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反智之庫拖累

(資料照)

(資料照)

智庫任務在想出「不一樣」的點子,如果美國智庫論述「民主是好東西」,那是腦袋敗壞,但在中國提出這種說法,那就是清新可喜的「高論」。

民主早有共同定義,中國毫無民主可言,現在中國反智之庫指黑為白,以「崛起」的中國作為民主的標準,自命是「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還召開羞於公佈名單與內容的「世界政黨大會」,真是荒謬的極致,教熊貓族無顏見人。

國民黨威權統治也不遑多讓,高壓手段剝奪人權,特務殘害人民。走過那種黑暗時代的台灣,在解嚴三十週年後終於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對國家轉型,平反冤錯假案是「好東西」。

國民黨臉上無光,但卻是最大受益者,因為民進黨負起責任,替他們清除國民黨威權統治留下的沉重包袱,讓它可以改頭換面,在民主體制下公平競爭。

但國民黨的反智之庫和立委卻很天才,反對促轉條例的理由居然包括台灣並沒有「威權統治」;促轉條例應該包括日治時期,慰安婦的帳也要算;有人辯稱蔣介石反共保台有功,促轉條例「違憲」;有人罵民進黨搞「清算鬥爭」。

這些理由自取其辱:急於衛護蔣介石的雕像與「紀念堂」,卻忘了如果蔣介石反共有功,那更凸顯他們投共的叛逆;蔣介石親日,「以德報怨」,他們卻迎合中國反日,暗批蔣介石不關心慰安婦;套用毛家血腥的「清算鬥爭」,罵平反冤錯假案的民主程序,更是反智。

「中華民國憲法」時空錯置,通過時只有幾個台灣人出席舉手,強行在台灣實施就是最大的不公不義;而蔣介石為一己之私帶頭違憲不知凡幾,國民黨炒違憲,只有把自己的臉打得更腫。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