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一難 台灣經濟空前困難

 

第三季GDP可能負成長,今年保一有困難,台灣為何落得此地步?對此,「去年『兩岸紅利』搶了你七十三萬元」一文,(本月一日,自由廣場)已有詳盡分析。但為何會出現負成長,即尚需補充說明。理由是馬政府後四年,除了生產性資本之五鬼搬運外,還加上金融資本的大挪移,使台灣經濟在生產資本、金融資本兩空下呈現出空前的浩劫。

金融資本之五鬼搬運始於二○一○年,ECFA架構下兩岸金融開始加速統合。這四年多時間,我國主要銀行金控在中國火速籌設了八個子行,投入核心資本八三八億元。參股投資者三宗,金額二一三億元。還設立了廿三家分行十一家支行,耗資一一九○億。另設立十八家租賃公司,投入約一六○億資本。合計四年投入中國的金融核心資本不下二四○○億元。由此衍生的對中曝險金額(授信)即由二○一○年的四十二.六四億美元劇增至二○一四年第一季的八一二.七一億美元,淨增兩兆五四一二億元新台幣。這些增加的曝險仍需銀行以增加資本來承擔。(註:兩兆五千億新增曝險約需二五○○億元新增資本)

且看下列數字。二○○八年到二○一四年間本國主要銀行由國內資本市場募集了四八六五億元核心資本。但在二○一○年至二○一四年挪用到中國的就已達二四○○億元,幾占五十%。若再加上暴增之對中曝險部位之資本需求,我們可以說這七年,台灣的金融活動幾乎都是為了去填補中國的金融黑洞,其用於國內需要者幾希。

二○一三年我國又開放人民幣存款,由於人民幣存款息稍高於台幣,今年八月,此種存款已達三二六九億人民幣(約一兆六八三五億台幣)。同一時間,國人投資中國股市者亦日盛,QFII額度也在國銀爭取下逐步攀高,據統計應已達九十億美元(即二九七○億台幣),這些本土金融資源的最終流向都是中國。

金融資源的五鬼搬運,立刻產生如下效果:要錢者借不到錢,國內投資、創業萎縮,國內需求減少,產業隨金融加速外移,股市動能日衰,金管會百般放寬交易措施仍提高不了其交易量就可知其嚴重性,信心潰散,台股八月曾崩跌至七二○三點,跌幅廿二.六%,股民哀鴻遍野。肥的是一群禿鷹與金融業者。

寄語我們的政府,政策應以提升全民福祉為準繩,絕不應為迎合特殊團體之喜好與利益。打「亞洲盃」不是不好,但不能冒名打「中國盃」。西進,對業者言,確有「短期性獲利」,但台灣的存款者獲利了嗎?沒有!只有「負利」(如人民幣存款)。證券投資者獲利了嗎?也沒有,投資「中國上證」者亦多套牢。全民獲利了嗎?也沒有,因全民仍在廿二K掙扎。若講到國安,把所有的金融命脈委於北京之手,將來台灣將如何自處?

八年了,只有一句話「一將成名萬骨枯」可予以形容。

(作者為前總統府國策顧問)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