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高雄人當樣板

 

中共這種黑幫組織,本性就不是「民主」,雖自認它的「中國模式」成功,卻還要拿民主當小內褲,搞一些「指派」代表,替它的十九大虛張聲勢。

中共十九大的二千多名舉手部隊,據稱有十個「台灣代表」,其中九人是在中國土生土長的「台胞」二代,只有一個「迷樣的代表」盧麗安是在台灣出生成長,廿年前才定居中國。

不論她效忠中共,定居中國的動機如何,盧麗安比那些退休變節,卻寧可在台灣「受罪」,不肯回中國「享福」的文官武將,要光明磊落。人各有志,民主的可貴就在個人有選擇的自由,只是個人選擇並不能「代表」別人。

民主體制的「代表」,身分公開,理念公開,經過正當程序,獲「被代表」者的授權才有正當性,「迷樣」人物當代表的荒唐事 ,只有共產黨才會幹。

中共公佈的資料,盧麗安在高雄出生,高雄女中、政大英文系畢業,留學英國,一九九七年隨丈夫到上海定居,現在是復旦大學外文學院副院長,活躍在上海「台灣同胞聯誼會」,是個標準統戰樣板。

兩蔣時代,中國引誘過黃順興、陳逸松去當統戰樣板,他們在台灣都是知名之士,前者有社會主義理念,後者兼具左派傾向和受國民黨迫害的雙重因素,但兩人都成中共衛生紙,下場淒涼。

盧麗安名氣不及他們兩人,賣點僅在「高雄人」和「留學生」。台灣統派媒體報導,還點明她嫁給一個台中出生的「外省二代精英」,但既然稱得上「精英」,卻無名無姓,是不知道,還是不能說?

也許「妻以夫貴」,但「外省精英」無用,「高雄人」還可以「迷」人,盧麗安便成為習幫欽定的統戰新樣板!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