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會不會把王岐山送進秦城?

 

王岐山的巨額貪腐,不僅在中央、在全國幹部,9,000萬黨員,也在很大範圍的全國民眾中廣為人知,民憤早已起來,拿掉他會比拿掉薄熙來、周永康更大快人心。圖/取自flickr,zhenghu feng

王岐山的巨額貪腐,不僅在中央、在全國幹部,9,000萬黨員,也在很大範圍的全國民眾中廣為人知,民憤早已起來,拿掉他會比拿掉薄熙來、周永康更大快人心。圖/取自flickr,zhenghu feng

中共19大政治局新常委亮相,不出眾人所料,都是習近平的人馬,要做「毛二世」的獨裁者,有了更服從「教主」的班底。因習近平和李克強已定留任,七常委其實就是5個人。兩個是老臣:汪洋曾主掌廣東,被認為很有能力,也有運作的本事,當年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傅瑞德曼(Thomas Friedman)到中國訪問,跟汪洋見面後,就寫專欄對汪洋大唱讚歌。習近平幾次出訪,都有汪洋跟隨,可見他追隨新教主的本事。韓正是上海市長,習當上海市委書記時,韓正歪打正著,當時就跟習近平套上了近乎。

去掉這兩位老臣(更是效忠習的順臣),其他三位,都是習近平的嫡系。栗戰書是習的秘書,被稱為「大管家」。王滬寧是智囊,從江、胡時代就是高層筆桿子,習近平當權,他更懂江湖規矩,迅速轉舵、緊跟新寨主而獲得信任。

200分鐘政治報告是「習刑」

如果說汪洋和韓正是封疆大吏,還有點地方管理本事的話,栗戰書和王滬寧則都是只會察言觀色輔佐皇帝的幾流文人而已。這次他倆負責起草的19大政治報告,其文字之爛,實應成為中學語文老師教育學生寫作的反面教材——空話、大話、套話連篇,好多文字甚至段落都重複,僅是談到台灣的700字,就在幾個不同章節中,整個句式一模一樣。

栗戰書如在古代寫這樣乏味的「戰書」,等於自滅軍威,恐怕會先被自己的主帥砍頭了;王滬寧則是一點也「護」不住這篇長達2萬7千字的裹腳布之「短」。

對如此這般裹腳布,習近平不僅接受了,且津津有味地念了200分鐘!這起碼佐證了他訪問英美法德俄幾個國家時吹噓讀過那些國家的主要經典名著是謊言。如果真讀過那些名著,還能接受那麼爛的文字,只能是智障了。今天連動作片電影都不敢拍三個多小時,怕觀眾睡著了或走掉了。而栗戰書和王滬寧就敢給他們的習總提供給人上「水刑」般的報告,真是剛登場立馬就露怯。

五個新常委,去掉上面四位,真正的黑馬是趙樂際。之前他主掌過青海和陝西,習近平掌權後,就把他調來當中央組織部長。這是一個最有特殊權力的位置。在過去五年,擔任中紀委書記的王岐山用反貪腐的名義在前台砍殺,為習近平登基掃清政敵;趙樂際則在後台,按習的旨意,運籌和任命30個省市的幾千名主要官員。習近平當然既了解不到、也管不到幾千號人,所以基本都是趙樂際樂呵呵地照著自己的意思安排了。

中國官場:「鳥盡弓藏,兔死狗烹」

如果說王岐山是得罪人,到處樹敵,讓那些被他打倒的貪官及家屬恨不得吞了他,而趙樂際則是提拔任命官員,到處買好、結盟,讓那些被他啟用的官員及家屬感恩戴德。現在趙樂際從中組部長升到政治局常委,又取代王岐山出任了中紀委書記,在這種情況下,逃亡在美國的中國商人郭文貴夢想的目標——把王岐山送到秦城監獄,就可能實現。為什麼?

首先,從權力爭奪上來說,趙樂際當上了中紀委書記,就要用自己的人馬,要把原來王岐山的部屬清洗掉。兩人自然會發生矛盾(事實上,之前就一定會有分歧,因為都涉及官員的任命和打倒等安排問題)。現在,王岐山中紀委書記的烏紗帽被摘掉了,馬上就會樹倒猢猻散,原來的下屬就會立刻倒向新主子趙樂際,於是王的老底會更多被趙知道,於是打王的牌就更多了。

其次,中國官場早有「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之說,也就是卸磨殺驢的意思,不需要你了,就甩掉,甚至幹掉。從中共19大政治局25名委員還是常委名單來看,習近平基本掌握了大權,王岐山的掃雷工兵作用結束了。用王岐山做替罪羔羊,可以緩解那些被以貪腐名義打倒的官員及家屬(幾百萬人)的不平、不滿、怨氣和仇恨。而要把王岐山送進秦城實在太容易了,因為僅靠他在海南航空公司擁有巨額股份、甚至有家族專用的豪華波音787 飛機這一條,就坐實了他是大貪官。郭文貴爆料的其它的生活作風腐敗、跟影星們們尋歡作樂的音頻視頻等,趙樂際們更是很容易拿到,甚至早就看過了。以趙樂際的為人機靈和善解「上」意,以及自己權力鬥爭的需要(他很清楚前任王岐山在中紀委的勢力),都可能促使做出這種努力。在已經下去的王岐山和剛被他提拔起來的趙樂際之間,習近平當然會跟趙樂際更近。如果趙揣摩習有意(或他自己想)徹底幹掉王岐山和他的勢力,那麼習趙兩人會一拍即合。

