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蹈馬先生覆轍?

 

馮部長是否已認為黃埔蔣校長的最後遺訓「堅守民主陣容」已是過時之論,台灣只須經營所謂兩岸關係即可?圖/民報資料照

馮部長是否已認為黃埔蔣校長的最後遺訓「堅守民主陣容」已是過時之論,台灣只須經營所謂兩岸關係即可?圖/民報資料照

日前有立委趙天麟指稱台灣實施募兵制已告失敗,並建議考慮採用改良式徵兵制。然而儘管他所指危機確實存在,時至今日若再想恢復徵兵,一則須擔心選票流失,再則又要顧慮並誣指為挑釁,以時下當國者魄力,恐也不敢斷然採行。

當初馬先生決定改採募兵制,稍有見識國人應都明瞭其不行。極明顯一項不利因素,即是國人欠缺以從軍為榮傳統,募兵制招募不到社會優秀子弟,必然影響軍隊素質。而更重要一項考量,是正如日前另一立委蔡適應所說,世間面對外敵威脅國家,沒有不採徵兵制者。

然而馬先生不是無知識草包,何以募兵制問題甚多,至少也不適合台灣實施,而他都似視而不見而逕自決定推行?最寬厚的解釋,也是他視事過易不耐深思,全不把不利因素納入考量。另一不甚客氣解讀,則是他這一決定,純然出於權詐,亦即英文所謂「cynical」算計。他宣稱改採募兵制,當然博得廣大短視自私選民喝采,及至將來事實證明其扞格難行,弊病一一浮現時,他也早已不在其位,無須再為收拾爛攤煩惱。而馬先生身側的近臣幕僚,縱能看出募兵制不可行,諒也不便甚至不敢直言進諫,以免讓老闆感覺掃興。

由於當國者未作周詳評估,無視客觀現實而輕率推行募兵制,乃造成業經趙天麟等人點破之兵制困局。這樁案例,原應能促使今天執政當局汲取教訓,明瞭面對攸關國防國安重大選擇,不能一味打如意算盤自說自話,甚至敷衍了事貽患未來。然而試觀決策高層面對另一更緊要國防國安政策,亦即抵禦中國入侵戰略方案之擬訂,所表現的不顧客觀現實,甚至近於敷衍交差,似也未能建立應有警惕。

今天的既定國防戰略,所謂「防衛固守,重層嚇阻」立意是到不得已時,以所謂「水泥叢林游擊戰」、「城市游擊戰」抵抗入侵敵軍,冀求將之擊潰。而依據報導,這一戰略思維,是當今三軍統帥啟用國防部長馮世寬時,要求他提出調整軍事戰略方案,他參酌國防部前副部長林中斌的「防衛固守,多重嚇阻」概念所提策略。

但不知馮部長擬具這一報告時,有無想到以時下軍心士氣,一旦敵軍登陸或空降成功,國軍是否仍有精神意志繼續拼鬥?如果答案是一個問號,則他的方案很可能純是空話廢話。

更令人不能放心的是,該三軍統帥收到書面或口頭報告,似也未提出這關鍵性一問,看部長如何回覆,彷彿有了方案即可高枕無憂,另一方面也相信,或至少也是希望方案所提實際情景不至出現。若然,則這一處理軍國大政態度,又和馬先生貿然採行募兵制有何不同?

不論三軍統帥或國防部長,是否都在刻意避談台灣自保自存,同時也有效維護台海和平的最佳方案,是建立足夠反擊武備,真正做到嚇阻對方不敢輕易動手?

也很能令人不安的是,自老蔣總統以來歷任三軍統帥,可能以現在這一位最欠缺軍事知識軍事歷練。所以她恐很需要身邊有一位具有全方位戰略思考素養,而又具備堅強台灣主體意識高級軍事幕僚以供諮詢,一如當年羅斯福總統身邊之有忠誠馬歇爾將軍。然而今天馮世寬部長,就算確是寵臣愛將,恐也不宜擔任這一角色。

馮世寬將軍信奉不少民俗神明,以及他時有失言失態演出,都已是國人熟知。然而他之不適宜擔任統帥高級軍事幕僚,最重要理由,應是有關他的兩樁事實。其一是他曾皈依已故中台禪寺唯覺比丘,其二是他表態反對引進薩德防衛系統時所發言論。

依據媒體報導,他曾皈依唯覺成為弟子(本年5月8日晨,年代電視台新聞)。雖說政治歸政治,宗教歸宗教,但唯覺其人統派色彩鮮明,和對岸官方關係也頗密切。愚夫愚婦固然見所謂法師即拜,不足為異,具有堅強自由民主理念和台灣主體意識人物,應不會選擇皈依該比丘為師。馮將軍的表現,恐也多少顯示他的敵我分際並非十分清晰。

馮部長在立院表達立場,反對台灣引進薩德系統,曾以「戰爭讓他們去作」拒斥美日韓三國所建構飛彈防禦體系,也表示「台灣不應深入別人的戰爭」,彷彿自由民主陣線的實質盟友成了「他們」、「別人」。馮部長是否已認為黃埔蔣校長的最後遺訓「堅守民主陣容」已是過時之論,台灣只須經營所謂兩岸關係即可?

全無軍事閱歷三軍統帥身側,有如此一位基本理念或已可稱為曖昧軍事幕僚,是否妥當安排?

或許更嚴重的是,依據現行國防制度,倘遭逢中國發動攻擊,是由國防部長決定何時啟動反擊機制。然而這一可能決定台灣存亡的權柄,若握在一位經常失言失態,真似已進入第二童年,敵我意識也可能已不太清晰老先生手裡,國人又是否很能放心?

本文上述種種猜疑,對一生戎馬的馮將軍或很不當。然而以今天台灣處境之險惡,或也不容國人不存有多方考慮。所以縱使聖眷仍隆,馮將軍是否也該體諒國人憂心而知所進退?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