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曉波兩樣情

前言:此篇文章為作者於2010年發表在臉書的舊作,綠逗今刊載以紀念劉曉波先生之死。

 

      任教於文化大學哲學系的王曉波教授,在最近因為高中歷史教科書的課綱修訂議題又登上了台灣媒體的聚焦點。上一回王曉波的言論在台灣引起風波的時間點是今年的三月到五月之間,當時他接受中國廈門《海峽導報》的採訪時表示︰馬英九總統在兩岸關係方面是有「大方向」的,只是不敢說出來。根據王曉波的解釋,馬英九的看法跟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胡六點」中所提到的「兩岸復歸統一,不是主權和領土再造,而是結束政治對立」是一致的。「終極統一」就是馬總統的方向,而且,兩岸簽署和平協議也是馬總統的方向。

      王曉波不僅是馬英九數十年的好朋友,他和南方朔向來被人視為是馬英九的「大哥哥」。雖然王曉波出生於台灣台中,但王先生一直以身為中國人為榮;他在最近一些課綱的公聽會上,也明白的宣誓:「我永遠是中國人,不是台灣人!」這樣的認同當然是王先生個人的自由,就好像我也會說:「我不是華人,我是台灣的蕃薯囝仔」。只不過很詭譎的是,當王先生已經把中國人和台灣人劃上不等號的同時,這位身兼「中國統一聯盟」副主席的中國人,竟然是台灣的高中歷史教科書課綱修訂小組的委員之一。

      看著這位出生和成長都在台灣的王曉波,看著這位一輩子沒有受過迫害,但堅持「中國統一」主張的中國人,我所想到的卻是另一個中國人的學者,劉曉波。

      就在2010年9月24日,超過130名的中國學者、作家和律師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呼籲今年諾貝爾和平獎應當要頒發給因起草「零八憲章」而被捕入獄的中國的異議和維權人士劉曉波。這封公開信也呼應了捷克斯洛伐克「七七憲章」的三位起草人哈維爾等人的投書,他們在9月21日的國際先驅論壇報上撰文呼籲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應頒獎給劉曉波;哈維爾當年所發起的「七七憲章」是1989年推翻捷克共產黨政權的啟蒙點。

      劉曉波在他起草的憲章中所提倡的基本理念是自由、平等、民主、共和等。原本預訂在2008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也是世界人權宣言六十週年的那一天發佈這個由知識界為主的三百多人聯署的「零八憲章」。就在正式公佈前兩天,參與起草的劉曉波以及維權人士張祖樺都被逮捕入獄。而2009年底,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了劉曉波11年的監禁。根據人權組織的說法,前教授劉曉波的判刑是該罪名設立以來最嚴厲的懲罰。劉教授被判刑後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美國時代周刊也將他列為2010年度「百位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的候選人。

      劉曉波先生生於吉林,是中國著名的作家,原本是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的教授。自1980年代起,因參與六四事件,呼籲政府為六四平反,並要求中國當局要進行民主憲政的改革而多次被捕。光是領導1989年的天安門學生抗議運動,他就曾經入獄20個月。

      生活在不自由的中國,劉曉波先生是較早關注台灣、香港和西藏問題的自由派知識分子,他曾撰寫上百篇評論文章,從人權、民族或區域自決的角度來論述,這些文章共同指向讓「天朝衛道士」大驚失色的主題:「讓中國解體,讓人民自由。」在2005 年〈如果統一就是奴役〉文中,揭櫫中國國家主權不是最高價值,包括自決權在內的人權才是最高價值。他這樣說:「如果統一只能意味著強制和奴役,那就寧可不要這樣的統一。 像臺灣這樣在事實上已經脫離大陸本土 100 年的地區,能否最終回歸大陸,應該完全尊重臺灣民眾的自由選擇。現在的世界已經進入了人權高於主權的時代,臺灣也已經成為世界主流文明中的合格成員,臺灣民眾終於享有了不受任何強權強制的自由。在此情況下,對臺灣民眾如何選擇兩岸關係,臺灣政府不能實施強制,其他政權就更不能!」,此文顯示出他非常堅定的理念與非常難得的勇氣。

      而在 2010 年入獄前夕,劉曉波先生向法庭遞交的陳述文章是「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文中對他當年如何踏上這條爭取人權和自由的不歸路有很感人的描述,堅定地說對自己的選擇無悔,冀望未來中國終可成為自由表達的土地,不再有人會因發表不同政治,受政治迫害及因言獲罪。也對他的妻子劉霞對他二十年來的支持有無限的感謝和愛惜。在文末,他是這樣寫的:「為餞行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之權利,當盡到一個中國公民的社會責任,我的所作所為無罪,即便為此被指控,也無怨言。」

      同樣是「中國人」的學者,在台灣出生,身處自由台灣的王曉波教授追求的是「兩岸的中國統一」;出生於中國吉林,而且面對十一年的漫長牢獄刑期的劉曉波教授所追求的,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有明文記載的「言論自由之權利」。這可謂是一樣曉波兩樣情了。

參考文章:

1. 劉曉波:「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2.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2. 王曉波:馬英九的方向是「終極統一」(香港文匯報) 

< 資料來源:綠色逗陣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