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文官的故事──台灣政黨政治的缺憾

 

一個文官的故事──台灣政黨政治的缺憾
本文提到,馬英九2008年上台後,即對前朝文官進行整肅,甚至將部分文官列入黑名單,永不錄用。(何豪毅攝)20160425

台灣的民主政治雖已鞏固,但還幼稚,問題很多。最嚴重的是,民主政治成功運行的必要變數:合乎民主制度原則的政黨政治,還沒發展成熟。國民黨還是列寧政黨,民進黨也沒脫離群眾運動(mass movement)準列寧政黨的本質。2016大選後,前者大敗,卻沒反省、改革,反而更保守、更反動;後者大勝,在蛻變,黨政分離,能否成功,有待觀察。

民主政治是政黨政治,這是政治學的ABC。沒有好的政黨政治,就不可能有好的民主政治。問題是什麼是好的政黨政治?簡單的問題,答起來還真千頭萬緒、錯綜複雜。我學習研究民主政治50年,才疏學淺,如今快得老人癡呆症,要完全搞懂這個問題,已緣木求魚。只能簡單論述。

KMT是列寧政黨

還有,民主政治要成功運作,有效中立的文官體制,不受政黨政治干擾——不管哪一個黨執政,都能有效地制度性運作,推動國家政策,運行政府機關,也是不可或缺的必要因素。

民主政治的政黨政治不可能、也不應該是以黨領政、甚至是一黨專政列寧式的政黨政治。列寧式的政黨政治不是民主,是專制。

西方成功的民主國家,經過數百年的實踐驗證,大部分國家的政黨政治有幾個特點:1.政黨雖有政策主張、甚至左(社會主義)右(資本主義)意識型態之別、之爭,但大都是選舉機器,不是執政機制,不能指手劃腳,指揮、插手國家政務。2.由於是選舉機器,只有選舉時才動起來,才有作為,因此西方民主政黨大都組織鬆散,黨員人數很少,黨產不多。3.為了維持文官中立、官僚體制的無黨無派制度特色,很少公務員參加政黨;既使參加,也黨政分明,不會受黨指揮,以黨干政,以「色」行政。

以澳洲為例,主要朝野(自由─國家及勞工)兩黨,都是無錢、無權、無人的選舉組合,黨員不會超過幾萬人(澳洲人口2400萬),比天下最大、最有錢的中國共產黨(CCP),簡直是小蝦米比大鯨魚;比天下第二有錢的台灣的國民黨(KMT),也是老鼠比大象。

CCP一黨專政,國家的錢都是他們的;黨員9千萬,是龐大權勢控制(權力、錢利分贓)機制,完全反民主的獨裁體制。

KMT是中國共產黨的孿生兄弟,都是列寧的子孫。1949年被CCP趕來台灣後專制統治,黨國不分,國庫通黨庫;黨員最多時也有2、3百萬,滲透、控制台灣政經、文教、社團、黑道、白道,無孔不入,殺人不眨眼。

政務官是政治任命

台灣的民主化迄今已有20年(1996-2016)、三次政黨輪替執政的經驗。台灣的軍公教政府、甚至半官方的文化、社會、經濟機構,如工農漁水利會,大都仍由KMT黨員充塞、控制。沒有KMT黨證,還真行不通。軍公教18趴的鐵票部隊,就是這個KMT列寧政黨特色的最佳寫照。

2016的520快到了。小英(蔡英文)快馬加鞭組織新政府,為了維持政局穩定,用了一大堆前朝大臣,DPP、KMT都有,被罵是人老體衰的「千歲」政府,沒有大開大闔、新人新政的新氣象,不讓人感動。

我也不滿意,但瞭解小英用意,樂觀其成;一年、兩年後再嚴厲檢驗、批判。這裡我想談的不是小英新台灣、新政治的功過成敗,那還早,而是政黨政治與文官中立相關的一個關鍵問題。

小英用無黨籍的林全為閣揆,沒人反對;任命KMT的李大維、陳添枝等為部長,雖讓很多人跌破眼鏡,但也是政治任命,不違背民主政黨政治規範。任命綠色色彩鮮明的葉俊榮為內政部長,綠營喊讚。2007年阿扁提名葉俊榮為大法官,被KMT立委無理否決,很多人抗議,認為KMT逢扁必反,無理取鬧。但那也是政治任命,被否決並不違背民主政黨政治原則。

KMT整肅的DPP官員

阿扁時代,我掛個國策顧問名號,無顧無問,卻常跑總統府,替前副總統呂秀蓮跑腿,認識一位參議。他是外交官,負責外交業務,算是高級文官。他有博士學位,為人溫文儒雅,做事認真,很優秀。

阿扁下台前,他被安插在一個部會當主秘。但馬英九一上台,他就被換掉,一冷凍就是8年,掛個無權無責的參事頭銜,等同領錢不做事;即使外派,也是冷門的駐外單位,好位子他要也沒他份。上司並一再明示、暗示要他提前退休。

8年後,台灣政治變天,有好友告訴我,要我為這位朋友申冤、平反,我才知道他的冤屈。原來他高中時就加入DPP,色彩鮮明。馬英九上台後,大肆整肅異己,他名列KMT「永不錄用」的黑名單。

一位好心的上司老實告訴他,KMT確實有這樣以黨領政的黑名單,他名列其中,永不錄用。我沒看過這份名單,但我相信它的存在。因為那是列寧(法西斯)政黨必然有的政治控制機制。

我相信。不過,蔣家父子專制時代,有黑名單,抓人、殺人、不讓台灣人回家(我曾榮列該名單),但經過李登輝、陳水扁大力推動民主化(1990-2008)後,馬英九8年(2008-2016)號稱民主的台灣,KMT竟還有「永不錄用」DPP文官的黑名單,如此黑暗、囂張、以黨領政、破壞文官中立和民主制度,還真令我傻眼、氣炸,不知今夕是何夕。

KMT的爛帳,轉型正義怎麼算?

說我天真,我的好友說,過去8年那是普遍現象。不知多少DPP的文官,因為政黨輪替,被KMT整得死去活來。這本帳,算起來,還真落落長,算不完。

這也是轉型正義要算、要做的一部分。不做,不政黨非列寧化,把這黨政不分、迫害文官中立的癌症除掉,台灣的政黨政治不會民主化,民主政治也就不會健康、健全發展。(2016.05.02)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