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與誠實的哲學-看中國對世界發展的殘害

 

中國在開放以後,在他與其他國的交往之中,他把戰國時代中的合縱連橫中的「詐術」,發揮地淋漓盡致。這是世界的隱憂,而且這個隱憂,已漸漸變成看得見的威脅。資料圖/取材自網路《民報》影像合成

中國在開放以後,在他與其他國的交往之中,他把戰國時代中的合縱連橫中的「詐術」,發揮地淋漓盡致。這是世界的隱憂,而且這個隱憂,已漸漸變成看得見的威脅。資料圖/取材自網路《民報》影像合成

一、在中國文明圈,要當個誠實的人很困難

《紅樓夢》中有一句話:「滿紙荒唐言,一把心酸淚」,這句話其實相當程度可以使用在中國史的編纂上。史學家沈雲龍曾說過:中國近代史,尤其國共內戰史,有很多史料,根本不能相信。他所說的其實就是:國共內戰是爾虞我詐的鬥爭史,雙方無所不用其極的說盡謊話,以奪取政權,因此不能以文獻怎麼寫,就判定歷史當事人的行為之意義。而在共產黨統治的世界,人們為了要存活下去,必須編造與自己有關的幾套經歷,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在傳統的中國社會,當社會存在著一個不可侵犯的正統意識型態時,如果人們的行為是這個意識型態,所不容許的時候,那麼以謊言來掩飾自己行為的現象,就無可避免。其實人都會說謊,只是因為社會結構的不同,有些文明圈的說謊文化,會成為特別嚴重的現象。

尤其,中國在開放以後,在他與其他國的交往之中,他把戰國時代中的合縱連橫中的「詐術」,發揮地淋漓盡致。這是世界的隱憂,而且這個隱憂,已漸漸變成看得見的威脅。因此,我們有必要從宏觀的過程,來看一下人類在近現代的發展追求真實、真理的努力,來凸顯人類接下來應做怎樣的努力。

二、西洋人與中國人怎麼不同?

人類的歷史其實是一部戰爭的歷史,西洋世界,其實也是充滿著戰爭的歷史。西洋的文明也是有著說謊的現象,但是西洋人有一個最大不同的特色,那就是:西洋人始終要追求所謂的真理。這種追求真理的精神,使得西洋的哲學與學問變得非常豐富。更重要的是:西洋人追求真理,所顯示出來的是他們要追求「忠實於真實的自己」。

或許我們把西洋人在近現代如何追求真理的過程與發展加以敘述時,大家就會感覺到:全球化的進行,使得國家與國家的關係,越來越密切的時候,由習近平所主導的中國,卻是要走上與全世界對抗之路,要以中國文明的互動模式,要求其他人服從、遵循,這個習近平模式已漸漸可以看得出其胎樣的形成。

三、追求真理的西洋哲學之基本模式——主客對立與其矛盾

近代西洋哲學基本上是在「主觀對客觀」的模式之下,進行各種哲學問題的探討。但是這在「主觀對客觀」的模式之下,必然會遭遇到許多無法用邏輯加以解決的問題,我們舉一個例子來做說明:

(一)對素樸實在論的質疑

假定有兩個人甲跟乙,坐在教室裡看著前面的黑板。對於這個情境,人們一般會認為甲看到的黑板與乙看到的黑板是一樣的,人們也會認為甲跟乙即使離開教室,這個黑板還是存在的,換句話說,甲跟乙是具有精神的主觀,而黑板則是處於主觀之外的客觀,主觀與客觀是一致的,這種主客對立的想法被稱為「素樸實在論」。

