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不易,正義難彰

 

轉型正義的處理,南非結束白人統治,曼德拉從政治良心犯而成為黑人總統,走向黑白共治的新里程,應是最為國人熟悉的例子。屠圖主教的論見和努力提供了方向,而南非曾專擅統治權力的白人和長期被壓迫的黑人都認同南非是他們共同的國家,更是關鍵。

與曼德拉同時期,人民直選出任總統的李登輝,當時仍是中國國民黨人,儘管黨國意識黨人並不支持,勉強以台灣本土出身而獲改革派、本土派信任。二○○○年,陳水扁以非中國國民黨人、台灣本土出身的戰後世代出任兩屆總統。轉型正義空有口號,面對黨國勢力反制,無法執行,徒然虛耗台灣的國家重建契機。

問題出在於台灣的國家仍困於黨國意識存在的中華民國中國黨裡,並未真正台灣化。過去的威權統治時代愈是統治位階高,愈不能面對民主化以後「中華民國」這個國家交給台灣本土出身、非中國國民黨人統治。從黨外到民進黨都被視為是原先叛亂罪嫌者。

「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是誰的國家?是誰和誰從中國帶來的?即使「中華民國」在中國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而代之,一些黨國論群仍執意以流亡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為正朔,藉以統治台灣。在迷惘、迷亂之中,戰後的台灣經歷是非常奇特的歷史。

總統直選二十年了,台灣一直糾葛在原權力體制幾乎零和的競逐之中。影響之下,年年的年度選字幾乎是負面性,台灣並未形成共同體的國家,既是國家又不是國家。過去不能成為過去,未來似乎沒有未來。民進黨首度以國會擁有幾乎絕對多數,好不容易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理論上是台灣要走上新時代,走向不是「主體我們」與「殖民他者」的共同政治體。

借鑑歷史:日本人有恥感,戰敗的新秩序雖是盟軍介入進行的,戰後日本更在自我批評中重建自己。德國人有罪感,戰後的新秩序雖也是盟軍進行的,但德國也有自我反思。兩德統一以後的轉型正義處理也讓世界看到這樣民族的文化力。看看台灣面對轉型正義,一些黨國遺緒的反映,是什麼文化嘛!

轉型正義以法律為之,是政治。僅以政治、僅以法律是不夠的,推動轉型正義的文化力有形成嗎?中國國民黨執政就呼應中國國民黨,民進黨執政就呼應民進黨,甚至有些「文化人」呼應中國共產黨。吃父偎父吃母偎母的文化變色龍活躍在沒有轉型正義的歷史,更凸顯台灣政治的文化病理。

(作者李敏勇,詩人)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