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一個外國記者眼中的台灣

 

台灣人絕對不會向「無可避免」的歷史力量屈服。

——駐台資深外國記者寇謐將(Michael Cole)

我們習慣往內看。內部吵成一團,從統獨、藍綠、兩岸,吵到勞資、年金和觀光等。改革尚未到站,精力耗掉一半,團結還掛在月亮。我們很少往外看,看看聽聽世界是怎麼看待我們。

一位在台灣住了十年的資深外國記者寇謐將(Michael Cole),長期深入觀察和探索台灣脈動,因而更深刻理解台灣的處境。他不僅多次協助採訪台灣的外國記者了解台灣狀況,也時時在國際會議場合為台灣發聲。近兩年,他出了兩本書介紹台灣,一本是「黑色島嶼」,對台灣近年的公民運動做了非常深入的調查報導;一本是「島嶼無戰事」,這是我特別想要介紹給大家的。

寇謐將的用心提點

在「島嶼無戰事」一書中,寇謐將觀察到台灣出現許多危機和盲點,非常值得我們省思:

一、駐台國際媒體正相繼撤出台灣:由於馬英九過去八年使出全力所製造的「兩岸和平」假象,已經使得外國駐台媒體認為台海已經無戰事、無危機,正紛紛相繼撤出台灣。駐台辦事處關閉、人員裁撤,一流的記者多被調往其他地區,特別是中國。大批媒體出走的結果是,關於台灣的資訊愈來愈少,而報導台灣的新聞或文章,署名的卻是派駐北京或上海的記者。這種現象會造成對台灣的誤解與資訊匱乏,嚴重破壞台灣想要在國際間被人認識和了解的種種努力。

二、台灣的記者會或遊行很少使用英文:寇謐將發現,在台灣的抗議遊行中,很少看見布條和標語寫上英文,這對國際宣達非常不利;連公民團體的記者會也甚少發布英文新聞稿。而且獨派團體的記者會又往往只說台語,讓只能聽懂中文的外國記者無法理解其訴求,這些團體也很少主動去接觸外國媒體。台灣努力要讓世界聽見台灣,可是做法上卻又故步自封,令人難以理解。

三、研究台灣問題的外文專書嚴重缺乏:用中文以外的文字寫成有關台灣的書籍,每年的出版量非常少;而且世界各地的書店也很少或幾乎沒有看到有關台灣的書籍。寇謐將曾經在倫敦著名的水石書店(Waterstones),找不到一本有關台灣的書,但是比台灣小很多的國家的書籍,卻都各有幾本,跟中國有關的書就更多了。甚至在台灣內部的書店,以英文介紹台灣的書籍也同樣少得驚人。這對世界要了解台灣,形成一種很嚴重的缺憾與障礙。

四、外國學術單位研究台灣主題已逐漸消失:由於近十年來,西方學術機構紛紛接受來自中國政府或中國企業對其研究中心和大學的金錢資助,造成這些學術機構開始承受「某種壓力」而自動或被動「自我審查」,在課堂上或學術刊物上,他們會盡量避免觸及「有爭議」的議題,包括新疆、西藏和台灣等。於是關於台灣問題就成為被附屬在「研究中國」的書籍或研究論文中,偶爾被稍微提及或當作註腳而已。

台灣要強化三大策略

換句話說,台灣正從國際媒體的關注議題中消失,從國際政治學術研究的範疇中消失,從國際的雷達地圖中逐漸消失。這對台灣可不是一件好事,特別是我們正面對隔壁中國虎視眈眈和文攻武嚇的危機狀況下。

寇謐將的善意提醒,非常值得我們政府和民間重視。中國以「大國崛起」之姿,不僅在世界各國以其經濟實力和金錢攻勢攻城掠地,脅迫各國政府和學術單位紛紛向其「一個中國」政策磕頭;更對台灣內部展開「白蟻攻勢」的滲透、分化和顛覆戰,陸客觀光業者上街抗議即為顯例。蔡政府的國安相關單位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到底台灣應該做些什麼來加強自保和反擊中國對台的蠶食鯨吞?寇謐將在書的末尾提出三大策略給我們參考:一、加強國際宣傳(以國際社會能夠理解和有興趣的方式闡述,包括台灣在亞太地區的戰略重要性等);二、強化國防實力(不只軍備,還有強化民主體制、公民社會和經濟實力);三、遏止中國攻勢(尤其是提防對台灣民主制度的破壞)。

太陽花學運是一個非常令人驚豔的例外,成功吸引了全球的國際媒體重新聚焦在台灣,也讓許多歐美政界和「中國通」人士紛紛跌破眼鏡。一群擅長於網路作戰的年輕人,以快狠準的多國語言網路傳播方式,讓全球在瞬間了解台灣的實況。這群工作團隊若有機會組織化和常態化,對台灣的國際傳播絕對是一大戰力。

新政府應大膽展現力量

台灣能否被重新放上世界地圖?能否重新進入國際雷達的坐標上?我們要如何展現自己的實力?世界又將如何重新看待台灣?未來這幾年,台灣的蛻變會是重要的關鍵。

台灣的領航者和社會各界的力量都很重要,蔡英文政府千萬不要以錯誤的戰略「不得罪中國」而自我限縮、自綁手腳,重蹈馬政府的失敗覆轍。請大膽善用政府的力量、公民社會的力量,進行有計畫、有步驟的戰略突破,展現靈活而有創意的智慧與能量,讓世界重新看見台灣吧!

(作者王美琇,專欄作家)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