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柱拱朱,全盤皆輸

民意委靡的國民黨難得佔盡媒體版面,全國舉目無不關心著柱姐何去何從。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洪秀柱六日召開「奮勇向前記者會」,表示堅持參選,正式拒絕黨內逼退,等於將國民黨內鬨搬上檯面並公開對決。國民黨中常會7日決議,儘速召開臨全會處理「換柱」;洪秀柱旋即在臉書發文,反駁中常會以她的民調低迷為由,打算撤回其參選資格的做法乃「似是而非、動機並非公正、判斷更與事實不符」,因為國民黨早在2012年立委與去年九合一選舉顯露敗相,她才是努力將國民黨引出新路的觀世音。同日下午,洪方突然通知召開記者會,提到無法認同朱立倫指摘她的兩岸政策,和國民黨長期主張及主流民意有所背離。如此劍拔弩張、家醜外揚的局勢,就連馬王政爭也沒有這麼驚心動魄!兩天來高潮迭起的割喉戰,可就洪秀柱代表黨參選所凸顯的兩岸政策問題,以及朱立倫的政治前途來談。

一、洪秀柱「終極統一論」掀開國王新衣

「換柱聲」不斷,國民黨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頹勢,無疑是1949年大撤退以來,百年老店面臨倒閉的重大危機。只是這一次,國民黨已經沒有國際情勢上的優勢,已經沒有容納偏安的去處。

洪秀柱再怎麼堅守中國國民黨傳統而右翼的價值,也無法挺住國民黨38席區域立委的保衛戰,更無法為總統之路挺「柱」自己。以「民調低迷、路線違意」作為廢除提名的理由,輕則涉及黨綱和選罷法的正當性與合法性。國民黨全代會一致通過的總統候選人竟兒戲來去,實然不奇怪,畢竟,四十秒鼓掌通過的總統候選人,國民黨當然可以四十秒否決自己通過的決議。離總統候選人登記剩一個半月,國民黨打算違背黨規,在一個半月內開完臨時全代會撤銷洪秀柱,這就是國民黨式的民主,洪秀柱可是深刻體會到什麼是全然依人依勢、公然違法逆道,強暴式的民粹了。

朱立倫認為洪秀柱的「終極統一說法,大家不能接受」,撇開實質的政策內容不談,洪秀柱讓人敬佩的一點就是,她面對議題的坦誠不迴避。她大不諱直言,國民黨若不思反省,仍然「試圖罔顧事實,繼續粉飾太平,模糊路線,那是絕對不務實的」。只是,她的坦誠揭露國民黨長此以來對兩岸問題的政治話術,讓「大家」所不能接受的是國王沒穿衣服的事實被揭穿,同在一艘船上的共工再不跳船就等著一起陪葬。

面對國民黨黨綱列舉的「九二共識」,正是彰顯國民黨在兩岸問題的烏賊戰術,不論是馬英九的「一中各表」、中共的「一中不表」抑或是洪秀柱的「一中同表」,都是在國共兩方「心照不宣」的意圖,用「維持和平」這種軟性威脅話語,鬆懈國共聯手侵蝕台灣主體的危險!更何況,洪秀柱信誓旦旦要以民意為本,恪遵「主權宣示重疊,憲政治權分立」的法理現狀,更坐實了台灣屢屢面對中國在國際活動上的威脅打壓時,任由中國在此重疊的分享主權上,吃盡台灣的豆腐。

這樣直球、透明的打法,當然是長期為了迎合維持現狀、不統不獨的主流民意,敷衍成癖的國民黨所不能接受的;更重要的,是凸顯出國民黨內部矛盾。從江碩平提案連署名單中,我們看到,洪秀柱的急統、極右、擁護中華民國的路線在黨內並未獲得認同,挺朱的曾文培、廖國棟不說,挺王派的侯彩鳳、林榮德、范成連、陳幸進也在名單中,而跟中國一向交好的連系中常委也顯然不支持洪秀柱。代表黨內大老的吳志剛、侯佳齡亦表態,許淑華、陳文漢、游家富、廖萬隆、厲耿桂芳都顯示了馬英九並不打算繼續支持洪參選。此外,長期穩固國民黨地方政經資源的樁腳在洪秀柱氣勢的持續委靡下,必須顧慮到自身的利益不得不跳船自保,我們看到這份名單有相當多中南部,尤其是傳統鄉鎮的勢力,而這些勢力正是朱立倫岳父的用心經營,讓他在黨內仍有可用之處的政治資本。因此,透明、公開、拒絕利益交換的洪秀柱,誠實服膺國民黨親中、終極一統路線,「白目」的挑起國民黨的內部矛盾與外部欺瞞,於是,中常會外只出現了統促黨及白色正義這樣親中的中國民族主義者聲援。

