超過美國,成為世界No. 1。

在做中國夢的習皇帝,去美國撒大錢,背後有一個中國人的惡夢。今日中國還有2億人口生活在World Bank的貧窮線下。如是中國,即使GDP追過美國,就能被認為是世界No. 1?是作夢,自己說爽的吧!

暴發戶買曼哈頓

當年日本接近No. 1的時候,日本人買了一大片紐約的曼哈頓。今天中國GDP也在接近No. 1,有錢的中國人也大買曼哈頓。他們買了具有100多年歷史的華道夫(Waldorf-Astoria)酒店。那是1931年以來美國總統出席UN大會常住的飯店。這次習皇帝就住那裡。結果,為了不讓中國間諜偷取美國總統的國是秘密、總統安全受到威脅,歐巴馬被迫改住附近樂天紐約皇宮酒店(Lotte New York Palace)。

國際政治現實主義大師John Mearsheimer認為,權勢政治必然迫使美國和中國爭霸、成敵。我這個現實主義「小師」,還要加上價值系統、意識型態和文明衝突的必然矛盾和交戰。

在這樣錯綜複雜的人類世界生態裡,在沒有自由的專制中國,習皇帝的China as No. 1美夢,要成真,我認為不可能。(2015.10.03)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