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國故事給我們的啟示

展昭 /教師

近看太平天國故事,其功敗垂成,令人感慨萬千。原本師出有名,畢竟滿清太腐敗,天怒人怨,加上英法聯軍的打擊,太平天國本可一鼓作氣,越過長江,消滅清妖,無奈自己主帥昏庸,又自相殘殺,以致敗在一些甘為滿清走狗的漢奸手中。在太平天國眾將領中,最值得稱道的是石達開、李秀成、陳玉成與洪仁玕,都是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尤其是後者,有當時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之雄才大略。遺憾的是,他們後來都被漢奸凌遲處死。

洪仁玕是洪秀全1843年創立的拜上帝教,最先的信徒之一(另一人為馮雲山)。1851年太平天國金田起義後,在廣東的洪仁玕,曾試圖前往廣西會合洪秀全,因清朝官兵在各地搜查嚴密而被迫折返。1858年6月,洪仁玕從香港出發,走陸路經廣東、江西、安徽;次年4月,輾轉到達天京。洪秀全見面後得知洪仁玕曾學習西方事物,大喜,封為軍師、干王,讓他總理天國政事。不過天朝其他幹部,對洪仁玕未立寸功而封王感到不服,於是洪秀全便陸續封其他有功將吏為王。

洪仁玕據他在香港及上海多年所見所學的西方知識,提出《資政新篇》,作為太平天國長遠發展的綱領。此書除了有政治上團結領導的主張外,在經濟上,更提出要學習西方:興商業、辦銀行、建設鐵路、開礦、辦郵政;而且還提出要有保護人身的司法制度、辦報紙傳遞訊息及監督政府等等。外交上,他主張向西方開放,雙方平等對待。此書內容基本上包涵各種發展資本主義社會的要素,在某程度上,比日後清廷的洋務運動、維新運動與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等理論,更為全面及徹底。

曾國藩的幕僚趙烈文看過《資政新篇》後,亦稱「於夷情最諳練……觀此一書,則賊中不為無人」。遺憾的是,當時洪秀全只圖享樂,以致洪仁玕的主張沒有被實行,否則太平天國應可消滅清妖,也就沒有日後一連串喪權辱國的條約。

1864年7月,天京陷落時,洪仁玕正在浙江湖州。8月洪仁玕伴隨幼天王從湖州出走,計劃進入江西會合其他太平軍,再北上中原發展。在清軍窮追不捨下,10月9日洪仁玕在江西兵敗被俘。同年11月23日,洪仁玕在南昌被沈葆楨凌遲處死,臨刑前做絕命詩一首並說:「人各有心,心各有志,故趙宋文天祥敗於王坡嶺,為張弘範所擒,傳車送窮北,亦只知人臣之分當如此,非不知人力之難與天抗也。予每讀其史傳及正氣歌,未嘗不三嘆流涕也,今予亦只法文丞相已。至於得失生死,付之於天,非吾所敢多述也。」

至於石達開、李秀成與陳玉成,後來也分別被漢人狗官如駱炳章、曾國藩與李鴻章等人凌遲處死,凌遲處死之刑罰,據說是千刀萬剮,讓人看到自己的內臟與血水慢慢流出,還有肉被一刀一刀挖,直到氣絕身亡,可說比下地獄還悽慘。至於太平天國被俘虜的女兵,據說是受到一種叫做「騎木驢」的刑罰。以上都是滿清十大酷刑之一。

世上只有滿清這種野蠻國家,才會發明這種沒有人性的刑罰,遺憾的是,當時卻有許多漢人,甘心當他們的漢奸!這些漢奸當時都是孔孟忠誠信徒,照理說應該以仁義對待敵人,何況是同胞,為何手段之殘忍,不下於滿清狼狗一族?

曾國藩兄弟在攻克天京城後,縱容部屬大肆屠殺城中居民,不論男女老幼屠殺殆盡,比1937年日本在南京大屠殺的殘忍有過之而無不及,於是後來被人稱為「曾剔頭」。蔣介石居然崇拜曾國藩這樣的屠夫,難怪無論在清黨、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中,殺人毫不手軟,其殘忍手段並不下於「曾剔頭」!

如果只是他一個人如此也罷,沒想到至今還有許多冥頑不靈的信徒,不斷幫他「擦屁股」說,當年他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避免台灣被中共赤化,好像以為自己是「仁義」之師,其實是一丘之貉,都不是好東西。毛比蔣「偉大」許多,銅像卻沒有他那麼多,只有笨蛋才會自我吹噓。

石達開、李秀成、陳玉成與洪仁玕等人,有如孫立人將軍,都是忠肝義膽,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可惜所效忠的對象都是笨蛋,所以不能以成敗論英雄。

< 資料來源:《民報》〈論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