對於上述這樣的看法,其實人們會提出一個質疑,那就是:黑板透過光線到達甲的眼睛,而因為視神經的傳達與腦的作用,會在甲的眼睛上出現黑板(這個黑板我們暫稱為「黑板A」),同樣地,黑板透過光線到達乙的眼睛,而因為視神經的傳達與腦的作用,也會在乙的眼睛上出現黑板(這個黑板我們暫稱為「黑板B」)。問題就在於:我們要怎麼證明「黑板A」與「黑板B」是一樣的呢?如果在甲與乙之外有一個人丙,他可以看到甲的腦子的黑板與乙的腦子的黑板,那麼他就可以證明「黑板A」與「黑板B」是一樣的。但問題就在於立於甲與乙之外而能同時看到兩個人的腦中的黑板者-丙並不存在,因此,要證明黑板A與黑板B是一樣,就不可能。而這就是西方哲學所必須面臨的問題。

(二)在唯識學之下,主客一致在不同的存在之間,是不可能存在的

1、一水四見
對於上述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用佛教的唯識學,做更進一步的說明。佛教的世親菩薩曾以「一水四見」的說法來說明:同樣一個東西,四種不同的存在者,會有四種不同的看法,例如:水對於人來說是可以飲用、可以觀賞的水,但是對於天人神仙來說,水是琉璃,非常清徹漂亮,而對於魚來說,水是牠的宮殿,沒有水,魚無法活下去。在佛教的六道輪迴當中,有一種存在叫做餓鬼,餓鬼所看到的水是很髒的膿。為什麼對於一個東西,由四種不同的存在來看,會看成不同的東西呢?

2、把各種感覺整理成一個東西的是自我執持識
在唯識學的看法裡,眼睛所看到的是色、耳所聽到的是聲音、鼻所聞到的是香、舌頭所嚐到的是味道,身體所接觸到的是觸覺,至於心(佛教稱為意)的對象,則是它所可想到的各式各樣的東西,我們可以用「法」這個字來稱呼心所可思考到的對象。

事實上,只使用「眼、耳、鼻、舌、身、意」要解釋一切的現象會有所不足,於是唯識學就根據佛教經典,在六識之深層設立第七識(或稱為末那識)與第八識(阿賴耶識)。第七識又稱為「自我執持識」,如果用心理學的用語來說,人們透過眼、耳、鼻、舌、身、意可以得到、色聲、香、味、觸、法的感覺,但是要將這些現象,整理成是一個人、一張桌子……,亦即要將種種的感覺整理成「一個東西」的知覺,則是「第七識」的功能,亦即是自我執持識的功能。

3、第八意識,決定人的整個人格與意識
佛教講因果應報,也就是說:任何的我執,會產生貪、瞋、癡、慢、愚的行為,這些行為在做完之後會留下一個力量,於其後再回到自己的身上。對於因果輪迴,唯識學就解釋說:我們的行為做完後,會成為種子,跑到我們的第八意識,這個第八意識又稱為藏識(倉庫識),它就像一個倉庫,可以承接所有的種子,當這些種子於第八意識發展,而於因緣成熟之後,會透過眼、耳、鼻、舌、身、意這六個窗口向外射出去,並因此決定了他所看到的世界是什麼世界。換句話說,生而為人者,是帶著人的眼鏡看到了水,而生為天人神仙者是帶著他們的眼鏡,把水看成琉璃,魚則帶著魚的眼鏡,把水看成其住屋,而業障深厚的餓鬼,則把水看成膿。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在人與餓鬼之間,主觀與客觀一致是不可能成立的。

(三)笛卡兒

在西方哲學中,對於「主觀與客觀能否一致?」以最簡單的方式給與答案的是笛卡兒。笛卡兒認為透過人類合理的思考,我們可以証明「上帝確實存在」。因為上帝的存在,就可以保証主觀與客觀的一致,這個上帝就是上述可以看到甲的腦子的黑板與乙的腦子的黑板的丙。笛卡兒這樣子的論法,看起來似乎可以解決「主觀與客觀能否一致?」的問題。不過,笛卡兒所做的上帝存在証明其實充滿著許多矛盾,因此,如果上帝的存在無法獲得確實的証明時,那麼笛卡兒的論証就是失敗了。

