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稅改看勞基法爭議

去年十二月底美國參眾二院通過近年來最大的稅改案,將公司所得稅率從卅五%降為廿%,預計未來十年將使美國政府減少稅收一兆四千億美元,以及對中產階級不十分友善的扣除額限制。民主黨並不滿意這個稅改,但人數處於劣勢,因此也只有幾位前進的議員提出些許文字修正,就在年底過關,將在下個年度開始實施,稅改中許多關係個人所得稅扣除額改變的部分將實施到二○二五年終止,再改回來。

國際上,各國紛紛討論川普稅改的產業磁吸效應,低稅率是否能順利吸引海外投資回國或是新的外國投資,意見紛雜,有人說會,有人說別作夢了,海外投資早就在免稅區設立,根本不受影響,只是給資本家一個鉅大的減稅福利藉口罷了。

不管怎麼說,從財團、勞工、中產階級角度來看,這個稅改絕對是對資本家最有利的一次改變,民主黨雖然不贊同,也只能少數服從多數,並沒有製造議事紛爭或走上街頭帶動抗爭,因為還沒有人曉得稅改真正的衝擊將是如何?或許它只是為資本家開一扇門,或許它真的帶動產業回流創造就業機會,實施以後,真正衝擊才會顯示,而且有些改變還有年限限制,既然共和黨執政,又佔國會多數,好壞就在下次選舉由選民做一個裁決,民主黨不同意,提出修正案也盡表決之責,投下反對票。

倘若川普稅改在台灣,反對黨會如何反應呢?包圍總統府?破壞議事場所?

台灣這次再修勞基法,有些細節我並不瞭解。我曾經在大小公司服務,我知道大公司與中、小企業是不同的,我也知道勞資不是只有對立一條路,尤其在私有企業,勞資雙方關係有衝突也有共同利益,是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因此有協商溝通的空間。再者立法本來就有討論的空間,不同行業有不同需求,對於不確定者,也可以設實施年限限制,或者再修正的可能。有必要捨協商,走街頭抗爭嗎?

當年我們也都是「週末健行組」,為環保,為勞動者,為國家主權走上街頭,曾經露宿凱道與台北火車站前,面對的是財大勢大冥頑不靈的國民黨政權,面對國家生死存亡之爭,餐風露宿,不得不然!

歷史在往前走,國民黨倒了,民進黨雖然令人不滿意,但有國民黨那麼差嗎?法律不能協商嗎?勞資一定要對立嗎?年輕的社運者,再想想吧!

(作者為美國台僑,加州會計師)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