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司改」比不上一個「老綠男」

監察委員的補提名,不過小新聞,按道理不可能成為萬方矚目的「事件」;之所以成為媒體追逐的焦點,只因為陳師孟一人而已。按提名人名單先後次序,應當是「王幼玲等十一人」,為什麼所有媒體都標誌「陳師孟等十一人」?可見陳師孟才是中心人物。

在監委提名之後、同意之前,陳師孟出版了政論集《老綠男有意見》,「老綠男」其實是符號、是象徵,代表的是綠色價值。陳師孟在立法院的資格審查中,公開表達「扁案」是政治誅殺、誓言要用監察權糾彈「追殺綠營、縱放藍營」的法官、檢察官們。「老綠男」的正義之聲,嚇壞了這一幫吃定人民的司法人員。可惜的是,蔡英文的補提名中,太少陳師孟,太多楊芳玲。

難怪同意權一過,法官協會、檢察官協會(按,好像是在群組中大秀裸女照的協會)及律師全聯會通通跳將出來,根據《聯合報》的說法是紛紛「大反彈」。為誰反彈?難不成全是「對號入座」?原來「打綠放藍」的是法界全體!最可笑的莫過於所謂的「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聯會」了,這是一個極端保守的空殼公會,去年九月,佔百分之八十七的台北律師成員早就唾而棄之,已完全不具代表性了。法、檢、律的反彈現象,只說明一事:蔡英文的「司改」不從人改起,任憑現在的法官、檢察官、法界人士等胡作非為,一定失敗。蔡英文的所謂「司改」,比不上陳師孟的一聲獅子吼,原因在此。

問題是,只有陳師孟等二、三人,果能夠平反「扁案」、導正「馬案」?當然不容易。不過在黨國司法、藍色司法媒體連番操弄下「扁貪馬廉」的鑠金之弊,陳師孟在立院悍然拆穿,自有破冰的意義,更何況同一天,李前總統與陳前總統握手言歡,頗有魯迅詩:「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之勢,從而為陳師孟晚年志業的突破,提供大利多的大環境。

陳師孟等人能不能使馬友友佔多數的監院改變成轉型正義的機制?難;能不能除去司法人員之穢?難。不過,監委的調查權,及於「各機關、部隊、公私團體」,有權「調查檔案閱籍及其他有關文件」,且各關係人員「不得拒絕」外,並無權拒絕「詢答」。(見「監察法」)有調查權,就能除弊。

即使司法體系鐵板一塊,要糾、要彈都很難成案,即使成案還要通過同樣藍通通的公懲會這一關。不過,監委有調查權,可以調閱法院、檢察署所有檔案,所以「換法官」啦、「教唆證人」啦、「非法取供」啦、違反「無罪推論」啦(如特偵組一字排開)、違反罪刑法定原則啦(如實質影響力)、在總統府內召集司法高層下指導棋…等等,都無所逃於天地間;更何況還可以約談卸任總統、法務部長、司法院長、法院院長、檢察署長…等,至少可以讓見不得光的齷齪、骯髒等事實,終能攤在陽光下。

為什麼黨國、黨國司法體系如此怕陳師孟?原因就那麼簡單。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 資料來源:《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