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托兒」在台灣

 

兵法云:「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中國利用台灣言論自由,摧毀台灣,已經是現在進行式,如同賣假藥郎中,生意興隆與否,取決於「托兒」(詐騙幫手)的配合幫襯。(圖/創用CC授權,民報合成)

兵法云:「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中國利用台灣言論自由,摧毀台灣,已經是現在進行式,如同賣假藥郎中,生意興隆與否,取決於「托兒」(詐騙幫手)的配合幫襯。(圖/創用CC授權,民報合成)

 

編按:本文之「托兒」用詞,在台灣十分陌生,九成九會誤會是托兒所的托兒,其實完全無關,在本文指的是中國北京的土話,吳語稱「敲邊的」,粵語稱「媒」,指在市井或賣場,專門扮演路人甲乙,從旁協助誘人受騙上當的人,為簡化起見,編輯以「詐騙幫手」定義之。

兵法云:「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中國利用台灣言論自由,摧毀台灣,已經是現在進行式,如同賣假藥郎中,生意興隆與否,取決於「托兒」(詐騙幫手)的配合幫襯,所以,北京圈養在台灣的托兒,最近演出,更加賣力,針對北京所拋出議題,一手負責帶風向,另一手向台灣政府潑髒水,於是,一大堆紅短褲泳將,紛紛冒出水面,有的還沒穿短褲而是內褲。

農曆年前,老共單方面鴨霸開啟M503航線,一石二鳥之計,果然大大成功;一則,政治軍事壓迫台灣,二來,引發台商對台灣政府反彈。搭配「托兒」,把奸詐野蠻粗魯的老共,說成義正辭嚴的一方,萬般有罪,全在台灣,一時間,網路上五毛盡出,一片「我愛中國」肉麻聲,令人讚嘆。

其實,在中共第五縱隊,全面滲透台灣的今天,可以放言高歌,又毫無忌憚的言論自由氛圍,也有好處。旁觀小民,不需要等退潮的時候,才去發現誰穿紅色短褲,只要你肯觀察,肯搜索,用點心,那些已經離開水面的托兒,早已經在水上以仰式姿態,露出紅色短褲了。

有些托兒已經認證,只要遇到北京藉事藉端,拋出修理台灣議題,肯定拍手叫好,紅一色,倒向中國,例如:某電視的黃姓女名嘴,在李明哲被老共黨國司法公審時,睜眼說瞎話,讚嘆老共的法律好棒棒,公開、公平、公正,如此公然當起托兒,不知沉潛,怪不得連累正要參選台南市長的兄長,被懷疑可能也穿著紅色內褲。

最近黃名嘴更厲害了,把淡大蘇姓教授的飛彈攻擊三峽大壩談話,掐頭去尾,以算術四捨五入法,直接批評攻擊大壩沒人道,還代表台灣向老共道歉,請問:講了幾次血洗台灣的老共,就有人道了?不知道這樣的托兒,可以領多少?

更妙的是:發表攻擊大壩談話蘇姓教授,還有黃名嘴另一位異姓兄弟,在黃姓名嘴向中國人道歉後,素有專門製造假新聞、反新聞,霸凌台灣的《環球鷹報》,還有模有樣的發文更正,這到底是演那一齣戲?至於那些有事沒事,就跑出來叫囂一下:「我愛共產黨」的藝人,或炳忠哥們,就不用提了,用這種人當托兒,嚇壞一堆想加入共產黨的人,連老共的水軍、五毛、和「自乾五」自備乾糧不領錢的五毛,也不想相認。托兒這神秘行業,被搞到這個狼狽樣子,也難怪在北京天壇混飯吃的托兒,很感慨了。

「托兒」這個行業,在中國起源很早,想幹這個行業,入行守則就是低調,隱密,最基本就是:不可過問郎中賣了甚麼假藥,所以,就算要反對紅旗,也是要穿紅褲,打著紅旗出門。想寫潑政府髒水文章,用詞也得閃閃爍爍,現在怎麼了?就這樣大喇喇潑髒水,難道是世道變了?托兒是這樣當的?

大部分在北京天壇地界,混口飯吃的魔術師,古董商,賣藥郎中,都帶著托兒,托兒隱身在人群中,不說破,你不知道誰是托兒,只有當人潮散去,少數人圍攏過來領工錢時,你才知道誰是托兒。

例如:專賣壯陽藥的假藥郎中,攤子一擺,就有人主動圍了上來。一位外表很瘦弱,單薄的男人,趁著圍觀者漸多,就對著郎中說:再給我弄10包,昨天試了一下,太管用了,隔壁老王,也要我為他帶上幾包,接下來就拋下一堆人民幣,扭頭就走,錢也不找了,留下的謎團是給旁觀者去想唄。有人開始問話,生意就好起來了,這種典型托兒,話不多,說的卻是重點。

我在潘家花園古玩市場,也見過改良式的雙托兒,一位賣古玩的攤家剛上市,攤位剛整好,群眾圍了不少人,一位穿著很老土,眼看就是農戶,立馬圍了上來,手裡抱著一堆用衣服包起來的骨董瓷器,上面的土還直直落,賣古玩攤商,拿著被土覆蓋的骨董,看了半天,也不說話,農戶就說:剛出土的,攤商點點頭,討價還價後,從身上取出了5萬人民幣,給了農戶。

接下來就精彩了,旁邊一位看官,見農戶走了,立即向攤商說:那骨董給我瞄幾眼吧,攤商沒說話,看客看完後就說:「出個價,我要了」,攤商面有難色,看客就出了6萬,攤商還是沒答應,在一旁另一位看客,眼看掏到寶了,主動喊出7萬,最後真的成交了,事後才發現這古董是作古(假的),市場價7百最多了,原來,第一個喊價是托兒,賣骨董的農戶也是托兒,最後掏錢的才是真傻瓜。

