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兵堪用?

 

記者鄒景雯/特稿

蔡政府昨日公布了六萬多字的國防報告書,做為像台灣這樣特殊國家的國民,必須不厭其煩地再次提問:經過二十年民選政府的選票政策引導之下,究竟我們還有多少堪用之兵?這個前提先確立了,才有基礎討論「用兵」與「戰力」的問題。

  • 最近,國防部宣布明年起,役男不必下部隊,只需留在原新訓單位繼續一般專長訓,或者抽籤到三軍兵監訓練指揮部受中級專長訓,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圖取自陸軍司令部臉書)

    最近,國防部宣布明年起,役男不必下部隊,只需留在原新訓單位繼續一般專長訓,或者抽籤到三軍兵監訓練指揮部受中級專長訓,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圖取自陸軍司令部臉書)

選票政策是相對於責任政策的概念,在涉及公共財時,最能凸顯兩者的巨大差距。國防正是典型的公共財,大家都認為國防很重要,但是講到要服兵役,最好是別人去,我只要搭便車(free rider)、坐享安全的好處就好,如果政客按照這種選民心理制定政策,必然扭曲了公共性,甚至最終危及公共利益。

如果比較過去幾任總統的國防政策,陳水扁時代縮短役期為一年,曾被馬英九政府公開抨擊此舉嚴重影響國軍戰力,但是後來馬政府卻變本加厲,全速推動「全募兵制」。客觀地講,在台灣執行全募兵,不僅可能把台灣搞到無多少兵堪用,龐大的人事費還吃掉大半的國防預算,同時敵情意識盪然,可以用最大的歷史罪人稱呼。而當年直斥馬英九把責任推給前任是不負責任的蔡英文,如今成了蔡總統,她不檢討馬政策,甚且也要持續加碼嗎?

有人說,台灣有美日準軍事同盟的合作,但是沒有一個國家會把自己的咽喉拱手他人掌握,即使已經一體化的歐洲聯盟,亦是如此。歐盟是在一九九九年之後,在各會員國自願提供下,全力發展安全與防務架構,於是建構了歐洲軍團、歐洲軍、歐洲憲兵,做為歐盟或北約的軍事後盾。後來,歐盟考慮各國在高度的經濟整合,以及不斷的政治對話下,彼此間相互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已經大減,於是在二○○三年的歐盟安全戰略,主張各國不必都發展全套的國防武力,可以按照各國的特長進行分工,分別採取不同的軍事發展政策,也可減省資源,發揮整合效果,但是主要國家沒有人願意放棄國防自主。

政治普遍民主、經濟發展平均的歐盟各國間尚且如此,大敵當前的台灣,憑什麼可以掉以輕心?

有關募兵制的問題重重,各界反應已經喧嘩盈庭,少子化的問題,對於兵源尤其首當其衝,國防部似乎充耳不聞,這是十分令人費解的。或許,蔡總統二○二○還要選舉,現在沒有決心觸碰這個政治家必須決斷的問題,那麼至少這幾年不能讓基本軍事訓練的弱化「愈演愈烈」,造成第二任連處理的機會都沒有。

最近,國防部宣布明年起,役男不必下部隊,只需留在原新訓單位繼續一般專長訓,或者抽籤到三軍兵監訓練指揮部受中級專長訓,就令人匪夷所思。一個國家,如果還需要公民追著政府頻問防衛固守的質量問題,任誰都無法想像。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