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平庸,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邪惡

立法院昨天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由行政院下設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規劃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平復威權時期司法不法等任務。這是台灣人誠實面對黑暗歷史的第一步,更是深化台灣民主、歷史正義與人權價值的重要里程碑。但是,柯文哲卻說「不要搞成變成勝利者的正義,失去原有意義。」來媚惑國民黨的支持者。

其實,柯文哲如此「反轉型正義」的反應,不僅是一種為了吸納國民黨支持者選票的媚俗行為,更顯示他對違反人權正義的毫無知覺。過去柯文哲以「台灣的問題就是:我看你不順眼就把你幹掉;並功利性地認為『蔣介石功過參半、去蔣化無法解決台灣問題』等理由,公開堅持反去蔣。」因此,柯文哲譏諷「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及公開與台灣人唱反調,其來有自、其心如此。

德國哲學家漢娜鄂蘭指出,在政治中,服從就等於支持。她說,我們在人類漫長罪惡史中所學到的教訓—邪惡的平庸性才是最可怕、最無法言喻、又難以理解的惡。因為,人性本身若沒有對違反人權正義的自覺,未來就有可能再製造出巨大邪惡,並喪失抵抗來自邪惡命令或壓迫的能力。

台灣經歷並擁有那樣如納粹德國般的黑暗歷史。因此,促進轉型正義的立法,不僅要不限時間地回復在其中受害人們的權利、找出平庸邪惡的根源,更要重新注入作為人的價值的正義,來持續運轉曾經受到創傷的社會。柯文哲的平庸,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邪惡。這也證明,台灣需要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不是帶著受害者的正義,而是人權價值的正義。因為有柯文哲這樣平庸邪惡的存在事實,現在開始,促進轉型正義更是我們台灣人不可迴避與不得拒絕的責任。

(作者為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博士生)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