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一派胡言?

 

黃國昌開記者招待會指前金管會主委李瑞昌涉嫌協助「喬」慶富案的授信條件變更,並向地檢署舉發李瑞昌涉嫌圖利他人,讓慶富家從聯貸銀行中取回五.五億元,針對這項指控,李瑞昌也引同一份公文的第二頁中的簽名,並批示不用與第一銀行聯繫,指黃國昌一派胡言?從專業角度來看,誰在一派胡言?

根據李瑞昌的說法是慶富家向他抱怨金融法規有問題,造成廠商的困擾,為了解哪些金融法規有問題,才在主委室見慶富家,沒想到慶富家是在抱怨授信條件的問題,基於職權,金管會不能也不該介入銀行授信條件的變更,因此在會議紀錄第二頁批示免向第一銀行聯繫。李瑞昌說法有道理嗎?再細讀會議紀錄,金管會主委召集副主委、主秘、銀行局長,幾乎是金管會主管銀行的精英盡出,而慶富家談的是變更銀行授信條件,雖然最後李主委的簽示是不用與一銀再聯繫。慶富家拿到這個會議紀錄,會向銀行團作什麼解釋?慶富家有辦法讓李瑞昌「誤以為」是金融法規有問題而召開此會議,他不會拿這份「超級重量」的會議紀錄向銀行團施壓?讓銀行團「很樂意誤認」金管會的指示,五.五億新台幣就這樣被慶富家取走。金管會主委是部長層級,路人甲抱怨法規有問題,就找所有部會首長與他見面,合理嗎?會議中慶富家提出變更授信條件,李瑞昌都沒意識到後續問題的嚴重性嗎?這個像不像高雄銀行同意六個月短期借款轉增資,「誤以為」六個月後慶富沒有償還負債能力問題。慶富案中當年國防部、行政院、第一銀行、銀行團、李瑞昌都在「誤以為」,而人民幾十億、幾百億的錢就任由慶富家搬,真有那麼多「誤以為」嗎?誰在一派胡言不是很清楚了嗎?

另一個一派胡言的例子也是前金管會主委曾銘宗,這兩年爆發的重大金融弊案大都是在他任內發生,敗壞台灣金融綱紀,虧損人民公帑,從來沒看到他有一絲絲的歉意或檢討,還利用立委的位置,隨時大聲斥責別人。如果將曾銘宗的言行與金管會最近出手處罰中信金控、永豐金、上市公司內線交易及即將處罰的慶富案的銀行團,可以看出在曾主委之下,台灣金融紀律的敗壞,見諸他現在的言行,除了一派胡言,找不到更適切的形容詞。

每次看到這樣幾億、幾十億的被搬走,我都會想起從前一則不起眼的新聞,一位小公務員因為五十元的午餐費而被以貪污判刑,同一個台灣,為什麼會差這麼多?

(作者為會計師)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