然而,當主觀與客觀無法證明一致時,那麼社會的溝通就無法成立,人類所依立的規範,乃至共識就很有可能崩潰。

(四)尼采

在科學的時代,上帝的位置,已經被人類取代,人成為真理的制訂者。被稱為是現代哲學的創始人—尼采就更進一步摧毀主客一致的真理觀。他不採用主觀對客觀的模式,而是採用渾沌與解釋兩個對立項。他認為現實是個混沌,在現實當中不存在著所謂客觀,如果說有什麼存在的,那只是對現實,所做的種種解釋而已。在這個世界當中沒有所謂「正確的認識」與「不完全的認識」,有的只是「更優勢的認識(解釋)」與「較劣勢的認識(解釋)」,所謂較優勢的認識是對於有力者,較為方便的解釋,而劣勢的認識,則是弱者為了對抗強者所提出的認識。

尼采所提出的想法非常強而有力,但是他的想法卻是有一個很大的疑問,換句話說,如果我們把尼采的想法極端化的話,那麼這個世界當中,因為有種種的立場,那就會出現千差萬別的認識和意見。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將沒有辦法說明下列的現象:為什麼被幾乎所有的人所共有的種種認識會成立呢?又為什麼會產生「人們透過討論而被說服的現象」呢?例如:2+2=4這樣的數學公式無論是誰來思考,都會得到相同的答案,又例如:每個人有一天都會死掉,這也沒有人會懷疑,這些現象一般人都會認為是具有確實性的事相,因此如果我們說一切,都是基於方便與力量所做的解釋,那麼,我們對於日常生活中,具有確實性的這一些經驗,就沒有辦法加以說明了。

四、現象學的誕生

對於主客一致所面臨的困難,在現代哲學當中,給與合理解決的,就是德國現象學的創始人胡塞爾。胡塞爾的學說很複雜,而我們可以用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假定在我們的前面有一個杯子,的確,我們沒有辦法證明你看到的杯子,跟我看到的杯子是一樣的,但是為什麼我會將這個杯子稱為杯子呢?而你也會將這個杯子稱為杯子呢?這個「我們無法證明彼此所看到是一樣的這個東西」,對於你我來說,是一個不可抗拒的東西,我沒有辦法讓它消失,你也沒有辦法讓它消失,在透過各種條件的過濾之後,我們會透過語言的溝通,對於這個不可抗拒的東西,產生確信,而將之稱為「杯子」。

這種因為對於事物產生確信而彼此肯認為是一致的方法,哈伯瑪斯將之稱為「真理合意說」。

五、全世界的民主國家團結起來,共同對抗共產中國!

從人類的歷史發展來看,人類的文明圈,從很早就已開始經進行交流,只是其速度很慢。但是從大航海時代開始,文明圈之間的交流,因為科技的發展而加速,在全球一體化的過程中,產生了許多的戰爭,犧牲了很多寶貴的性命,但是經由嚐試錯誤,人類也學習到如何以文明的方式進行交流,在這個過程當中,以誠實的態度互相溝通,是促使交流順暢最好的方法。

但是中國自從開放以後,不斷以欺騙的方法,偷取他國的技術,以欺騙的方法壯大自己,使用金錢收買東加王國,而使軍艦進駐東加王國的港口,要與美國平分太平洋,只是他是以共產主義的國際主義為基礎,而要干涉他國的新帝國主義,並不是一個承認各國的主體性丶而要維持國際秩序的國際警察。他以市場經濟的口號與全世界進行交易,實際上卻透過政治手段干預外國企業,並以補貼等不對等的手段大量傾銷,在國際政治上,他以分化的手段分化民主陣營……。

顯然地,習近平的中國夢,已漸漸看得出其成型與方向,一個藉著世界各國資本而壯大的中國,想要以中國式的共產主義建立新的國際秩序,人類文明正處於要從文明墮入至野蠻入口的階段。馬克思曾呼籲全世界的無產階級團結起來,打倒資本主義,我們現在應該用馬克思的口號,來呼籲全世界的民主國家團結起來,共同對抗共產中國。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張正修

張正修
開南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台灣社會科學研究者。日本東京大學碩士,1985年修完東京大學大學院法學政治研究科博士班課程。曾任考試院第10屆考試委員。

最新文章: