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究潑漆 不追究元凶

 

◎ 劉威良

中國國民黨至今還是抱著「蔣公」不放,在二二八屠殺的紀念日,黨主席吳敦義對蔣介石的過錯不談,而談他過去對台灣的功大於過,讓人看到他們完全沒有面對歷史真相的誠意。一個把人當螻蟻殺的殺人兇手,就是個殺人無數的屠夫,事實就是事實,無法漂白。

如果一個政府失靈,讓整個社會陷入嚴重失序的通貨膨脹,人民大量失業,無能管理,因而人民反抗爭取權益,卻被殘忍殺害,而這樣的政府卻可以不被追究責任,也不被追究加害者,並強迫被害者盲目崇拜加害者,這樣的社會價值觀是否嚴重扭曲?

難道中國國民黨至今還把台灣人民當成仍在被洗腦的愚民嗎?還是他們自己才是愚蠢到無知的政黨?一個命令軍隊殺人的人,讓他的軍隊在基隆港口與各地隨機掃射射殺數萬人,在台灣各地,把想要和政府協調談判的人,當敵人般殘忍槍決而不允收屍(如潘木枝醫師、畫家陳澄波與台灣人權律師湯德章先生等數萬台灣精英),可以不追究罪責,可以無罪,還可以受被害者朝拜,那請問殺害幾個人的鄭捷等隨機殺人者,又何罪之有?

一個殺人的屠夫,如果可以將功抵過,那希特勒在德國當年經濟蕭條、大量失業的情況下,為挽救經濟,下令建造德國高速公路,是否也是對德國有功?希特勒也為解決經濟危機而發動戰爭,屠殺八千萬人命,希特勒可以無罪赦免嗎?如果蔣介石無罪,那希特勒也可以無罪,國民黨真的是這樣認為嗎?

希特勒政權對德國經濟也有功,但是德國人更知道他們的錯,也不會去掩飾他的錯,該追究真相就應該追究真相,該審判就該審判,這樣社會才能有是非曲直,人民才能從歷史學習到錯誤,而非造成社會價值扭曲,造成人民嚴重對立。

如果國民黨為了勝選的目的,對一個七十一年前犯錯的人都不敢坦然承認錯誤,還在談他的功可以抵過,就代表中國國民黨不要是非,那他們就是選擇要被台灣人民淘汰,最後他們只能投向和他們一樣沒有是非的中國共產黨政府,因為兩者同為是非不分,熱愛專制的共同體,當可以相濡以沫,共同阻擋台灣的民主發展與獨立。

(作者著有《借鏡德國》)

◎ 林修正

法律若要成為大家接受的行為規範,就要有一致的標準。因此關於「潑漆蔣介石棺柩」,我們同意國民黨的指控,潑漆者要接受法院審判。一如太陽花運動中的許多人,也接受檢察官提起公訴來追究法律責任。犯罪就是犯罪。但潑漆者指控蔣介石及其支持者的行為犯罪,是不是也要接受法院審判罪行呢?

看過韓國反省全斗煥執政時期的政治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正義辯護人」,可以發現那裡面的許多對白,恰如以往國民黨所強調的藉口:國家在危險當中、反共、國家利益等等,而讓國家機器藉由特務、情治單位違法刑求、胡搞、亂來。法律在此僅是統治者的工具。只有被壓迫的人民,沒有守法的政府。看那些電影,就是在看戒嚴時期的台灣故事。那不是韓國人的悲痛,是所有被集權、專制政權統治下的人民,必然悲劇。

法律要讓人民信任而依法行為,就必須正義、公平。兩蔣及其支持者罪跡斑斑,為何不能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呢?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副教授)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