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安為何顧人怨?

 

路邊隨便一條流浪狗餓肚子,都有台灣人買便當餵牠喫;因病回台就醫的黃安不但沒人同情,反而被罵得像隻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黃安為什麼如此顧人怨?

中共對台灣生存的威脅無所不在,黃安不但不在乎,反而努力躋身這個專制極權的頂級害台集團,積極扮演馬前卒為虎作倀,想到黃安經常嘴賤,洋洋得意的嘴臉,再看到他現在落難,多數台灣人實在提不起惻隱之心,畢竟同情必須出於甘願,而黃安就有本事惹得大家很不甘願。

黃安最顧人怨的,還不是親共或急統,而是他像隻蝙蝠遊走兩岸,當他扮演台獨剋星時,就胡亂扣帽子,讓共產黨有藉口整治台灣同胞,凡被黃安點到名的,就此斷送機會,連喊痛都來不及;傷害同胞至深,只為成就自己,黃安怎會不顧人怨?

而深愛「祖國」的黃安有了病痛,卻不信任祖國的醫療水準,寧可花錢包機、聘僱保全,也要爬回台灣看病,這時的黃安又搖身變成台灣人回來享受健保和醫療;台灣藝人因他而倒楣,他卻好處兩頭撈,豈能不顧人怨?

每個人可以有政治立場,但不能用它來剝奪別人的生存權,這是底線,黃安破壞這個遊戲規則,還自鳴得意,大家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這叫以牙還牙。但大家比黃安仁慈,儘管恨得牙癢癢,除了口頭罵罵之外,並沒有不利於黃安的實質舉動,不像黃安以毀掉別人生路為樂;這是文明和野蠻的差別,也是台灣人和黃安的不同。

黃安曾一口咬定盧廣仲支持反服貿,盧廣仲聲明自己沒說過「反服貿」,黃安卻進一步逼迫他「喊一聲祖國會死啊!」,黃安得理不饒人,無理也不放過人,他強逼別人換腦袋,自己卻離文明越來越遠,過去累積許多業,如今嚐到果報,除了怨自己,黃安能怪誰?(莊榮宏)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