最近,北京拋出了M503航線議題,全世界媒體都認為:趁著過年,來這一招,北京政治軍事意圖太惡劣了,2015年,老共民航和軍用的航道是5比5,但是,2016年以來,軍機航訓,越來越頻繁,航道分配從軍5民5,變成軍7民3,這樣還經常不夠軍用飛航,常來往北京的旅客都知道:北京機場經常誤點,增加民用航道的最簡單方法,就是減少軍機航訓,或把軍用航訓,改道在中國自己廣大領空,老共不由此法,偏偏要擠進海峽中線航道,其用意就是司馬昭之心了。

國際媒體已經看不下去,台灣政府也多次表達不滿,最近才發布要用減班抵制,於是,幾個露出水面的托兒,就開始在網路上寫文章,潑髒水,帶風向了,其中一位陳姓托兒最離譜,指控台灣沒事找事,充滿內戰舊思維,請問陳朝X托兒,到底是誰緊抓內戰不放,台灣放棄戡亂,已經承認中國主權,就是放棄內戰了,現在的台灣就差一個動作:舉雙手投降了,還要台灣跪地求饒嗎?

這個托兒,把M503航線事件,全部怪罪到台灣仇中情緒,2008年,中國已經向ICAO申請這條航線,因為軍用飛航越來越多,2015年,馬政府時代為了此案,台灣提出抗議,經過協商後暫停,而且留下但書:日後開啟503航線前,要雙方協商,結果是老共不遵守紙上承諾,此事和仇中無關。陳托兒說:台灣和中國簽訂很多商業協議,都反悔,請問:陳托兒,你懂國際商貿協議嗎?老美和日、韓、墨等國,簽訂自貿協定,都可以改了,為甚麼台灣就不能改?如果要談國共間協議,翻翻歷史書,就知道誰比較耍流氓無賴了。

1945年8月28日,太平洋戰爭結束兩周,老毛在蘇俄推促下,到重慶進行和平談判,老毛抓住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佔領區不放,單單為了談判頭銜上一個中國,就談了一星期,老毛反對一個中國,不同意頭銜掛中華民國,當時,中國合法政府是中華民國,中華蘇維埃是叛亂團體,為了會談進行,老蔣才主動退讓;和平會談頭銜改為「政府和中共代表會談紀要」,雙方避開一個中國。和談了43天,沒結論,但是,和談期間的9月10日,老毛就下令鄧小平和劉伯辰率紅軍,偷襲國軍19軍的山西上黨根據地,稱為「上黨戰役」,所以10月10日簽約的《和平協議》,根本就是假協議,更不用說:日本尚未投降的8月9日,朱德在蘇聯的幫助下,就搶先到東北劫收日軍戰略物資,這是老共在內戰中致勝關鍵。

直到現在,老共沒有宣布內戰結束,所以,是誰還存在內戰思維呢?台灣為了捍衛民主自由現狀,抗中都不可以嗎?台灣人根本不仇中,中國在黨化教育下,一昧仇台,才是事實。

另一位杜姓托兒更厲害,此人是文大教授,在國民黨朝代還是黨國高官,我估計他可能潛水太久,怕人家不知道泳褲是紅色,用詞很激情的說:「把中台關係搞壞,新政府恨不得台商都死光」,這句話出自托兒之口,肯定沒錢可領,此話表面聽來,是罵台灣政府無能保護台商,深刻思考:等同於罵老共治下的中國,是專門坑殺台商的水火地獄,原來,杜教授眼裡:祖國真的是龍潭虎穴,偉大中國,是專門從事坑殺台商的地方!

今天台商處境艱難,形同游牧,是事實,但並非民進黨政府逼迫,一個舊黨國高官,下海當起托兒,如此沉不住氣,真的很糟糕,還企圖選總統,我的老天啊,還有更多托兒言論,也就不必多說了。

政府為了抵制中國M503航線的軍事政治壓迫,對兩家中國航空公司進行春節減班,此舉勢必影響歸心似箭的台商,台商罵政府喪心病狂,此話縱使有點超過,卻還可以諒解,台灣政府維護海峽中線的安定,避免意外飛機擦撞,以及老共軍事意圖,事關國家及飛航安全,不能不有所作為。

去年,韓國因為薩德系統,面對老共壓力,南韓商人可以無所畏懼,試問:諸位台商,一但失去台灣這塊土地,還有台商這個稱呼嗎?我也誠懇建議台商,如果真的認為中國是未來發展之地,那麼早早歸化中國國籍,才是正道,無須夾在中國和台灣之間,不知何處是家鄉?連最簡單的土地珍愛方向,也出現了矛盾問題。

中國對台灣咄咄進逼,一副台灣非趕快投降不可態勢,這種投降式和平,相較於,兩國地位平等、主權平等的和平統一方式,絕對不一樣。和平是大家所願,但是,請搞清楚:是誰不願和平?是誰每天把武統掛在嘴上,聽說國台辦預算無上限,每年數百億花費,用以收買更多穿紅短褲的托兒,包括黑道、軍方、學生、農會、里鄰長、宮廟、宗教界、媒體記者,為中國的霸道野心擦脂抹粉,只要反獨促統,就有錢可領!

也在此建議托兒們:稿費要領現金喔!領好,領滿,而且要把稿費捐一半給獨派團體,如此一來,獨派能夠活得越久,大家才能領得越多啊!讚嘆托兒,感恩托兒,大家一起悶聲發大財吧!一起領中國錢,把中國領到倒。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