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交撤演太離譜

 

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北市交)預定於四月上旬舉辦的「民歌交響最高峰」音樂會,因被議員指控未有得標廠商就先行售票宣傳,即使北市交握有可變更廠商及曲目的但書,仍被認為涉嫌預先綁標,導致整個演出計畫流產。

這件事凸顯了音樂藝術屬性,與政府採購法長期以來的衝突。「還沒有決標,竟能預知演出內容?」這是廢話,提出這種質疑,簡直是無知!不先設定演出曲目內容,用什麼去招標?就以一部歌劇而言,提前一年籌備和設計是常態,被邀約的「假定演出者」,也只好冒著北市交「但書」發酵的危險,包括議會刪減預算或沒得標。就筆者做一個歌劇導演而言,我希望舞台燈光和服裝設計都要一流項尖的群組,我不去過問北市交要如何作業、如何招標,總之,最後必須滿足我的需求!

台北市府,尤其是文化局,對所屬藝術團隊當然要嚴加督導,但在藝術行政上,要能述理且要勇於捍衛部屬,否則再有能力的團長,都會在這不健全的行政道路上陣亡。

至於議員們,我們也可從其問政議題上,看出他的人文素質和用心。這次提出音樂會標案的質詢者是民進黨議員,筆者做為一個本土政黨的長期支持者,也願趁此機會向議會民進黨團提出長久累積我心的諍言:您們對市政文化藝術事務的關切和耕耘不足!我們不期待您們再現昔日「長扁」的議場雄風,但至少問政和文化藝術議題的掌握還要更深入研究,尤其不可炒社會新聞的短線。市民不但要你監督政府,也會嚴格檢驗你的人格和問政品質。(作者為音樂家、國家文藝獎得獎人)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