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集》別當豬隊友

記者鄒景雯/特稿

檢調在十二月十九日發動搜索新黨王炳忠等四人的住所,結果經漏夜偵訊,最後均獲請回。由於偵查不公開,外界暫時無法就調查局究竟掌握了多少線索,進而決定搜索的執法是否過當,驟然下定論,但是在執行的細節上,這次的行動,調查局的幹員無疑是栽了跟斗,而且是栽在王炳忠手裡。以調查局的素質,應該不會視此為光榮,因此調查局當然必須進行全面的檢討。

  • 新黨青年委員會召集人王炳忠19日早晨遭檢調搜索。(資料照)

    新黨青年委員會召集人王炳忠19日早晨遭檢調搜索。(資料照)

這次的事件,可以分幾個層次來探討,首先在法定程序上,調查局在經過長期的蒐證後,認為對相關人員與事證有進一步調查的必要,從而請台北地檢向法院聲請搜索票,而法官核准搜索,理論上院檢應該都有「心證」,才會指揮執行;同時,搜索後通常會請相關人員到庭說明,而王炳忠既是證人,也是扣押物所有人,調查局把萬一王炳忠可能會拒絕的情況也想到,因此事前請好了拘票,以便核對或辯解,這個部分應是也必須「胸有成竹」。

其次在辦案時機的研判上,王炳忠等人被調查局鎖定,早在政黨輪替之前,可見維護國家安全是超黨派共識,而調查局等到中國間諜周泓旭經一審判決有罪(一年二個月)後,才正式「出手」,顯示事前並非毫無估算;但是,行內都清楚,何時「收線」而且能夠成功,憑藉的是經驗與專業,一言以蔽之,就是真的準備好了。然若以昨日深夜「證人」被「請回」的結果論,相關單位恐怕不只準備不夠,甚至企圖「便宜行事」。

其三,在辦案技巧上,調查局利用清晨六點前往王炳忠等人住所,應是力求低調行動,沒料到王炳忠不是一般的民眾,他採取高調直播反制,這招,在尋求外援,包括對內訴諸網路效應,對外還引來中國國台辦伸援,型塑(坐實)不符比例原則的圖像,延伸「綠色恐怖」的指控,造成國家安全與人權保障的衝突。這個現場情勢的錯估,可能既出於政治判斷的急於求功,也在於舊習難改的應對失措。外界不得不為之搖頭。

從捍衛國家利益的角度著眼,之所以強調所有的執法者不能成為「豬隊友」,關鍵在於中國對台灣的滲透之深前所未有,是當前兩岸關係的最真實現況,台灣需要強而有力的保防能力,有效阻絕外敵侵蝕我們的生存憑恃,這個任務無庸置疑、不容挑戰,因此千萬「烏龍」不得。

面對被「反將一軍」的信任危機,眼前有一招可稍解窘境,那就是確實執法,若王炳忠直播偵查,涉及觸犯刑法「洩漏國防以外秘密罪」,則劍及履及,該辦就辦,以樹法治;然而根本之道,仍在於檢調未來拿不拿得出堅實的證據,來鞏固辦案能力,才能真正洗刷前恥。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