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利亞的眉心,阿契理斯的足腫?

 

台灣若真能以對岸人權狀態作為突破點,反制北京政權打壓欺凌,則不獨打到對方痛點,更可讓廣大中國人民認識到,台灣不是對岸統治集團的幫閒或小弟,而是和中國人民站在一起。圖/取材自網路《民報》影像合成
台灣若真能以對岸人權狀態作為突破點,反制北京政權打壓欺凌,則不獨打到對方痛點,更可讓廣大中國人民認識到,台灣不是對岸統治集團的幫閒或小弟,而是和中國人民站在一起。圖/取材自網路《民報》影像合成

 

知名政治人物講話確實需要詳加思考,不宜輕率發言,以免一語失慎,即招致種種爭議質疑,徒然為自己製造困擾,乃至被有心人揪到小辮子,作為發動攻擊突破點。所謂禍從口出,有時也確非虛語。

1968適逢美國大選年,有一位羅穆尼州長想爭取提名選總統,而他對當時越戰立場,是由始而支持轉為反對。及至被問到何以有此轉變,他的答覆是之前在越南訪問,被當地美國官員洗腦,如今則已醒悟云云。但這一句洗腦卻斷送掉他的總統路。國人認為「洗腦」這一邪惡字眼,不能套到本國駐外官員頭上不說,如此容易被洗腦之人,也不適合擔任國家元首,他也即就此出局,應驗了禍從口出這句老話。

日前台灣冒出「親中愛台」這一新理念,或至少也是新口號,引致不少國人豎起眉毛不知此語應如何解讀。「賣台」或許不難懂,但「親中」是要如何去親,以及親要親到什麼程度,台灣要準備付出什麼代價,才能達到所希望的兩岸和諧,在在都很需要釐清。此所以「親中愛台」此語一出,國人恐都有茫然之感。

親中一語大有語病 更容易在國際間引起誤解 

誠然,「親中愛台」不似上述洗腦說之具有殺傷力,不致影響賴清德政治前途。但賴市長的「親中」一語,卻有相當嚴重語病。而無論他的「親中」,或另外兩位重量級人物的「和中」以及「友中」,都隱隱予人以一種不安之感。莫非不知多少自由人民希望所寄本土政黨,也已經開始「識時務者為俊傑」,不再顧及牽涉到的重大道德疑慮?

本文即先自「親中」這一理念,或至少是這一用語開始,冷靜檢視一番國人念滋在滋的所謂兩岸關係,以及上文提到的「親中」、「和中」、「友中」,所反映者是否可悲的道德冷漠,可哀的政治短視。

以言「親中」,要知有親即有疏,有親近即有疏遠。而就政治領域而言,更是有親近則必有疏遠。你若是親近民進黨,就必然是也必須是疏遠國民黨,而反之也是一樣。你恐怕無甚可能是親民進黨而愛國民黨,或親國民黨而愛民進黨。既然說要親中,則無可避免會出現不得不疏遠的對象。如此則一旦親中成為政治正確,必須疏遠甚至不能不排斥者,又會是哪幾個國家?

不僅如此,若就國際關係而言,所謂「親」亦即英文PRO,是帶有追隨依附某一陣營之意。如當年冷戰時代,台灣、日本和南韓,皆是屬於所謂親美國家,亦即英文所謂PRO-AMERICA,而蘇卡諾統治下的印尼,納瑟在位時的埃及,則是歸類於親蘇國家,是所謂PRO-SOVIET或PRO-RUSSIA,如今台灣若真亮出親中旗號,國際社會即只能將台灣歸類為PRO-CHINA政治實體,是中國集團成員之一,屆時台灣的國際地位,也即淪為和中國之一省無大差異。這應不是猶稍有台灣主體意識人士所願見。

親中這一字眼,直譯成英文即是PRO-CHINA。如果台灣政治人物大談親中,則國際社會在外媒報導下,勢將認為台灣已在倒向中國。這一認知,自然對台灣絕非有利。

所以,親中這一用語,不獨大有語病,更容易在國際間製造錯誤印象,是確以避免使用為宜。

這樣的政權是台灣該親、該和、該友的對象嗎 

其次要一談的是,時下所謂「親中」、「和中」、「友中」,縱然確是守住台灣基本立場,是以「一邊一國」、「特殊國與國」角度,倡議改善雙方關係,然而若就道德觀點而言,台灣致力討好對岸統治者,不願或不敢多提廣大中國人民遭際,恐也不足為自己樹立優美道德形象。

