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超智特展」必看的理由

葛超智(George H. Kerr, 1911-92)的名著《被出賣的台灣》在一九六五年公開出版,正好是美國的台灣留學生數量遽增的時代,筆者所出版之《海外台獨運動相關人物口述史》即有不少受訪者坦承當年因該書而大開眼界、思想轉向。其實在該書出版以前,五○年代葛超智就在Far Eastern Survey發表〈二二八事件的起因與經過〉、〈三月屠殺〉等論文,一九五六年成立3F的盧主義前輩說這兩篇對他影響最大,他說「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歷史學家不帶任何感情、只做事實分析的文章,…頓時眼界全開。」

多年前一位朱姓研究員撰文以美國間諜、煽動台獨等事醜化在台期間乃至後來的葛超智,「證據」之一是葛超智敘述一九四七年二二八那天中午,長官公署開槍事件發生不久,新公園的放送局插播新聞之後「電台就爆炸了」,乃悖離事實。

筆者查對原文Then the station went off the air,應該譯為「電台就斷訊了」。此事提醒我們,當年在海外分工合作翻譯此書的青年留學生,限於專業領域不同等因素,必有其他錯誤,所以二○一○年我擔任台教會會長任內就請人完成重譯,然後在張炎憲接任會長之後繼續找一群歷史學者重新校註,才有今天由台教會出版的新版本。

作為葛超智「出賣敘事」重點之一的段落,是三月十三日他看到四個被綁的台灣年輕人被一個衣衫襤褸的中國兵以刺刀頂著前行,舊版的翻譯是「當他們看到我吉普車上所掛的美國國旗時,向我致了一個他所能想像的最漂亮的禮。最簡單的說,這就是出賣…」雙手被綑綁的青年怎可能舉手敬禮?查對原文可知,是那個中國兵向葛超智敬禮。

筆者不是要批評舊譯本或是推銷我們的重譯校註版本有多好,而是要提醒台灣社會,對於大家耳熟能詳的《被出賣的台灣》一書以及葛超智本人,有起碼正確的認識嗎?對於攸關台灣民族主義的經典和人物,多麼需要大家虛心學習。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用一生關注台灣的美國人–葛超智特展」,目前正在台北市府二樓展出中。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