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奈何得了馬英九?

「三中案」的錄音光碟一旦曝光,馬英九形同坐在馬鬃拴住的達摩克里斯懸劍之下。為了搶救絕命危機,馬英九到北檢檢舉承辦三中案的北檢檢察官邢泰釗等洩密外,也前往高檢署,聲請將「三中案」、「洩密案」移轉管轄;創下卸任元首向檢方控告檢方洩密的例子。

首先要問,光碟中洩漏馬英九「一刀斃命」的「回饋」說,是真的還是假的?光碟一面世,馬英九辦公室發言人徐巧芯立刻回應表示「絕非事實」,接下去就露出狐狸尾巴了,她又指控北檢洩密。這套說法,是既定對策,馬英九後來也宣稱那些報導不真實,都是假的云云。問題是,既非事實,北檢有何密可洩?接下來馬英九正式行動,控告北檢洩密。所以,光碟所洩之密是真的!這才是「三中案」的核心。

有趣的問題是,為什麼馬英九要求「換」檢察官?只要回顧黨國過去斑斑惡跡,就知道這是黨國用司法操控政治的不二法門。老蔣時期,為了扼殺反對黨成立,炮製「雷案」,透過《黃杰警總日記選讀》,證實蔣介石站在司法第一線,抓誰不抓誰,甚至在起訴書初稿加減罪名,盯住軍法長,一步不放,甚至審判前要接見承審法官,以示恩寵。小蔣在「美麗島事件」中也同樣把司法當傀儡。「美麗島案」宣判前,《中國時報》董事長,也是黨國中常委余紀忠,特別飛到舊金山,晤見灣區的教授作家們,告知某當判幾年,某也判幾年,判決結果,果然絲毫不誤。再看扁案,為了入扁於罪,馬英九可以換法官;高院宣判「發回更審」,為了不讓扁出獄,馬英九召見司法院院長以下,最高法院於是承旨,自為判決。現在政黨輪替了,馬英九支配司法不再如臂使指了,但「換」法官的伎倆,依然內化為馬英九唯一續命本領。

當然,現在看起來,不只北檢公開駁斥、警告馬英九,勿用「民粹手段妨礙司法」,而且以光碟做為證物的偵查手段,一波比一波緊。就錄音光碟,再次約談蔡正元等三人外,更抄查黨中央。固然,北檢的大動作,紓解了外界對最高法院檢察總長顏大和可能放水救馬的擔心。但是,北檢起訴了,法官們能公正審判嗎?

不只前有蔡守訓這種用「公使錢」能推磨的法官,而且後有用憲法「院際調查權」替馬解厄的法官唐玥。即使起訴、即使光碟等罪證確鑿,承審法官會使出什麼奧步?誰知道。

台灣人民為何殷殷寄望司改?就是要解決司法政治化的黨國。為什麼主張陪審團制?就是不讓蔡守訓、唐玥這種顏色法官、黨國法官繼續為惡。

馬英九惡搞司法,一再使出「三十六計,『換』為上計」的手法,徒見司法結構問題的積重難返。空言司改,卻坐視蔡守訓、唐玥們繼續荼毒司法,參審制下的參審員,反而成為他們的門神,替他們背書、當替罪羔羊。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 資料來源:《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