要知台灣之與對岸中國,依統派說法是雙方同屬炎黃子孫,獨派人士應也承認彼此至少是遠親。所以國人若對彼岸人民存有一份特殊感情,毋寧也是自然現象。但應該留意的是,所謂「親中」、「和中」、「友中」,所親所和所友的對象,必須是對岸中國人民,以及彼國未來可能出現的民主政府,不能是現在的北京赤色法西斯政權,否則即大有為該政權壯膽助勢,為其極權統治代言背書意味。反映的是可悲的道德冷漠,甚至可說是道德麻痺。

當年希特勒統治德國時期,西方愛好自由民主人士,縱使對德國這一國家,或德意志民族存有親切好感,應也不願在這一時段大談「親德」、「和德」、「友德」。這類言論,不僅大有助長納粹氣焰作用,更會被解讀為認可,甚至是認同納粹政權所施行野蠻統治。而一切對德國民族的溫馨親切善意,都須留待納粹統治崩潰,德國出現民主政權再儘情表達。

同一道理,所有「親中」、「和中」、「友中」文明理性主張,也應留待對岸出現民主政權再去宣揚鼓吹,斯時也或有可能結出甜美果實。現下對總書記彈此調,只有被解讀為意志軟弱,立場軟化,而招來更多威脅勒索。知名政治人物在此方面,真該多「務實」一些,切切不能期盼拋出善意,即能得到善意回應。而縱使只是純為爭取選票,上述這類表態也仍不免鼓舞對方更加軟土深掘,而應了所謂長他人志氣,滅自家威風也。

近來中國屢次顯現其黑道本色欺凌台灣,國人不甘之餘,也頗有人意圖有以回敬。諸如邀請達賴喇嘛和熱比婭訪台,加強參加聯合國之努力,都已有人提及。不過這類活動,坦白而言都仍屬花式表演,足能讓自家出一口氣是沒錯,但全不足以讓對方真正感受到壓力。即使達賴和熱比婭能成行訪台,對中國又能有何實質損害?在當前國際形勢下,台灣撞破頭也進不了聯合國,總書記又何須煩惱?

北京政權的真正痛點,是在其該壓統治下,中國見不得人的人權狀況。這也正猶如巨人歌利亞的眉心,或勇士阿契理斯的足踵,正是台灣反制反擊,轉守為攻的著力點,惟不知蔡政府是否能有此見識與勇氣耳。

反擊中國的人權狀況 才是台灣反制的著力點 

不久前媒體報導一則堪稱奇聞消息,內容是中國新疆當局,明文禁止維吾爾族家庭為新生兒取用「具宗教性」名字,其後再規定16歲以下孩童,若是名字「深具宗教性」即必須改名。又據報導以此之故,現下已有15個維吾爾族裔常用命名被禁止使用。如此強橫殘暴,真堪稱比史大林更史大林。

中國殖民統治者上述規定,明顯是宗教迫害和柔性種族滅絕。台灣官方和民間團體,何不能高分貝控訴中國宗教迫害種族滅絕,呼籲伊斯蘭世界一致聲討抵制?如此豈非讓全世界更看得見台灣,也認識到台灣是不畏強權,站在道德高地為弱勢者討公道?

上述這一命名禁令,不過是彼國醜惡人權記錄冰山之一角。其他較受國際注意案例,尚有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猶在黑牢,維權律師橫遭恫嚇,毆打和囚禁,64遇難者家人遭受特務嚴禁管制等等,都該是台灣官方民間反制反擊的好題材。

台灣若真能以對岸人權狀態作為突破點,反制北京政權打壓欺凌,則不獨打到對方痛點,更可讓廣大中國人民認識到,台灣不是對岸統治集團的幫閒或小弟,而是和中國人民站在一起。除此之外,也可在國際社會,建立台灣是站在捍衛人權第一線美好形象。這或比通過同性婚姻法案,或設立性別友善廁所,更能贏得舉世尊敬?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