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人物與選民的恐懼

 

曾道雄 / 音樂家 歌劇導演

勇士在戰場視死如歸,然而一旦嘗到權力的滋味,很可能便開始恐懼。選戰亦然,看到豪情萬丈的政治人物的蛻變與淪落,最後真正恐懼的,是選民。

翁山蘇姬廿年來,在緬甸軍政府的壓迫下堅毅不屈,因而被奉為「人權鬥士」,也讓她獲頒了諾貝爾和平獎。但當她實質掌權之後,境內若開邦的羅興亞人,慘遭燒殺擄掠,甚至幾近種族清洗,翁山蘇姬卻噤若寒蟬,視若無睹。理由無他,她恐懼再與軍方交惡,又因為宗教意識,翁山蘇姬怕同情羅興亞人,會讓她失去選票和政權。

高雄市長陳菊,一生為台灣的民主奮鬥、甚至坐牢。她是小英總統心目中最尊崇的女性政治人物之一,人稱之為花媽,努力做事的女人最美 ! 但陳菊在當今市長任內,就迫不及待地要出書寫回憶,說心內話,一時攪動了黨內派系的壺底風暴,她的幕僚還學會了馬氏不沾鍋的技法,推說出書時間是出版社的考量,但她錯估了選民的智慧,他們看出了花媽的恐懼,她真正擔心的是,派系主掌高雄市政的那盞香火。

聲稱自己是墨綠的柯P,後以超越黨派的白色執政,入主台北市。接著我們看到柯P的板塊漂移現象,尤其他在這次歐洲議會中的表現,欠缺身為台灣首都市長的高度,他謙卑到不敢為台灣的不公平國際處境仗義執言,只是取巧牽強地,用台面上的「台北經驗」,去連結台面下的「台灣經驗」 。或許柯P可以說自己身為市長不言國家大政,那麼「兩岸一家親」又作何解釋?在全球矚目的歐洲議會上,不能為台灣說話,說穿了,恐怕是恐懼失去北京的青睞吧?

蘇貞昌當年搶先在保安宮宣佈參選台北市長,也可視為恐懼民進黨的決策小組別有人選,而要他回鍋去原來的台北縣,選新北市長。惟時過境遷,現在的蘇王爺恐非有蔡主席的三顧茅廬,備好轎子,才會出馬。蘇若能出征新北市,也可外溢為綠營的領頭羊。但選民內心多少也有所恐懼,以蘇過去重情義的草根性格,有恩是會報答的,尤其是對方開口時。就以那乾坤一跪為例,他會感念一輩子。但不可諱言地說,派系確是民進黨執政之癌,在派系利害之前,他們所有的信仰、理想,或甚至是對選民的承諾,都會褪色。而只要你能在一個強勢的派系裡佔有一席之地,烏鴉也可被拱上枝頭教黃鶯唱歌。這是國人,尤其是藝文界,對民進黨執政的深切恐懼與憂慮。

我們望待蘇王爺強棒出擊成真,但也希望蘇能擺脫人情的羈絆,既不帶原也不當宿主地,祛除選民的疑慮與恐懼,毫無包袱地淨身而出,把新北市贏回來。

恐懼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即使耶穌在客西馬尼園中也會有恐懼與憂慮,但就看他是如何肩起苦架,走完生命最後一段救贖的路程。我們欣見陳菊以智慧化解黨內市長提名的紛爭,雖然我們知道被勸退的劉世芳,也是十分優秀的人選。

在另一方面,國民黨的吳主席,過去在高雄市長任內,也因懼於地方錯雜的利益因素,或者也因本身無心,而未能展現大開大闔的魄力,怪不得陳菊會說: 「吳敦義當了九年市長,市民不覺得高雄有什麼重大改變。」 就以艱難浩大的高捷工程為例,事實證明,還是得靠謝長廷才能完成。

現在吳當了國民黨主席,黨員似乎也同樣無感,面對基隆與嘉義的初選紛擾,黨中央恰似處在於颱風眼的寧靜無風狀態,甚至有木乃伊化的跡象。而木乃伊既已超越生死,也就無所謂其恐懼了。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共和國》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曾道雄

曾道雄
聲樂家、歌劇導演;台灣著名男中音,演唱足跡遍及台灣、亞洲、美國以及歐洲各地。 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歌劇工作坊進修,回國後在國立藝專、台灣師範大學開設歌劇課程,並成立台北歌劇劇場,製作歌劇逾二十部。2011年,獲得國家文藝獎(拒絕上台接受馬英九總統頒獎)。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