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集》頭號敵人

記者鄒景雯/特稿

民進黨曾經丟掉過政權,拜國民黨執政失敗之賜,台灣選民決定再給民進黨一次機會,而且是天大的機會,因為這次給予的是與過去國民黨相同的條件,也就是一黨獨大,從中央到地方、行政與立法部門完全執政。這麼一個有史以來第一次來自民意的充分授權,其所陳述的事實就是:眼前,民進黨已經沒有足以造成強大威脅的敵人。

這一年七個多月的在位時間,民進黨利用國會絕對多數,又幹了兩件重要的大事,一個是通過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從而取得尚方寶劍,把富可敵國的國民黨金庫給撬開,進而展開了一系列的清算行動,把這個中型政黨幾乎打回當年七十軍基隆上岸的原形,使其重返執政的路途又更加顛簸。第二件事就是三讀完成公教年金改革方案,即將自今年七月正式實施,大為緩解退撫基金立即破產的危機;同時在政治上,無可諱言也處理了不同職別間相對剝奪感的問題,對強固基本盤添加了柴火。

基本上,走到了這個地步,照理,應該有拔劍四顧心茫然,接下去不知為何而戰、對誰而戰之感,正常的政黨這時多半要偃兵息鼓,止戈停戰,開始內立法度,務耕織,潛心治國,哪曉得這個國家好似在以戰養戰,沒個寧靜奮進的跡象。這時就必然要疑問:到底誰讓民進黨繼續兵疲馬困、麾戰不已?

旁觀者看到幾個原則性問題,民進黨內人才濟濟,應該更有答案才對。第一個提問是,民進黨到底是否確知自己要做什麼?具體而言,就是四年要完成什麼?八年的目標又是什麼?一個治國圖像清楚的團隊,必然就能告訴國人願景是什麼?我們要採取路徑去趨近?大家絕對會很有方向感。否則,就會相反。

已經執政相當時日了,可千萬別再說,民進黨在野時臥薪嘗膽,已經提出洋洋灑灑的白皮書,現在正在兌現「英仁配」的競選政見,這種「秀才紙上治國」,之前已有誤國八年的馬英九為鑑。既是外行話,一秒都嫌累贅。

第二個提問是,民進黨運轉國家機器熟練了沒有?如果有了藍圖,所謂工欲善其事,肯定就要利其器,不同的政治領袖都有其獨特的領導風格,但操持國家機器的考驗是一樣的,科層組織講究橫向與直向的統合能力,才能傳動所有的齒輪,發揮預期的功率,因此絕對不是單線領導可以奏效。

針對這一點,國安會盛傳是各自為政,個別給國家元首提報告,甚至行政院「大政委」也私下證實,經常要撰寫研究文書直接上呈總統,在在都顯示這個機器沒有被正確地認識。

昨天,總統表示,若企業的薪資結構有利於年輕人,將給予政策獎勵,定睛一瞧,其責成研擬方案的機構,竟是民進黨中央、智庫,而不是現成的政府機器,那麼未來的決策與執行機制又將如何接軌?

該問的,當然不只這些,但是以上二者是入門款,確認了,才能到進階版。專業能力、執行能力、學習能力,是領導菁英追求的三個構成,最忌是耽於習慣,停滯學習,即無進化的可能,若此,頭號敵人將不假外求。大家希望情況不會這樣。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