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恫嚇,朱立倫已經技窮!

 

國民黨上周六召開臨全會,行禮如儀的「廢止」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的參選總統提名,並通過徵召國民黨主席,也是新北市長的朱立倫上陣參選總統。朱立倫黃袍加身,卻連最起碼的迴避都省了。他隨後發表演說,聲嘶力竭的大打恫嚇牌,彷彿一場極權獨夫的演講,令人作嘔。一向慎小謹微的他,倏地換了一張窮凶惡極的嘴臉,向台灣社會叫陣、反噬。

在當選新北市長前後,有人勸進他選總統,他連說了二十四次「我會做好,會做滿」。甚至直到今年9月底、10月初,仍打包票會把市長任期做滿、把市政工作做好,不會參選2016總統。結果在臨全會卻霸王硬上弓,演出「柱下/ 朱上」的民主醜劇。他拉下老臉,向新北市民說抱歉,表示他參選 2016,是「為了捍衛所愛的中華民國,為了保護所堅持維持的民主政治」。這樣的高調,卻掩飾不了他的進退失據。一個失信於民,不知反省的政客,怎麼帶領這個國家?他還有臉向新北市民道歉?

朱立倫假借危機意識遂行棄柱、滅柱勾當,大呼小叫國民黨已經面臨「危急存亡」之秋,為了「救亡圖存」,他義無反顧,必須勇於承擔,所以藉勢藉端搬演一齣厚顏無恥的鵲巢鳩占戲碼。回顧洪秀柱通過「防磚條款」,完全是在朱立倫一手導演的民主程序下脫穎而出。這是對外界公開的明媒正娶,怎能說廢止,即一筆勾銷?莫忘歷歷在目的台商挺柱大會上,他還笑逐顏開的拉著柱柱姐高喊凍選,哪知翻臉如翻書,二話不說的一槍把她幹掉,這就是貴為黨主席的朱立倫的光明磊落行徑?真是呀,呀,呸!

我們十分不恥朱立倫在沫猴而冠自行篡位後,開始恫嚇台灣社會。他嚴厲警告,如果民進黨選後一黨獨大,台灣人民勢必恐懼害怕喪失制衡,喪失民主,甚至公營機構依照政黨的意識型態決策,學校教學則難逃政治洗腦。他的這番話,我們早已耳熟能詳,這不就是國民黨過去統治台灣最入骨,最讓台灣人切膚之痛的寫照?至於散佈一個逢中必反,席次大增的本土政黨,會使中華民國名存實亡,更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的危言聳聽,並夾雜十分淺薄的政治攻訐,實在不值識者白費氣力駁斥。

顯然朱立倫的氣極敗壞其來有自。一方面,大選只剩三個月,黨內的權鬥方興未艾,大咖們各懷鬼胎,在換柱後,才是暗潮洶湧迭起,所謂團結云乎,純是自欺欺人。二方面,明年一月十六日大選揭曉後,倘若國民黨國會席次暴跌,立院生態丕變,順利通過政黨法,將黨產還諸於民,少了黨產的加持,自然樹倒猴猻散,黨的分崩離析為期不遠。至於朱立倫的政治生命,是否經得起黨內派系的清算,他該付出多大的代價,才是讓他忐忑不安的最大隱憂。

國民黨的窮途末路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台灣人民給了該黨長期一黨獨大的執政機會,且問國民黨善待過台灣社會的云云眾生嗎?自由也好、民主也好,都是人民靠自己不畏犧牲,流血流汗爭取得來的。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朱立倫還在恫嚇我們,還口口聲聲要為我們捍衛自由、民主,把我們當成白癡耍弄。這樣一個只會裝神弄鬼,處處欺壓台灣社會的外來殖民政權,我們在2016一定要用選票徹底的教訓它,讓它徹底慘敗,讓它亡黨,好應驗馬英九的國師陳長文批文咒罵:「丟掉國會是國民黨之福」﹔更來勁的是:「這樣的黨,倒了好!」果此,島嶼才能天光。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