洪秀柱輸在不夠像個國民黨。她的意識形態與台灣近年公民覺醒、獨立意識的成熟相悖,致使她無法獲得民意認同之外,「人民最痛恨國民黨是黑箱的、是密室的、是交換的」才是人民已經覺悟,國民黨的劣根性在盤根錯節的利益輸送下絕無法斷離,惟有徹底讓國民黨下台,台灣的政治才有全民改革的契機。

二、朱立倫的全盤皆輸

朱主席,抑或是未來將代表國民黨參選2016年總統的朱立倫,人民目睹馬政府在諸多國際活動上的軟弱委靡,在內政上繼續含糊塞責,人民已經覺醒,國民黨不說清楚要在什麼樣的主權共享情況下,仍能保有台灣的國家尊嚴?只要不說清楚,換成任何人出馬,都無法取得人民的信賴了。

國民黨朱柱爭正熾,朱立倫六度堅決否認參選,數月來只見聲音不見人,巷議街談耳語不斷。中常會上,朱表示當初沒有參與總統大選領表,最重要的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對新北市民的承諾,第二個原因是一再希望促成黨內團結,這兩個理由都沒有消失原因、一再存在,我也一再表示全力相挺,全力支持。」問題是,洪秀柱大義凜然,為中華民國的「終極一統價值」強悍不退,為國民黨生死存亡奮力一搏,為忠黨愛國的深藍選民樹立了一個最傳統最封建的典範。反觀朱立倫,口是心非,騖求權位動作頻頻;面對市政要務或弊案負聞,卻神龍見首不見尾。

的確,對朱立倫來說,選或不選的結果只有大輸或小輸的差別。

朱立倫不管是在黨內面對馬王政爭、連戰參加九三閱兵還是朱習會,再怎麼認真分析仍然無法披沙瀝金其獨到見解或具體主張,也因此給人軟弱、平庸、格局狹隘的評價。但是,身為黨主席「責無旁貸,若有需要,必須承擔一切責任。」承擔責任,指的是洪秀柱敗選後的政治責任呢?還是棄柱拱朱的參選責任呢?

朱立倫並不積極爭取資格的原因在於,變天幾乎已成定局,他只要明哲保身做好嚴厲的在野黨黨主席,不斷運用媒體及政治勢力來營造國民黨痛定思痛改革維新;一方面近年被馬政府搞爛的政治經濟,將使得任何上台的執政者焦頭爛額,這將是他藏器待用、重塑形象的關鍵四年。他原未料,洪秀柱的脫序演出讓不能再低的民意一再探底。如今,要是洪堅決參選,黨內不願違法亂紀,朱主席就必須承受必然來到的敗選責任;國民黨立委席次不滿38席,朱立倫則須面對馬政府提前下台以及突破制憲門檻等撼動國民黨的根本價值。

一旦朱立倫參選,勢必要面對黨內公然棄毀黨綱;選民能夠接受為求勝選,不惜復辟專制的政黨嗎?其次,他必須抉擇辭職參選或帶職參選。前者違背了他對新北市民承諾不下二十多次的「做好、做滿」,坐實「呷碗內看碗外」的落跑慣犯;同時,必須承受新北市長補選讓國民黨又少一席的風險,以及面臨任內諸多弊案的司法風暴。市長、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三職全攬,施政滿意度吊車尾的情況下,在分身乏術將新北市選情更趨嚴峻;唯一的好處是,身兼黨主席與新北市長,大可將黨內資源及行政優勢大舉下放,尤其在馬政府徹底崩壞國民黨、洪秀柱的激進促統嚇跑了不統不獨的泛藍選民,朱立倫不說不做的平庸與曖昧多少拉回流失的立委席次,不減分就是加分的情況下,對他來說反而是利多。

七日傍晚,洪秀柱突然召開記者會仍不鬆口退選,但態度已趨軟化,足見她忠黨愛國的赤誠極有可能被黨內同志用以說情。如果,政治的走向勢必如此,那麼國民黨就必須面對,親手推翻全代會一致通過的總統參選代表、公然施壓逼退民主表決出來的黨內參選人、率爾違背黨綱以鞏固既得利益,種種毀諾失信就是「以不正當的手段,遂行錯誤的判斷」,既然國民黨失信於全民,這間百年老舖也該關門大吉、走入歷史了。

< 資料來源:想想論壇Thinking Taiwan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