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憲義談叛逃與非核

 

張憲義先生係美國田納西大學核子工程博士,他於一九八八年初在中山科學研究院核能研究所擔任副所長任內,「叛逃」去美國,讓美國及時阻止了台灣的核武計畫。過去資深媒體人王景弘長期追蹤張憲義的新聞,促成一九九八年張憲義在聯合報公開表露當年出走的心跡(宣稱是遵守蔣經國「有能力發展核武但絕不製造」的意旨),但當時美國方面可能還不同意他公開細節,如今十八年過去了,張先生已在二○一三年從愛達荷州的National Laboratory退休,現在願意講、可以講了。

透過王景弘先生的引介與張先生本人首肯,本人在上個月底飛往美國,從三月二十五日開始,做了七次正式的訪問錄音,每次兩個多小時。由於住在他家之便,可以朝夕相處,傍晚陪張先生蹓狗,星期日陪他們夫婦上教堂…,頗能符合口述史方法學所謂的「傾聽細談」。期間,張先生還接受我的建議而把賀立維所寫的《核彈MIT—一個尚未結束的故事》認真閱讀一遍,於是,最後兩次的訪談就差不多解決了一些模糊和矛盾的問題。

更難得的是,張太太也同意接受了兩三小時的訪談,包括當年被她先生「騙」說有一美國公司要聘他去美國並將全家移民,她本來帶著三個小孩先去日本旅遊,然後被CIA人員直接帶去美國與先生會面的情節等。

一九八八年蔣經國去世之際,掌握軍權的主要是參謀總長同時是中科院院長郝柏村,誰能預知李登輝接班順利並開啟台灣民主化契機?所以張憲義說他接受美國CIA的要求和安排而出逃,並沒有背叛國家或台灣人民的利益,頂多只能說背叛他的上司郝柏村。二○○○年政黨輪替之後,張憲義兩度寫信給阿扁總統,就「核能發電」以及「決戰境外」的國防觀念有所建言,總統府公共事務室也給他回信,可見他仍然心繫台灣。張太太雖然從九○年代初期就幾次回台探親,張先生本人則從一九八八年迄今尚未踏上台灣土地,主要原因恐怕不在通緝令是否解除,而是他從「叛逃」以至今日「非核家園」的心跡尚未被國人所理解吧。

何謂叛逃?美國是台灣的敵國嗎?台灣適合發展核武嗎?都不是容易回答的問題。好在口述史只是先採集史料,評價的事,就在出版後留給學界乃至大眾吧。

(作者為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員,台灣口述歷史學會理事長)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