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花媽出書

記者鄒景雯/特稿

陳菊在任期倒數時刻,做了出書的抉擇,這本「花媽心內話」才面世,政治場域的競逐,終究還是最尖銳的稜角,在民進黨內劃得不少人大聲喊疼。其實,這本書的最後一頁,給人的「懸念」更大,也就是花媽未來的動向問題。

  • 花媽的交棒意向,毫無曖昧的餘地,黨內外都知道,當然也標註在這本「花媽心內話」章節之中,更是不令人意外。 (記者張忠義攝)

    花媽的交棒意向,毫無曖昧的餘地,黨內外都知道,當然也標註在這本「花媽心內話」章節之中,更是不令人意外。 (記者張忠義攝)

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刻講「心內話」?其實也不難理解。從民進黨初選的時程上來看,四個執政不連任的縣市,預定最遲在三月上旬就要完成作業,一旦初選完成,以高雄「頭過身就過」的當地政情,屆時局面無疑將轉到準提名人身上,現任市長等同進入看守狀態,因此在此歲末交替的時刻,首發起身炮,應該是經過理性評估後的結果。

花媽的交棒意向,毫無曖昧的餘地,黨內外都知道,當然也標註在這本書章節之中,更是不令人意外。大家比較好奇的是,花媽自己又如何?即將幹完十二年、時間最久的高雄市長,還有這般的詢問度,當事人其實不必感嘆政治冷暖,應該思忖這股熱情或需要的背後,所代表的任務意義以及個人責任才對。

民進黨及其支持者一直有著不小的音量,希望陳菊能揮軍北上,花媽在「心內話」中,淺淺帶到「他們的主觀期待和我不一定相同」,「如果年輕十歲,我想我都願意承擔」,看似做了回應;但是,被問及是否把高雄做為政治生涯的最後一站?她的「現在不給答案」,又給認真看待陳菊可以身影更漂亮的人,留下了一扇小窗。

如果不看這本書的風波,獲知陳菊最近曾經私下拜訪某位國民黨故舊,希望藍營中的溫和派可以協助蔡總統與賴院長順暢施政,應當會感受到花媽的無私與大公,可惜前者外顯,後者內隱,這個時刻,陳菊市長需要從城市的格局掙脫而出,改而從今後台灣民主政治發展的目標上,重新思索老牌政治工作者此時最該樹立的新典範是什麼?這個擔子非常沉重。

從中央到地方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其實,國民黨根本不是氣候,真正影響政局的要素,是民進黨能否超越民進黨自己。從這個角度看,所謂「他們的主觀期待」這個「他們」,如果是民意,則己意又算什麼。

民進黨在北部艱困選區的提名,明年一定拖到最後敲板,各政黨精銳競出,才符合選民利益。對於花媽來說,「高雄模式」如果能夠到北部實驗,誰說不是再創價值?任何政治人物,都應該把路愈走愈大才是。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