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比遊戲還恐怖

「返校」遊戲的政治解碼攻略(序章篇)
 
以下不但劇透,還透到露點,所以不想知道「返校」劇情與結局的人,看完這一行就可以原機折返了。
 
本人今天開始每天Po一篇「返校」的政治解碼,分三天把全遊戲攻略完畢。如果你還在繼續政治歸政治,遊戲歸遊戲,那請你想想看遊戲團隊赤燭為什麼要把在遊戲平台Steam上的發行日期設定為2017年1月13日。
 
1月13日是什麼日子?就是國民黨特務頭子與一手建立軍訓教官系統的蔣經國暴斃之日。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七孔流血暴斃身亡。這一天也成了中國蔣家主導台灣政局的最後一天。別跟我說遊戲團隊選這一天十三號星期五是「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好嗎?刁工一開始就是要跟你講政治,你還看不出來,是在給林北裝孝維嗎?
 
好啦,開始進入遊戲了,不想被爆雷的,還有最後機會可以離場。本人開始一項一項跟各位說明遊戲中的深層政治隱喻。對了,不要說我是政治魔人來插花的,本人從「黑暗之蠱」(Dark Seed)的年代就開始在玩這種雙層表裡的遊戲,好嗎。
 
一、魏仲廷看到校長室前的水仙花盆栽枯到只剩一株還撐著
 
解讀:
 
水仙花有鏡中反射、顧影自憐與自戀自艾之義,典故來自希臘神話的納西瑟斯(Narcissus)的故事,納西瑟斯因為俊美,而愛上了自己水中的倒影,因為知道自己不可能跟影子結合,所以自殺。而從他死後滲出的血水當中,長出了水仙花。這朵水仙花也象徵方芮欣的心境、兩個分裂主體的對立與她最終自殺的命運。
 
遊戲中也多次出現方芮欣照鏡子與穿梭鏡屋的場景。後來方芮欣看到這水仙花,再次說了「孤單的活著,真是辛苦你了。」也隱喻了她對自身命運的形容。而這種孤芳自賞與獨善其身的特質本來可以讓他在高壓極權之下苟活,卻因為她分身的良心譴責而以跳樓自殺收場。
 
製作團隊有意無意地在遊戲中大量使用了雙生詭異(uncanny,見佛洛伊德所著的「論詭異」)的技巧,也就是一種從熟悉事物中所產生出的陌生感,才使得整部遊戲能夠達到深入人心的恐懼。
 
***************************
 
二、魏仲廷在大華樓一樓花圃找到的舊照片上面寫著:「埋在地下的樹根使樹枝產生果實,卻並不要求什麼報酬。」
 
解讀:
 
這是來自於印度詩人泰戈爾的作品「飛鳥集」當中的名言。泰戈爾本身是個反對現代民族主義的人,這種思維本身就非常左翼。對印度獨立運動與社會主義感到興趣的台灣詩人王白淵也曾經受泰戈爾啟發。中國一些左翼文學家也相當推崇泰戈爾,這張被丟棄的舊照片相當程度隱喻著黨國戒嚴時代對於左翼思想的嚴酷箝制。
 
而所謂「埋在地下的樹根」也隱喻著當時潛伏在台灣的左翼人士甚至是共產黨員。而國民黨為了剷除這些共產黨潛伏者以維繫自己殘餘的政權,卻濫殺了為數更為龐大的無辜者。當然你也可以解讀成追求民主自由的前輩在那個時代不求回報的付出。
 
***************************
 
三、魏仲廷看到檢舉匪諜公報上面寫著:「檢舉匪諜人人有責。」然後說學校教官說因為我們還在戰爭狀態,所以要小心敵方在國內的滲透。
 
解讀:
 
所謂的「戰爭狀態」的說法來自於中華民國所頒布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一直都是中華民國殖民政權用來打壓異己與擴增權力的法源依據。此條款原來是為了因應中國內戰的緊急狀態而設立,但是隨著中國內戰結束,中華民國全滅並流亡台灣之後,此法卻繼續荼毒台灣達四十三年之久。
 
「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從1948年5月10日公布實施,直到1991年才經過國民大會決議,並由時任總統的李登輝公告於同年5月1日廢止。也就是說在1991年5月之前出生的人,基本上都經歷過這個所謂的「內戰狀態」
 
這個惡法雖然依附在「中華民國憲法」之下,卻得以超越憲法而不受憲法約束,使得中華民國政府可以任意逮捕民主異議人士。最重要的是此條款得以擴充蔣介石與蔣經國的權力,讓總統得以有緊急處分權,可以不經立法院同意而宣布戒嚴,也可以不經任何行政立法程序發佈緊急命令。
 
***************************

四、魏仲廷與方芮欣走到校外看到橋斷與血紅河水的歷史聯
 
解讀:
 
你以為河水變血紅色還有河中飄著屍體只是一種營造恐怖感與形塑地獄冥河的誇張戲劇效果?台灣的河川還真有好幾次因為中華民國軍隊屠殺台灣人而導致河水染血變紅的真實事件。
 
1947年3月6日,中華民國軍隊開始對高雄地區進行無差別大屠殺。國民黨軍當時在高雄沿路見人就殺,許多四歲到五歲的幼童也慘遭槍殺,高雄到處屍橫遍野。即使民眾躲入愛河之中,士兵依舊向水中掃射,愛河因此被鮮血整個染紅。
 
國民黨軍到達高雄市府後將大門關閉,然後以機槍向手無寸鐵的開會人士與民眾掃射。許多人死在辦公室中,而中彈倒地未死的人,國民黨軍再以刺刀補上。參議員進入高市府後發現腳下都是死屍與鮮血,地下室甚至積血達五公分。
 
許多台灣人被迫在高雄火車站前廣場觀看父親或兒子被槍決。隨後中華民國軍隊將屍體丟入河中,鮮血將整個西子灣都染成紅色。下令屠殺的彭孟緝也因此得到「高雄屠夫」的惡名,後來卻獲蔣介石一路提拔,然後現在一堆腦殘台灣人還跑到蔣介石的廟敬禮瞻仰。
 
兩天後,1947年3月8日之後,蔣介石在南京批准來台屠殺的中華民國軍隊,包括憲兵第四團與二十一師陸續抵達基隆,開始另一波的屠殺。當時的警總參謀長柯遠芬就下令對數百名手無吋鐵住在台北的高中學生(年齡十八到十九歲)以機槍濫殺,許多學生死於圓山明治橋(現為台北市中山北路的中山橋)下的基隆河,基隆河也因此被鮮血染紅,史稱為「圓山屠殺事件」,柯遠芬還以此作為戰功向上級炫耀。數百名住在台北士林、石牌、天母想要返家的高中生也從此返不了家,更返不了校。
 
遊戲恐怖?現實比遊戲還恐怖。
 
(待續)

< 資料來源:Mock Mayson的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