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黃國昌?理由很瞎

▲新北市選委會7日澄清表示,並無以電話語音方式向民眾宣導罷昌案投票,並已聯繫警方儘速調查處理中。(圖/NOWnews資料照)

 

幾天後,黃國昌是否會被罷免的投票就要舉行。這是選罷法罷免門檻下修後的首次成案,去年積極主張修法的時代力量,應該沒有想到自己的黨主席會成為這項機制的第一個適用者,而且心中應該很慶幸,罷免的門檻不像他們自己主張的那麼低。

「昌神」式的政治表演,有人形容像是90年代的演員馬景濤。馬景濤誇張的表演風格樹立了個人特色,而黃國昌在立法院質詢起官員相當賣力,表情動作也很有戲劇張力,一個是戲劇表演,一個是政治表演,無論是淋雨濕透了衣衫、或是高八度的嘶吼,兩人頗為異曲同工。

但無論你喜不喜歡這種形式的問政方式,都不應該支持這個罷免案。理由很簡單:一個立法委員如果因為支持同性婚姻而被罷免,台灣將成為世界民主國家中的笑話。

記得一年前國會在討論選罷法罷免門檻下修時,時代力量當時主張,應該要完全廢除投票門檻,僅以票數決勝負,也就是只要三個人出門投票,兩票對一票,這位立委就會被罷免。但這種毫無門檻的相對多數制,恐怕後遺症會是遍地烽火的罷免活動,台灣是不是已經準備好了這種可能遍地烽火的後果?有沒有足夠的能量承載可能的罷免、補選,無限輪迴?

從其他國家的經驗看來,如果沒有一定門檻,罷免制度就容易被有組織、有資源的極端團體濫用。他們未必能成功,但至少會形成一種政治上有效的騷擾。由宗教團體組成的安定力量就是這種典型。

當初的門檻之爭,時力標榜著自己極端的民主路線,而媒體也著眼在大綠小綠的意見不合,但沒想到,訂下這門檻第一個受惠的,可能就是黃國昌,說起來還真的有點諷刺。

回來看這場罷免運動的過程,不只謠言滿天飛,還發生有人冒充選委會,打電話為罷免黃國昌拉票的行為。拉票電話不是新鮮事,但搞得像電話詐騙的,專走旁門左道,也算讓人開了眼界。

不過,像安定力量這樣有組織動員能量的團體,在低投票率的選舉中,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這也是時代力量之所以必須傾全黨之力,來打這場黃國昌保衛戰的原因。

現在反同婚的宗教團體為時代力量搭了一個政治舞台,黃國昌也開始高談國民黨邊緣化後,時力要如何與民進黨在政治市場上競爭,他做為政黨主席,也是政治明星,有遠大的政治企圖心理所當然,順勢拋出有機會可能參選新北市長的談話,也趁機拉抬、做大了自己的份量,未來大綠和小綠之間的衝突,勢必會愈來愈多,更為激烈。

罷免案是大小綠再一次合作的考題,畢竟因為主張婚姻平權就要被罷免,理由實在很瞎,在這個議題上,都沒有去支持罷免的道理。我們都需要再贏一次,不是為了哪一個人,而是為基本的人權價值,為了台灣民主不能被極端主義團體給綁架。

這次,無論你喜不喜歡黃國昌,都應該在對的價值上,力挺他一把。

< 資料來源:《名家論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