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蔡總統可以再大膽一點

我們來這裡不是要玩弄控制器,我們是要改變船的方向。

──美國前總統雷根

前些時候去探訪陳水扁前總統,閒聊時,他談起做為一個領袖必須具備三性:霸性、韌性和賭性。霸性,是決斷力、魄力和擔當;韌性是一種不屈不撓的堅持;賭性則是必要時要有放手一搏、承擔風險的勇氣。

扁的觀點值得玩味。回頭看蔡英文總統執政七個多月,民調滑落廿多個百分點,很多人納悶:到底小英的問題出在哪裡?

我認為問題的關鍵核心應該出在蔡總統本人,最主要的部分是:性格、用人和缺乏專業幕僚團隊。

總統要先改變腦袋

所謂「性格決定命運」,若要改變命運,唯有改變性格;要改變性格,則必須先改變腦袋。也就是「重新架構」問題和組織的能力。

蔡總統的性格過於謹慎保守,面對棘手問題常會顯得遲疑和緩慢,容易錯失處理問題的良機。例如許多高階退將赴中的不當行徑,嚴重傷害國家尊嚴,但總統不置一詞,政府也沒有斷然處置的方案;再者,中國在國際間頻頻做出羞辱台灣國格之事,總統也靜默不語。請問這種「沉默的姿態」如何能激發人民的熱情支持?如果以「不挑釁中國」的態度來應對「中國不斷挑釁台灣」,這種領導方式和思考框架,能換取一點點中國的善意嗎?任人踐踏的國家如何能讓人民有光榮感,又如何能突破台灣的困境?

蔡總統說內政改革短時間很難看到績效,大家可以體諒,也因此在兩岸、國防和外交問題上,總統更應該在關鍵時刻展現「捍衛國家」的明確態度和積極作為。若兩邊都落空,又怎能贏得人民的支持、民調又如何上升呢?

領袖是希望的化身,更是人民的代言人。領導者最重要的是,在關鍵時刻要為國家、為人民「展現態度」,這就是「政治領導力」。「展現態度」的領導力會有宣示性和感染力,讓政府單位更清楚國家方向以及讓人民對國家產生信心。

強化專業幕僚 檢視用人

蔡總統第二個危機是,缺乏專業的幕僚團隊來協助處理國政。一個成功的領導人,最重要的是他的身邊必須有一群專業幕僚團隊,來為他蒐集情報、分析問題和研擬對策等,然後提供他做最後的決策。

美國前總統雷根的成功治國,除了領袖特質外,他有非常堅強的幕僚團隊。一人主管政治管理,直接掌控對外接觸,包括國會、傳播、利益團體和政治團體等;一人負責政策管理,即內政政策和國家安全等;一人主管總統和政府團隊的所有行程安排等。這個「三人組」以下分別掌有工作團隊來推動相關事務。這些幕僚團隊和幕僚長形成總統最重要的核心團隊,幫助雷根充分掌握內外情勢,做出良好的政治判斷。

李登輝前總統的治國模式也值得參考。李前總統在當時憲法限制下,充分運用國安會的功能。專業的國安會幕僚團隊為他研擬兩岸、外交和國防政策外,他也將國安會當作協調平台,經常性召集各部會首長一起會商、協調政策的推動。換句話說,李登輝把治國機制運作成為比較有效率的「準總統制」,行政院長只是「聽話」的執行長。

目前蔡總統身邊除了文宣幕僚外,缺乏其他專業幕僚團隊來為她架構政策推動的政治考量和周延性,讓她在做決策時少了戰略高度和空間,也增添許多不可測的風險。因此,蔡總統應積極強化專業幕僚團隊,協助因應短中長期的政策規劃。

蔡總統另一個危機是「用人」。一個成功的領導人,最重要的要務就是「用人」。用對人,事情即成功一半;用錯人,事情可能毀於一夕。

行政院長推動施政首當其衝,每天要面對立院和媒體,需具備相當的政治性格和決斷力。林全是有能力的人,但可能放錯了位置;而且林全和蔡英文的特質太像,無法形成重要的互補。

許多部會首長也必須重新盤點,不適任者儘早撤換。邱吉爾曾說:「不願得罪人、不敢力排眾議的人,不適合在艱困時期擔任政府首長。」推動改革的非常時期,政務官必須有擔當、有信念和使命必達的能力,才能使得動文官體系。

過於溫和的人很難善用權力。一個領導人有時為了完成使命,必須堅強到近乎無情。如果對艱鉅的任務優柔寡斷,或因婦人之仁而手軟,那麼他就做不好份內的工作,或者壓根就不會去做這項工作。

重新架構問題和組織

任何國家領導人都有面臨危機的時刻,不順遂時,要冷靜分析錯誤,迅速找出應對之道,不要被過去的慣性框限;更重要的是,要有「重新架構」問題和組織的能力。

川普即將上任,美國對中政策可能產生變化,美日友台、亞太戰略合縱連橫,台灣重要性與日俱增,我們應借力使力推進世界舞台。歷史機遇千載難逢,但也可能稍縱即逝,端賴蔡英文的作為。

一年之始,萬象更新。面對內外變局,蔡總統不能再過度謹小慎微,請打破慣性框架,逆轉腦袋,「重新架構」問題和組織,然後「重新開機」吧!我認為,蔡總統可以再大膽一點!

(作者為專欄作家)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