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過頭的叫「秀逗」

 

在二十年前,白宮前門街頭,常年有幾個人擺攤子「抗議」,算是白宮一景;在恐怖份子猖獗之後,白宮前後變成管制區,不通車輛、不准示威,並沒人說美國民主倒退、白宮搞戒嚴。

時代力量的立委,在立法院表決不能贏,耍無賴也不能贏,便把秀場移到總統府門前叫陣,要總統出來面對。警察以違法示威勸離,並禁止民眾聚集,他們便喊民主倒退、戒嚴重現。美國沒有這種「秀逗」的國會議員。

國會議員有國會議員的角色,時代力量本來形象清新,選民也希望新一代立委能把國會立法帶上民主正軌,不要流為群毆立委。民主政治運作,無法妥協的,只有服從多數,留下紀錄,下次選舉算帳,而不是違法上街叫囂。

禁區違法示威,警察必須依法取締,這是普通常識;如果執行失當,事後當可追究,但這幾個立委竟不知進退,違法在先,還要聚眾並找律師違法進場保駕,好像律師高於法律,可以任意干預警察執行公務,真是秀逗。

華府的笑話,從高樓掉到街頭的東西,不是砸到記者,就是砸到律師。華府這兩種行業多如牛毛。記者有採訪工作要上街頭,律師在街頭卻跟平常人一樣,只能看熱鬧,並不能干預警察維持秩序。

台灣律師法對律師執行職務的場所有明文規定,並沒有一項是在「街頭」干預警察執法,但在勞團的示威中,竟有年輕律師表演過頭,把上法庭用的律師袍穿上街頭,要阻擾警方拘捕及驅離行動。

立法委員不務立法,還違法示威,找律師護駕;律師不知本份,濫穿律師袍上街對警察說三道四;他們角色錯亂,流為綜藝演員,表演過頭了就變成短路!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