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幕後》每次會議都錄了音

記者鄒景雯/特稿

十月間,馬英九任內的國民黨行管會主委張哲琛與前中投總經理汪海清,由於國民黨三中案受到調查,訊後,這兩位曾經「錢傾一時」的大小掌櫃,被北檢列為被告並且限制出境,這真是他們有生以來最難堪的一天,其中一位黨官走出來後,忿忿不平地說:「這麼大的事情,我怎麼可能自己做主?」

  • 馬英九被控主導三中交易。圖為中視。(資料照)

    馬英九被控主導三中交易。圖為中視。(資料照)

會走到這麼一天,這些高級黨工們,也不是完全心裡沒數,但是這麼多年後,真的被檢調叫去轟炸一天,人格的屈辱感仍然是不可承受。在這種情況下,所有國民黨裡經手過的人都非常清楚:他們沒有人要當第N個余文,因此全都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不可能為誰扛責。

萬全的準備是什麼?原來,當年針對三中黨產處理的這些案子,每次會議的錄音,全部都被受命的國民黨幹部未經剪接,全程地保留下來,完好無缺,而所有的事情,最終的決策者全都指向是「他」。

三中的處理是二○○五年間開始的事情,那年,正好是兩位前後任黨主席連戰與馬英九交接之際,在黨主席選舉前,連戰不是沒有續任的念頭,但是由於「學生」馬英九積極表態,迫於現實,「老師」連戰只好交棒,不過在馬英九接掌的初期,整個黨仍是與連前主席有著較長期的關係脈絡與信任基礎。

是年八月,馬主席正式上任,未久,為因應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期限將至,馬中央因此到處尋找中廣、中影、中視的買家,三中交易案於是產生,但是由於整個買賣過程極度不透明,即使是國民黨內部,也沒有被廣告周知,因此在當年就已流言紛起。

馬中央採取小圈圈作業,張哲琛與汪海清是業務主管,非參與不可,在交易過程,馬英九做了不少讓這些黨官遲疑的決策,情急之下,這些人不禁將內情向黨內其他老長官抱怨,傳聞因此散佈,故而並不是全然的空穴來風。

這也是為什麼全部會議錄音之所以會被這麼刻意地保留下來,很重要的心理背景,而他們的老長官也都知情。一位被列被告的黨工,最近即非常慶幸:好在當年做了這些的自保動作,否則今天就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針對余建新買下中視後給了張哲琛五百萬元,後被張哲琛退回,據了解,這些被牽連的經手人,日前曾向檢調保證他們沒有收受買家給的其他任何好處,至於買家有沒有另外送給上面?這要基於證據原則,他們並不清楚。

對於這些經手人沒有人要幫馬英九擔保的情況,國民黨內知道內情的人認為,馬英九自己被檢調叫去盤查的過程,從問話中的蛛絲馬跡,應該已經有所察覺了才對,這或許也是馬英九昨天這麼大動作,要告檢調洩密的原因。

有人甚至進一步指出,不只是三中,如果從這種做事的方式推論,北市銀與富邦的合併是誰決定的?遠雄大巨蛋的決策又是誰決定的?換言之,堤防現在出現裂縫,可能已經是事實,至於堤防最後會不會擴大潰堤,這恐怕就要問當事人,他自己到底做過什麼事!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