第三,從贏得民心、穩固權力的角度來說,幹掉王岐山是沒有多大損失卻能「建功立業」的現成武器、用具。由於郭文貴的爆料,王岐山的巨額貪腐,不僅在中央、在全國幹部,9,000萬黨員,也在很大範圍的全國民眾中廣為人知,民憤早已起來,拿掉他會比拿掉薄熙來、周永康更大快人心。而保住王岐山則強化他們跟貪腐沆瀣一氣的印像。在利害這麼明顯的情況下,把王岐山送進秦城就完全有可能了。

習近平怎樣拿到「假博士」

第四,倒王岐山,可能受到另外一個跟習近平關係極為特殊的政治新貴的支持,他就是這次新科政治局委員陳希。陳希跟習近平的關係極為特殊,可能全中國無人能比:他倆都是1975年進入清華大學化工系,又是同班同學,還是一個宿舍、上下鋪。同窗四年成為好友,陳希入黨,作為班級黨支部書記的習近平據說是兩名介紹人之一。兩人還都是體育迷,迷足球,成為「哥們」。大學畢業後,學化工的習近平一天也沒做跟化工有關的工作,而是在有權勢的父親安排下,直接去給當時的國防部長耿飆做秘書了。陳希則回到家鄉福建任教,幾年後又回到清華讀碩士,畢業後留校做黨務,2002年出任清華黨委書記兼校務委員會主任。這個時候,他給習近平頒發了一個法學博士學位。

習近平當時在福建當省長,可謂日理萬機,福建是大省,人口3,800萬,GDP全國排進前10名。習省長哪有時間去清華學習,哪有時間看教科書?可他就以一篇161頁博士論文,從清華獲得了博士學位;其實就是他的「哥們」陳希白送的。這個「博士」頭銜是習近平當時很需要的,因為可增加他進入中央政治局等的身價。

但這個博士學位廣被質疑:首先,它的題目是《中國農村市場化研究》,用「農村經濟」怎麼就能拿到「法學博士」?另外,習的論文後面說,他參考了97本中文著作。以習在福建做省長期間的繁忙,他是在多長時間內讀完的那麼多書呢?論文後面還說,他參考的英文著作有26本。這等於公開撒謊,因為習近平迄今都不懂英文,他是怎麼「參考」那麼多英文著作的?

後來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從香港獲得了習的這篇論文復印件,該報指出,這篇論文「錯漏百出」「是專人用馬列詞彙合成的」。「專人」等於質疑這不是習本人所寫;「馬列詞彙」等於說這是陳詞濫調;「合成」即是「拼湊的」。後來中國有學者把習近平的這篇161頁論文輸入「論文抄襲分辨軟件」,查證的結果是,有78處涉嫌抄襲。

挪威的學者鐘祖康更下功夫,查到習近平這篇論文的文字多處(整段)出現在福建江夏學院副校長劉慧宇的著作裡。劉慧宇怎麼敢抄襲習近平的論文?再查,原來劉慧宇曾是習近平的下屬。習做福建寧德市委書記時,劉是寧德蕉城區副區長,習近平升至福建省長,這位女下屬則升至寧德市人大副主任、省政協委員。後來劉慧宇去了江夏學院,有人質疑,她的副校長職務可能也來自習近平的「回報」。常識判斷,劉不可能膽敢抄襲習近平的博士論文,只能是習讓她代筆的。這個女人也真笨到家了,這篇涉嫌78處抄襲的文字,已經給「書記」用過了,然後又搬回自己的著作,這不是直接把「首長」給賣了嗎?至於江郎才盡到再弄不出點新東西的地步嗎?可見已經做到福建省長時的習近平,手下可用的人才簡直可憐到何等地步。

中國高官的「帽子遊戲」

陳希「破例」給習近平戴上「博士帽」之後,習近平很夠哥們,一路回報陳希「烏紗帽」。習近平2007年秋出任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後,次年陳希就被提升為教育部副部長、黨組副書記,2011年還接替鄧小平女兒鄧楠出任中國科協黨組副書記,還去遼寧做了省委副書記。等到習近平2013年出任國家主席一個月後,陳希就被任命為中組部常務副部長(第一副部長),而部長就是習近平從陝西調來的嫡系趙樂際。過去5年,中共黨務工作,尤其重要官員任免調動等,其實主要是習近平、趙樂際、陳希等三人商量決策的。再加上習近平的秘書栗戰書和智囊王滬寧,如果說習是毛澤東,那麼栗戰書、王滬寧、趙樂際、陳希,就是下面的「四人幫」。這五個人,在決定9千萬黨員,400萬中共官員的命運。其他李克強、汪洋、韓正等,都是配角。

陳希跟趙樂際在中組部合作五年,會更深知王岐山的貪污、霸道、不得人心。所以,如果趙樂際潛移默化推動「倒王」,陳希可能會暗中配合,最後習近平為了鞏固自己權力,可能拿王岐山開刀,以收買人心。所以從趙樂際取代王岐山(王不僅沒有了中常委,連中央委員的頭銜也沒了)、陳希與習近平的特殊關係等都意味著,王岐山被關進秦城監獄的可能性增大。

當然,是否把王岐山送進秦城,絲毫改變不了中共繼續專制、盜國的本質,只能再次證明,共產黨給中國人民製造了一個可悲的制度,那些黨官們自己也每天在專制政權的絞肉機裡掙扎,最終都逃脫不了被邪惡制度吞噬的命運。

2017年10月29日於美國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