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博雅還賴著幹嘛?

(資料照)

(資料照)

張博雅並不是什麼「壞人」,至少沒有背叛台灣之心,只是她太愛做官,就變得沒有原則,綠的招手她去,藍的招手她也去,但除了逢迎馬英九鬥爭王金平,和把監察院舊案胡亂結案外,也不知道她做了什麼事。

對馬政權來說,張博雅是監察院長「最佳人選」,因為她的條件正是國民黨的最愛:聽話,家族在地方有影響力。不但如此,她可以當馬政權的最佳盆栽:台灣人、女性、無黨籍。

如果她有骨氣,有擔當,公正無私的帶動監察院發揮法定功能,那也很好;問題是她「感恩圖報」,不敢碰黨國體制下公務員的違法濫權。她母親許世賢在威權時代敢於選擇「無黨籍」的氣節,並沒有遺傳給她。

黨國體制下的監察院,無所作為是常規,論枕頭,談風月被當正事,抱這種心態到銳意改革的民進黨政府,顯然已經認知錯亂,時空錯亂,水土不服。

張博雅與新科監委王幼玲的幾句對話,赤裸裸暴露張博雅沒有擔當,沒有改革之心。她回嗆監院應記名投票的主張:如果公開的話,你敢不敢投?問題在這裡!

有什麼不敢投?張博雅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還沒遇到你不知道。大家等三個月到六個月再看看公開的好,還是不公開好。」

張博雅的話,令人感到監察院一片黑暗,不進去三五個月、「沒有遇到」都不知道,如此黑箱作業還不知改革,豈不可怕?

「沒有遇到」過的人,聽張博雅的話只能猜想:人情壓力、政治壓力,或下三濫的黑道壓力太大。

但是,沒有擔當,承受不了監委職務壓力,也不想改革的監委,那就應該自由選擇離去,沒有人強迫你混下去,還賴著幹嘛?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