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是「宋楚瑜第二」?

 

今天宋楚瑜仍能在政壇上走跳,他要感謝二個人,一個就是柯文哲,在台北市長一役,他靠姚立民、黃珊珊等人的牽線,搭上親民黨這條線,選後對宋楚瑜這名大恩人,他吹捧有加,說宋楚瑜的省府團隊是公認有史以來效率最好的政府團隊,因此邀請他擔任首席顧問,以便隨時請教。圖/資料照,北市府提供

今天宋楚瑜仍能在政壇上走跳,他要感謝二個人,一個就是柯文哲,在台北市長一役,他靠姚立民、黃珊珊等人的牽線,搭上親民黨這條線,選後對宋楚瑜這名大恩人,他吹捧有加,說宋楚瑜的省府團隊是公認有史以來效率最好的政府團隊,因此邀請他擔任首席顧問,以便隨時請教。圖/資料照,北市府提供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接受電台訪問時,指出台灣政治人物大洗牌,台北市長柯文哲目前獨領風騷,2020總統大選「他可能是宋楚瑜第二」;游盈隆口中的「宋楚瑜第二」不知道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因為民意如流水,現在街頭開罵,如果罵人家說「你像個宋楚瑜」,不知道會不會被告誹謗罪成立?宋楚瑜有一個總統夢,後來美夢成空,成了大眾的笑譚。以「宋楚瑜第二」形容宋在2000年總統大選的聲勢,雖然說得通,但綜觀宋從政生涯起伏跌宕,「宋楚瑜第二」的套用,恐非溢美之辭。

在政壇上,宋楚瑜早已是一個過氣的政治人物,選過三次總統、一次副總統、一次市長,都是每戰必輸,在國外這種人早已退出政壇,没有活動的空間,但台灣是個奇怪的社會,出現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選舉補助金制度,一旦過了門檻,不但政黨有補助,候選人也不例外,宋楚瑜選那麼多次,拿了那麼的選舉補助金,親民黨不會斷炊,這是宋楚瑜在政壇上還存在的價值。

當然今天宋楚瑜仍能在政壇上走跳,他要感謝二個人,一個就是柯文哲,在台北市長一役,他靠姚立明、黃珊珊等人的牽線,搭上親民黨這條線,選後對宋楚瑜這名大恩人,他吹捧有加,說宋楚瑜的省府團隊是公認有史以來效率最好的政府團隊,因此邀請他擔任首席顧問,以便隨時請教。政治網紅這樣的贊揚,突然讓宋楚瑜的政治生命,又活了起來。

宋楚瑜的「政治第二春」,當然更要歸功蔡英文總統,二次派他出任APEC的代表,奠定他在蔡英文時代的地位,還曾傳出他有望擔任行政院長,引發綠營內部強烈反彈聲音。

在李登輝時代,政壇確實有過「宋楚瑜現象」,那是黨國體制下的產物,在李登輝與蔣家宮廷派、非主流、新黨的政活鬥爭中,宋楚瑜護駕有功,受到不次拔擢,外放中興新村當省主席、省長,他不安其位,想挑戰總統寶座,當起「散財童子」,把國家預算拿到地方綁樁,傳聞人家要五毛,他給一塊,把蔣家的綁樁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也累積了超高的人氣,被稱為「宋楚瑜現象」。

「宋楚瑜現象」是經過細膩入微的政治操作,用掉許多的國家資源,首先是威權體制剛解除没有多久,國民黨政府仍舊控制大部分的國家機器,掌握龐大的國家資源,可以為所欲為,宋楚瑜因為得到李登輝的信任,有很大的揮灑空間。

其次,宋楚瑜領導有方,建立一支團隊,省府團體的人馬,如秦金生、夏龍、趙鋼、唐啟明、黃義交等人都是一方之秀,頗受肯定。

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宋本人擁有堅定的意志,也有明確的企圖心,他塑造自己成了李登輝身邊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以分身的身分,勤走基層,同時間他也學到蔣經國親民的作風,積極結交民間友人,新聞界盛傳他到地方去坐的是一部休旅車,車上有電腦系統,每到一個地方,幕僚會提供他去過幾次,見過什麼人,答應過什麼地方建設,目前進度如何,他如數家珍,閒話家常,贏得他超高的人氣與聲望。

這樣細緻綿密的政治操作,是柯文哲學不來的,他没有這些功夫的真傳,怎麼當起「宋楚瑜第二」呢?柯文哲不少地方,犯下一般政治人物不應該犯的錯誤,其一,他的個性大而化之,時常透過媒體輕率地口無遮攔發言,白目居多,偶爾也會嚎洨,讓人對他的信任,打上問號;其次,他的寡頭獨斷式的領導作風,造成市府局處長流動率史上最高,至省已有30多人異動,使他上任之初,說要建立比美宋楚瑜擔任省長時的「省府團隊」,以及陳水扁台北市長時的「市政團隊」,夢想成空,成為台灣社會天大的笑話。

而在施政上,從反去蔣、五大弊蛋、北農人事案、建商強拆民宅、處理大巨蛋虎頭蛇尾及密會張榮味、蔡明忠與趙藤雄等事件,都是爭議性不斷,摧殘市府「公開透明」的形象,也讓他要「打破高牆」的訴求破功。他的政見承諾,也一再跳票,他的政治對手,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的民進黨立委姚文智,動員學者專家、市議員助理與其團隊,仔細比對及查證「柯P新政」,公布柯文哲所承諾的政見實踐情形,不乏跳票,柯竟嘻皮笑臉的說「謝謝免費的研考會主委」。

客觀而論,柯文哲的政治能力,遠遠不及老宋,做市長不到一任,他的政治誠信,已受到質疑,更重要的是,他犯了宋楚瑜同樣的錯誤,都是不走台灣主體性的路線,宋楚瑜始終無法完全認同台灣,他自認是中國人,一心追求終極統一,並沒有因追隨李登輝,或出任省長改變過,而柯文哲拿著綠色旗幟參選,曾是陳水扁醫療小組的成員,自稱是墨綠及228受難家屬,上任以後,政治定位卻發生重大的變化,他發表兩岸一家親、生命共同體等言論,又在世大運時上演排斥台灣旗事件,都讓人對他的台灣意識與台灣主體性,打上嚴重的問號。

游盈隆表示,2018若柯文哲沒選上台北市長,選2020機會很大。可是他創造的「宋楚瑜第二」這個政治名詞,卻是不攻自破,因為他也承認,宋楚瑜有地方善緣、散財童子,今天柯文哲是否有像宋楚瑜長期經營政治的能耐?,「宋楚瑜第二」的說法,有待觀察。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