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集》國安的缺口

記者鄒景雯/特稿

二○一七年即將進入倒數,回顧過去一年,甚至蔡英文政府一年七個月的施政,如果要做個統計,推動的政策件數還真是不少,可說是絕不患寡;若再就其性質進行分類,黨產處理條例、公教年金改革、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公投法補正,每一件都是國民黨執政不可能面對的改革議題,但是促進台灣經濟發展的重大作為有哪些?兩相比較,似乎就頗有患不均的觀感。

  • 蔡英文政府一年七個月的施政,拚經濟,拚的比例不夠,或者方向歧異,確實是這個政府給人的深刻印象。 (資料照)

    蔡英文政府一年七個月的施政,拚經濟,拚的比例不夠,或者方向歧異,確實是這個政府給人的深刻印象。 (資料照)

這恐怕也是賴清德上台短短三個月,形同趕進度般,直接面對投資五缺、勞基法問題的解決,能夠獲得張忠謀認可的原因。在此之前,張忠謀砲聲隆隆的次數,實在頻率有些偏高,例如自去年五月以來,其對所謂「五加二」產業創新戰略的不假辭色等等。

拚經濟,拚的比例不夠,或者方向歧異,確實是這個政府給人的深刻印象。事實上,公投法三讀的當天,即有民進黨菁英也感慨,這次執政,好像想做的事情太多,每件事的時間被壓縮得太短,以致思考、討論、溝通,都有可以再好一點的空間。這說法,描述得極為精準。民進黨首度多數執政,數十年來辦不到的事情,終於有機會實踐,當然要快速回應對選民的承諾;但是,如果沒有意外,蔡英文可有八年任期,一年多就把這麼些事都做完了,倒不是後面的日子要做些什麼,而是失衡的施政,又會給這個國家帶來什麼後果。

把台灣的國家安全,放在當今美中的架構下檢視,就有友台官員私下認為,不論是川普的另類,或是習近平有別於胡錦濤、江澤民的作風,咸不足懼。理由是,前者的「亂象」,主要是反映在美國的國內事務上,美國的對外政策則已經收攏,而有堅定的一致性,例如對台軍售的宣布;後者在對美工作上的「激進」,以美中關係六十多年的交手經驗,也沒有太多值得大驚小怪之處。因此,真正的挑戰在台灣自己。

台灣的生存發展,首要隱憂是什麼?如果跟一些盟邦在台人員交換意見,很容易發現他們對陳水扁與蔡英文前後兩位民進黨籍的總統,有著完全不同的風險評估尺度。蔡總統基本上是讓區域放心的人,因此主要國家並不擔心台灣會有讓他們「意外」的冒進,從而他們轉而關切台灣的經濟振興,憂慮是否能在蔡政府手上有所突破。

從國際看台灣的經濟問題,不外產業結構集中由電子等高科技撐場面,而半導體業出現衰退的現象,特別是中國對於台灣人才與技術的虎視眈眈,其影響的層面,已經構成國安議題;其次則是台灣吸引外資投資的誘因,還有相當距離,政策工具的運用不足,與其他國家比較並沒有顯著的競爭力。

換句話說,經濟發展,攸關經濟自主,有了經濟主權,才有政治主權,如果政府的整體政策思維沒有服膺在提振經濟的目標之下,則經濟安全將成為國家安全的要命缺口,這會比買武器,更優先、棘手得多。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