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日月潭的獨木舟

端午節划龍船,讓我想起國小時到日月潭划二人獨木舟,這樣甜蜜的回憶,如今已不復存在。

閱讀美國博物學家史蒂瑞寫的《福爾摩沙及其住民:19世紀美國博物學家的台灣調查筆記》,書中提到日月潭邵族製作的獨木舟:「那條船是以樟樹樹幹製成的,看來是用火燒空中間的部分,可能已有幾百年之久了。」描寫邵族原住民划船時:「沿途,水手們以他們特殊的調子唱了一首歌,歌聲配合著他們搖槳拍打水面的節奏,每一下都濺出許多水花,真是美妙極了。」

在史蒂瑞筆下,邵族的獨木舟,不僅是生活的必要交通工具,也是他們音樂表現的最佳時機。美感生活在一百五十年前的台灣原住民身上,就自然純真地存在台灣的土地上。

現在,在漢人的強勢文化影響下,端午節許多原住民也參加龍舟賽。蔡英文總統有心尊重原住民,發展原民文化,但端午節只見漢人龍舟賽,邵族傳統的獨木舟,卻永遠消失在日月潭。再放眼中國,每年也都會盛大舉辦龍舟賽,還邀請台灣隊伍參加。那台灣的龍舟賽除了應景,還能有什麼特色?

回頭想到邵族的獨木舟,一百多年前,還自在閒適地蕩漾在日月潭的湖面。這樣的美景,本該保留下來,我們卻讓它消失了!讓台灣本土的、日月潭的故事,被台灣人遺忘了!真不知那遙遠的汨羅江,跟台灣有何關係?

(作者為南投水里國中校長,阿美族女婿)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啟濃

陳啟濃
南投縣水里國中校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